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by:Hana

隆作響的前進聲,幾度讓將身軀依偎在窗畔假寐的野田妹,處在睡睡醒醒的輾轉反側之間。

悠悠轉醒的她,遂將視線投向窗外陌生的漆黑。

-巴黎…就快要到了吧?
看著不斷後退的沿途景致,野田妹在心中臆想。

『下一站,布魯塞爾...』
『下一個停靠站,將在布魯塞爾停靠...』
車廂廣播傳來的聲響,如是說道。

-布魯塞爾是嗎...
-距離巴黎越來越近了...
神智再度被睡意席捲的野田妹,在失去意識之前,朦朧地重複著腦海中的字眼...

直到下了車,野田妹那原本已然沈重的濃厚睡意,才在車站站務員的話語裡,睡意盡消。

-從埃及坐飛機,然後到米蘭轉高速列車,就可以一路抵達巴黎。
-不是可以這樣規劃交通方式的嗎?
-奇怪,為什麼…
「啊?前往巴黎的末班車,已經在剛剛出發了唷!」
站務員一臉『愛莫能助』地對著眼前的野田妹說。

-呣呀!怎麼會這樣?
-可是身上的錢已經用的差不多了,根本沒有可以再投宿的錢!
野田妹對此不由得滿心悲慘地想。



聽完了整件事情始末的敘述,雅之終於能明白眼前這個滿臉困頓的神情,究竟為何而來。

「聽起來,那個奇特的女孩,根本是在躲避跟你見面吧?」就事論事的雅之,劈頭便如此評斷。
「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經歷過跟Stresemann那種頂尖大師合作的愉快經驗之後,發現她自己已經不想回到你身邊完成兩人共演的夢想。」
雅之這又一句毫不留情的話,彷彿將千秋這個才踏進指揮界的初生之犢,硬生生給推入地獄,殘忍的事實叫千秋不免難堪。
「如果不是因為那種原因的話,就可能是對你已經變心了。」
彷彿知道自己說的過於明白,雅之又訕訕地補了一句。「都一樣啦!都一樣啦!」

「你那是什麼沒良心的話啊?」
-有人會這樣安慰自己兒子的嗎?這人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父親?
-竟然要兒子對女友可能變心的事情當成不一回事。
推開椅子的千秋,起身轉頭就走。
「我看我還是回去好了!」
-『話不投機,半句多』敘述的就是這種狀況吧?
-完全無法繼續對話下去...

依舊握著紅酒酒杯的雅之,卻立刻喚住千秋離去的腳步。
「喂喂!整盤的薯條你要我怎麼解決?好歹要吃完一半才可以走!」指著桌上的薯條,雅之儼然一副也不想負責善後的語氣。
對此,千秋只得乖乖走回座位坐好,囫圇吞棗地開始大啖盤裡的薯條,好快些脫身。

「其實,經常會有人說出『再也彈不出來』這種話...」
撇開剛才無情的評論,雅之終於開始正面回應千秋的煩惱。



「尤其是在完成了出色的演奏之後,更是會擔心自己能不能從那樣精湛的演出中脫出,締造下一次演出的高峰...」
「不過我是不曾那樣啦!」不想承認自己也曾經有那種想法的雅之,化身為他人的角度回應。
「通常而言,只要經歷過一段調整期,就可以恢復步調了。」

調整期?「是這樣的嗎?」若真是如此,那就可以不用這麼擔心野田妹了。
「也不完全是...畢竟總是會有那種無論經歷多長的調整期,也無法讓自己重新站好的案例。那種不幸,總是會無可避免的發生...」
這不是廢話嗎?「喂!」千秋忍不住警告。

「如果對於自己的演出,感到非常自滿,就會覺得來到這樣的成果,已經是進入一種『已經夠了』的狀態。」雅之又接著往下這麼說。
對於雅之這句話,千秋倒是心頭一凜。
這不就是他始終掛在心頭上的憂心嗎?擔心野田妹就是會走到那田地。

-總覺得,那傢伙想要早點到達圓滿的目標。
-然後就可以結束這一切。
固然不願意相信這真會發生,千秋卻因為雅之的提醒而又挖起這樣的想法。
-難道真的是因為這樣,那傢伙才不願意重新振作嗎?
-所以,那傢伙只要圓滿了自己登台演出的閃亮夢想,就算不是跟我攜手共演的,也沒關係嗎?
-現在甚至不惜選擇了逃離...

