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打開寫著自己姓名的信封,Wilhelm抽出了信封內的紙張。
偌大的紙張,卻只在中央上劃上一條橫線,以及線中央下方畫了一個黑色長方形,還有信尾的清良署名。

原本懷著期待清良會寫什麼信來的Wilhelm,頓時全身襲上一陣冷意。
這就是清良的決定嗎?對於這份感情與兩人的未來?渾然未決自己握拳重擊桌面的Wilhelm,直到助理緊張地走來詢問才發現自己的情緒失控。
「沒事吧?」
「我出去一下。」拿起外套,Wilhelm頭也不回地立刻往外走。
「但是下午有會議,您不能......」
「不要來煩我!」
煩躁的推開助理,Wilhelm腳步未曾停下。

-全休止符。
-妳竟然給我這樣的回答!
-清良,妳這女人對我未免太狠心了,難道在妳的音樂大夢與我們之間,我無論多努力都無法讓妳的天平傾向我一些嗎?
-那些共處的美好,難道都是我一個人的鄉愿?
-這見鬼的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妳依舊決定讓結束這段感情?


打開房門,清良就看到一臉不悅的Wilhelm。
「我很想有修養的當個文明人和妳談一談,但我卻他媽的火大!」
「Wilhelm,不要這樣!」
伸手擁抱住Wilhelm,清良嘗試著讓他冷靜下來。
「我很冷靜!」
Wilhelm!

不再說話的清良,只是靜靜地擁抱眼前的他。
Wilhelm的回擁,是幾乎讓人發痛的緊窒無隙,這樣一點也不溫柔的力道,卻真實地讓清良感受到他擁抱裡的不情與不願。
「清良,我的清良...」
Wilhelm,我愛你。」啄吻眼前的大男人,清良笑中帶淚地溫柔吻著他,細細軟軟地重複說著。
「但是妳竟然仍然因為對於未來的規劃而放棄愛情,妳真的是個鐵石心腸的女人!」
「清良,為我留下來。」「如果妳真的不願意放棄音樂,結婚以後我們還是可以討論這些...」

「夠了,Wilhelm。」
「你給我的愛情,真的已經夠了,已經給了我太多太多。讓我不要因為你的付出與等待而心疼你,好嗎?」
不知道究竟是對於戀人的心疼,還是過緊的擁抱,清良只覺得心頭也彷彿被硬是揪在一塊地難受。
「我們,就到這裡吧?讓我們回到彼此的原點。也許有一天,我們若是有緣,還是會從原點走到彼此身邊。」
撫摸著Wilhelm的五官,清良依舊笑著......

深刻的愛情,誰說一定以相守告終。
相守的愛情,又何嘗絕對深刻。


銀杏在冷瑟的秋風間吹起又落下,鋪成了一地的金葉地毯。
已經是深秋的季節,金紅色交織的校園顯得無比瑰麗,多彩的模樣叫人忍不住放慢步伐。
「今天的溫度還真涼。」
縮起了脖子,黑髮也被冷風吹的狂亂。

才走進學校,就看見那個正想找的男人身影。
「千秋!」
「太好了,我正在找你呢!」笑著向前,一身白襯衫、西裝外套的清良走到千秋眼前。
「呃?」正想甩開學妹糾纏的千秋,對著眼前A樂團首席突然現身一臉莫名。
「我們談談吧?」

陽光下,清良的臉笑得燦爛,美麗而炫目。
她知道,只有向著音樂走,才是自己往前的唯一方向。

(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