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請勿轉載


 

封面的扉頁上,是拿著玫瑰的千秋。

「若是還能來得及的話,希望可以趁著花朵盛開的時候,將花交給她。」プロフ的畫像也彷彿應和著千秋,相映著豔紅玫瑰所象徵的熱情。


 
和Milch同時消失的野田妹-

路卡本來想聯絡Auclair老師,告知他野田是因為小事請病假休息,但是他又怕老師的課會上不成。
同時,路卡還詢問了法蘭課跟塔妮亞,二個人也說不知道野田妹去向。若是野田妹離開前,有向任何人告知去向的話,也不至於讓大家都為此擔心--雖知如此,路卡還是一臉的不安。
 
塔妮亞打給雲龍亦無從得知野田的去向,他接著並試著詢問同住的畫家長田,但他也表示不知道野田下落。難道,她跟千秋在一起嗎?

但是得知野田妹失蹤消息的千秋,正置身於義大利。此時,已經是野田向學校告假三天之後的事了,亦即從她對千秋求婚拒絕那天起,就已經不知去向,連她的手機也轉到語音信箱。
 
(是的,當王子你在抽鬼牌時,野田妹已經被Mephisto帶走了!)


此時的野田,其實正跟Milch在一起排練。

雖然是未曾彈奏過的曲目,但是才花了一周時間,野田妹已經可以進行獨奏,並且已可達到完熟彈奏的等級。這樣的野田妹看在Eliza眼中,也覺得此刻的她,充滿了幹勁。
話雖如此,但是Eliza卻老覺得對野田妹一直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,只是任憑她怎麼想,也找不出答案。

(那是因為妳每次到日本抓Milch時,都只有跟千秋講話,當然沒什麼注意到總是站在旁邊的不起眼小女孩@@)
 
千秋跟在日本的峰及偶爾出現在店裡吃飯的清良通電話。
清良說:「千秋,你跟野田吵架了嗎?」
峰的爸爸也擔心的問:「是野田怎麼了嗎?」
「夠了......」被問的直冒冷汗的千秋,急忙掛上電話。

千秋心想,也許野田妹是跑回到日本的老家,於是這次換成打到野田家。
「連父親節、母親節都沒有連絡,是你跟小惠大吵了嗎?」
面對擔心的洋子(野田妹的母親),千秋開始焦急了。
於是他趕緊話鋒一轉,說:「不不,謝謝你們寄送了那麼多海苔過來,米跟昆布都很美味」,聽到這話的洋子笑著沈醉在道謝的幸福中。而野田妹的父親,則是滿心喜悦的問著千秋:「過的還好嗎,兒子?」

(野田爸,要是你知道你非常喜愛的『半子』,把你女兒弄丟又弄哭,你就只會想打斷他的腿吧?)
 
最後是真澄主動打給千秋:「為什麼都沒有連絡我呢?我跟野田也是閒話家常的朋友啊!」真澄生氣地說著。
接著問千秋:「那你找我有事嗎?」本想問出口的千秋,聽到真澄回答他們倆人最近聊的是:四句諺語、菜單討論、屁屁占卜、戀愛或個人運勢......千秋在心裡不禁覺得,還真是全都沒有辦法幫得上忙的事。
 
沒有人知道她在哪裡,也不在學校跟家裡,電話也不接。現在的野田妹,到底置身在何處?焦頭爛額的千秋,內心非常的懸念。
 (只差沒登報?)



Chopin的Piano concertos No.1 in E minor(蕭邦的鋼琴協奏曲第一號短調),有著憂鬱的浪漫寂靜、美麗晶瑩的月色,以及無數快樂的回憶。看著皎潔月色的野田妹,不由得想起過去在日本時,圍繞在千秋以及音樂中的那些生活點滴。
 
問野田:「這首曲子如何?」
「過往的戀情,思念著情人的夜晚,是充滿快樂又洋溢著悲傷,是否讓人想起了過去那些無憂無慮的生活?」語畢,又問她「在學校裡負責教妳的老師是誰?」
 
「是Auclair老師。」
野田妹的回答,竟讓Milch表情大驚。

這二個人該不會是處於情敵或是宿敵之類的關係吧?

 
然後,轉到Auclair老師。

野田妹是因病請假嗎?
雖然聽說不是什麼大病,但為何下週還要繼續請假?

老師詢問助理:「她有參加考試了嗎?」
「若是考完了,也該準備演奏會了。在這重要的關鍵時刻,她卻突然請假......」
若是追究原因,該不是為了那件事吧?就算這樣,為何不來學校上課?
 
(是說~打亂尤達計畫的黑手莫過於千秋及Milch這對師生吧?一個把她氣哭,一個帶她翹課OTZ )


野田妹和Milch搭著專機到達了英國倫敦。
Milch向交響樂團介紹,野田妹為本次公演的鋼琴獨奏者。

「她是我在日本找到,已被埋沒三年才華的野田惠。雖然她現在還沒沒無名,但是我將會是點燃她一炮而紅的重要引線,請大家跟我一起引爆她吧!」

「引爆野田妹」對於大師Stresemann的這番說法,全場團員立刻一陣爆笑。
然而Milch心想,雖然可能會被交響樂團的成員們視為中學生,但是若是她演奏的話,大家應該就能了解她的演奏實力了。

 
交響樂團的現場排練,讓從來不曾與樂團進行合奏的野田妹感到略為吃驚。

野田妹說:「我希望受到音樂更大的衝擊才對,對於交響樂團的成員,也本該如此。」
「讓獨奏前的氣氛緊張,保持在空氣凝結的狀態吧!在聽到交響樂團所演奏後,我想試著去配合演奏出一致的音樂!」

Milch回答:「可以可以!」
野田妹說:「回答『可以』時,只要肯定的一次就夠。」
 (野田妹!別害怕,要往前衝啊!心無旁騖地把千秋丟一邊去吧!)


於是讓眾人與千秋都擔心的野田妹,開始在倫敦和交響樂團緊鑼密鼓的進行共演排練中。
讓千秋完全不會料想到的是,野田妹竟然會跟Milch在一塊。

而此時,野田妹心裡想的是,如果這次一起共演的伙伴,是那些讓人思念的樂團成員,該有多好。
 

一個沒沒無名的小女孩,卻受到世界性的指揮大師Stresemann的極高期待。

此事讓交響樂團的成員們,都感到非常地吃驚。
大膽起用野田妹,是因為Stresemann早已洞燭先機,預感她將成大器嗎?
Milch和野田妹的演奏,雖然默契很不錯,但是將會變成怎樣?
而千秋和Auclair老師,將來在知悉此事之後,如何做想?
 
Milch跟Auclair這兩位長輩之間的關係,讓人充滿了好奇!
當Milch米奇知道野田的指導老師姓名時,臉上難以掩飾的驚愕表情,任誰都知道這二人的關係並不尋常,但是Milch的宿敵,真的到處都有,讓人無從判斷原因。

究竟這兩人的過節,是因為感情上的敵對關係,抑或是來自鋼琴演奏的對立?





凌晨三點多了,要命!千秋在床上等我很久了,晚安(早安?)......
今天早上九點半還要開會到中午,熬夜到底在為誰啊!!!(怪喀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