思及此,千秋那映在輪廓間的沈鬱又再度籠罩,一臉的灰暗。
「所以這是表示我被那傢伙甩了嗎?」
-唉...為什麼我要把這些話,說給眼前這個全世界我最討厭的人聽?
想到這裡,千秋對自己的處境真的又一次
無言以對。

「我是覺得,她其實就是把你擱下,選擇到Stresemann身邊去了吧?」
「最好是可以在這種氣勢如虹的狀態下,再加演一場共演的演出,絕對可以讓她保有媒體話題性。」
什麼啊?「拜託!那傢伙跟你根本就不是一樣的人!」千秋對於這種說法,立刻在第一時間駁斥了雅之的假設。
「那就不要聽我的意見嘛...」
好心分析可能的情形,卻還碰了一鼻子灰的雅之,有些無辜地說道。
他當然無從推敲那女孩究竟是懷著怎樣的想法,只是以自己立身於樂壇常見到的狀況,為千秋道來可能發生的情況。

低頭繼續埋頭吃起盤中薯條的千秋,腦海的思緒繼續縈繞在野田妹失蹤的事情上遊走。
-就算是這樣...但是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能跟那傢伙一起生活的未來光景,竟然已經不知不覺得變成了我最重要的事...
-只是,一切還來得及嗎?

心思再度飄遠的千秋,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緒裡。
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PITCH
  • 這樣子的對談,或許可以換個角度讓千秋重新思考野田妹在他心中的位置!
    HANA剖析的仔細!

    嗯!很棒!
  • PITCH:

    Bonsoir~

    看到這裡,
    其實二ノ宮老師已經透過千秋的自我對話間,
    給了大家結局的答案了。

    Hana 於 2009/07/19 00:48 回覆

  • 梓兒
  • 沒錯
    和野田妹共度一生是千秋君你最大的志業
    加油!
  • 梓兒:

    Bonsoir~
    是啊!
    所以大家就原諒千秋之前因為『年少無知』,
    一意逃避的求婚吧?

    Hana 於 2009/07/19 00:50 回覆

  • Ann
  • 千秋你終於發現野田妹的重要啦~~
    當她回來你身邊之後就要好好對她喔~~
    不要常常那麼兇!!

    25號快到了~~
    好期待喔~~~~
  • Ann:

    Bonsoir!

    千秋不『惡魔』,
    他就不叫真一啦!

    是啊!我也在數日子,
    所以我最近都很乖(都不敢勞駕公主翻譯雜誌或新聞)~

    Hana 於 2009/07/19 00:52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唷,hana更新了,辛苦啦!^_^

    132還剩幾天就出來了!!!

    這對父子的性格真叫人無語,一樣都很難搞耶!
  • YU AOI:

    Bonsoir!

    越是相似的人,
    總是格外需要相處技巧,
    真的是一點都沒錯~

    千秋的犀利,
    其實多少還是來自父親吧?
    孩子果然不能偷生...

    Hana 於 2009/07/19 01:09 回覆

  • wei
  • HIHI!
    你真的很用心呢 =))
    讓我好像找到寶一樣
    慢慢挖掘..
    真的謝謝你噢!! XDD
    (若有人竊盜真是很該死呢...)
  • wei:

    謝謝支持,
    歡迎有空常來玩唷!

    Hana 於 2009/07/23 15:02 回覆

  • moto81116
  • 密碼文那幾篇,我打了密碼還是都不行耶
  • moto81116:

    密碼都一樣,
    請注意正反序之分!

    Hana 於 2009/07/23 15:02 回覆

  • yulinyn
  • 7/25.....final count down......
  • yulinyn:
    嘿嘿...今天已經7/23嚕!

    Hana 於 2009/07/23 15:01 回覆

  • 小朦
  • 就是這樣便交代了父子之間二十多年的恩怨
    雅之的出場次數好像少了點啊~
  • 小朦:
    雅之啊?
    雅之何時才會在電影登場也不知道勒!
    畢竟故事重點還是在小愛鳥身上(羞)~

    Hana 於 2009/07/23 15:01 回覆

  • april
  • 4 days left

    haha
  • yulinyn
  • two more.....
  • yulinyn
  • one more........
  • 悄悄話
  • fanny
  • Hana...ㄚ妳沒早說以後密碼要多加龍太郎的生日..
    妳上次寄給人家的密碼早就被刪掉了...想不起來是幾號了...*_*lll
  • fanny:
    密碼很好猜啦!
    龍太郎也不是永遠的正解啊!

    Hana 於 2009/08/03 00:4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