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請勿轉載

 

若還來得及,希望趁著花開正好之際,為妳獻上這朵玫瑰。

著急地Luka,因為野田妹突然以不明小病連續告假多日,擔心不已。
然而,當Luka逐一詢問過Tania、Frank,甚至長田等人,三善家的所有房客卻都相繼表示,並沒見到野田妹。

「她會去的地方只有一個。」長田說。

然而電話那端的千秋,卻帶來意外的答案。
『野田妹?她不在這裡。我現在人在義大利。』這表示連唯一維繫住野田妹的那條線索,也完全失去了她的消息。

三天?
當千秋聽到野田妹竟然已經請假三天,他不用推算就知道,野田妹是從那個求婚被拒的早上,就沒去上課了。
滿心不安的連忙撥了她的手機,卻被轉到語音信箱。

眼前的Chopin的Piano concertos No.1 in E minor,是野田妹看著這次即將演出的曲目。

Stresrmann帶著野田妹開始練習鋼琴,Oliver跟Eliza也在背後討論起來,對於野田妹將彈奏這首樂曲,一則以喜、一則以憂。

喜的是,這是一首連職業鋼琴家都會充滿憧憬的好曲子。憂的是,野田妹必須在一週內把曲子練起來。

然而,才第一次彈奏這首曲子的野田妹,卻已經能夠掌握到水準之上的程度,這樣出色的表現,也讓Eliza非常訝異。
「可是總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......」
看著她練琴的模樣,Eliza百思不得其解地說。



百般憂心的千秋,只得撥回到日本找尋蛛絲馬跡,希望能儘快找到野田妹的下落。

「野田妹?後來就沒有看到她,難道她在日本嗎......什麼?!行蹤不明?」
當龍太郎訝異地對著電話大喊時,連一旁的清良也跟著緊張起來,趕緊詢問千秋是不是跟野田妹吵架。

「小惠?她連前陣子的父親節跟母親節都沒消沒息耶.......你最近過的好嗎,兒子?」
倍感無力的千秋,接著打給野田妹的父母,得到的答案果然也是沒有得到任何聯繫,而野田妹的父母親將他視為兒子的關切,以及長期以來資助各種物資的窩心,更讓他不知該怎樣面對。

「千秋,為什麼都沒跟我聯絡?!我也是野田妹閒話家常重要的姊妹淘呀!」
突然打來的真澄,讓千秋意外,然而他帶來的近期話題卻只是諸如屁屁占卜、戀愛運勢,這樣的答案只是讓千秋更感無力。

面對竟然沒有任何人知道野田妹下落的情形,千秋的情緒更加低落了。

野田妹現在究竟身在何處?為什麼突然消失?為什麼消失......

掛上電話之後,百思不得其解的他,儼然完全陷入苦思的泥沼,根本忘記自己還要指揮歌劇練唱一事。

「這次似乎情況不妙。」
「好不容易被老師指定由他指揮,不過既然這樣,我看就由我來代替他上場好了!」
看著滿臉陰霾的千秋,Jean如此對優子說。

此刻的千秋,根本無心在音樂上。



有著憂鬱沈靜又帶著些許憂鬱的氛圍,在有著晶瑩月色的夜晚裡,彷彿是一條將過去的無數快樂回憶縫製在一起的皎潔銀線。

看著明亮月色的野田妹,不由得想起過去在日本時,圍繞在千秋以及音樂中的那些生活點滴,千秋沈睡的側臉、千秋走在自己前頭的背影、還有千秋苦悶時的側臉......

「覺得這是首怎樣的曲子?」Stresrmann對著坐在鋼琴前的野田妹問道。
「過去的戀情、回憶著所愛的人的夜晚,讓人覺得既快樂又悲傷,那曾經是一段天不怕地不怕的時期啊......」野田妹的語氣帶著誨澀與苦悶,心情也是。

「對啊!我也經歷過那種青春年少!」
接著,Stresrmann詢問野田妹,在法國教授她鋼琴的老師為何人。
但當『Charles Auclair』這個名字由野田妹的嘴巴吐出來時,Stresrmann的震驚,卻難以掩飾。



此刻,Auclair老師因為野田妹已經告假多日,卻還要請假一週而深感不安。

聽說不是大病,卻還繼續請假?該不是為了那件事吧?究竟為什麼不來學校上課呢?

