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從野田妹出道、搬出三善家宿舍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。
這年的野田妹,已經29歲。而千秋與野田妹之間,依舊沒分手,但為了不相互影響彼此的音樂學習,卻也依舊處於兩人各自獨居的狀態。

法國‧巴黎 6月
當野田妹在自己住所練習著新的曲目時,電話突然響起,原來是遠在日本的祖母打了國際電話來。詢問著野田妹究竟何時才有時間回日本讓她瞧瞧的祖母,因為聽到野田妹說起與與千秋兩人都忙碌而沒空,就說著不然乾脆自己到巴黎來探望兩人好了!

祖母:「你們倆的結婚式,也該要準備準備了吧?千秋那孩子不也已經年過三十了?你們也該有個進展了。」
野田妹:「原來祖母是這打算啊?(羞)如果在祖母來時順便辦完結婚式,那真的就是一箭雙雕了!」
電話一掛掉,野田妹就立刻對正結束打掃工作,拿著拖把與水桶及垃圾袋下樓的千秋說。
「乾脆就以此為契機,舉辦結婚式吧?」
「但是野田妹現在正在忙於音樂會的準備呢!」想到音樂會,野田妹不由得說。
「割捨那邊都不是的狀況下,只好請學長多花心思了。請快把準備結婚的錢拿出來吧!」
「為了野田妹的未來三十年幸福,就快點著手準備結婚式吧~~快點快點~」

對於野田妹的自我陶醉與完美籌畫,千秋的反應則是舉起垃圾袋,直接朝野田妹丟擲而去。「什麼快點快點?!什麼一箭雙雕?!」
「嘎啵~」看著垃圾袋凌空飛來的野田妹,不由得大叫。


只是,雖然嘴上這麼說,千秋卻為了準備結婚式開始忙碌起來。
從東京的峰與清良、真澄、福岡的野田妹一家、德國的黑木與塔妮亞等等,千秋一邊詢問著身邊友人,也認真地聆聽各式各樣的意見、找尋適合的場地。

這時,千秋為了結婚會場的找尋,看到了名為『ゼクチィ』的地方。只是一邊找尋著會場,千秋卻不禁湧生一個念頭...
-為什麼我竟然在做「物色結婚式場」這種事?

「ゼクチィ?看來不錯呀!距離教會或市區便利的地方很好。」
「野田妹要開始練習了。」
不可置否的野田妹拋下對於進度完全無助益的對話後,隨即結束通話。

-為什麼我竟然就這樣被丟下,然後就要步入婚姻?
千秋不由得覺得身心壓力更大了起來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