 這樣下去,將會直接衝擊他原本對野田妹在音樂學習期程上的安排。

Stresrmann領著野田妹抵達了英國倫敦,並向交響樂團介紹,她將是本次參與公演的鋼琴獨奏者。

「她是我在日本找到,才華已被埋沒三年的野田惠。雖然她現在還沒沒無名,但是我將會是引爆她的的重要導火線,請大家跟我一起引爆她吧!」這番『引爆』說法,果然讓團員立刻全場大笑。

對於這樣一個沒沒無名的小女孩,卻受到世界性的指揮大師Stresemann的極高期待,此事也讓交響樂團的成員們倍感吃驚。大膽起用野田妹,是因為Stresemann對她的日後成就,早有洞燭先機的慧眼,還是另有隱情?



與樂團合奏的全新經驗,讓野田妹感到吃驚。

想要能夠完全領略音樂之美的她,也想要被樂團所帶來的音樂所衝擊,並且希望能讓緊繃的空氣凝結下去。

「在聽到樂團演奏的音樂後,改變了我原本想要呈現的方式」對著Stresrmann表示自己將彈奏與排練時不同的音樂詮釋方式,野田妹詢問著眼前的他。
「好~的,好的!」
「回答只要肯定的說一次就夠了!」

對於Stresrmann的回應,野田妹只是堅定的表示。



 
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feb
  • 感謝hana又重新整理125話
    有情節 有對話 還有些圖
    雖然前面已分別在這裡看過
    但是整理後的如同新文
    看起來還是意猶未盡~
  • feb:


    妳明天也因為停止上班嗎?哈~
    感謝妳用美容覺時間來爬文,令人啜泣不已!


    其實這篇拖很久,當初把125漫畫譯好放上網時就要寫的,雖然之前有譯給大家那篇日飯心得,但總覺得還是要寫自己想寫的。


    後來因為每天都在趕《未完待續》,
    就把這篇丟著。
    這兩天又『發願』一定要寫完125,
    不然126又在一週後就要出刊了,
    拖來拖去,最慘ㄉ還是自己心頭上的掛念......

    Hana 於 2008/07/28 01:24 回覆

  • R.Fish
  • ^^

    感謝hana不辭辛勞的將漫畫翻譯成小說,呵呵~~

    雖然說看過漫畫了,但是一到這邊看到文字版本,感覺又不一樣了,也令人期待看到文字版的野田妹。

    終於也等到月底了~
  • R.Fish:


    午安!
    由於在寫『未完』的同時,也在看漫畫,
    所以倒還不至於覺得辛苦,只是寫不快倒是真的。


    文字的空間,比起影像跟聲音還要更加來得寬廣,也是魅力的來源--書寫的同時,其實畫面都已經在眼前(例如想到站在窗邊的相擁的千秋與野田妹時,會想到要有怎樣的光源、環境、互動、動作、表情......)文字,只是描述出來的後端生產而已。


    月底啦!對啊!出運了出運了!好期待126啊~~~颱風假愉快唷!

    Hana 於 2008/07/28 14:32 回覆

  • Nodamefan2008
  • Hana, 妳好

    最後一張圖 不知樂團的人是怎麼認為
    Nodame的演奏?
    這也是我不習慣看漫畫的地方
    很多時候不了解作者想表達什麼
    大概我本身的想像力也有問題
    所以覺得看Hana的文章可以有不同的領會

    對於蕭邦的第一鋼琴協奏曲
    之前我看韓劇天國的階梯裡男主角有彈奏第二樂章來回憶過去
    第一和第三樂章則是最近才在網路上找到很多clips. 如 Yundi Li, Rafal Blechacz & Martha Argerich, etc..

    真不知Nodame的演奏會如何?
    真的很期待呀!
  • Nodamefan:


    在我的理解裡,
    野田妹的指尖所彈奏出來的鋼琴,
    是令團員們聽了為之怦然心動的樂音,
    所以才會因為這樣充滿情感的音符,
    而感到臉紅羞澀......
    (這是我的解讀啦!或許其他人的解讀不同。)


    126應該8號(最晚9號)就會出,
    因為這種東西通常會比發售日早一天到門市,
    所以我也滿心希望可以趕快看到啊!


    依照目前的進度,
    不知道得何時才能寫到20集的進度,
    目前才寫到14集的內容而已,嗚嗚......

    Hana 於 2008/08/07 09:08 回覆

  • Nodamefan2008
  • Hana不要給自己壓力啊
    有空的時候 想寫再寫啊
  • Nodamefan:


    真的非常感謝妳的關心,
    讓人感動落淚啊!
    剛剛在電視前看我的『湯川學』,
    看完竟然陷入短暫昏睡,
    剛剛才又突然醒過來......
    精神狀態好的話,
    我都會儘量維持一天至少一篇啦!

    Hana 於 2008/08/07 23:0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