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by:Hana

著盛在杯裡的麵條,從來不曾把杯子當餐碗使用的Polo,訝異地望著坐在對面的黑木。

「阿泰!這個東西就這樣吃嗎?」
「嗯,日本的蕎麥麵就是可以直接這樣吃的。」
對Polo點頭之後,黑木的視線移向端著柴魚醬汁走回座的千秋。「真不好意思,耽誤你的睡眠時間,還讓你請我們吃午餐。」

「不會啦!因為你們帶來美好的音樂給我聽,這也是應該的。」
固然嘴巴上是這樣客套地回應,但千秋的腦海裡,想的卻是該怎樣試探眼前的兩人,有沒有意願加入盧馬列。
「可是你不是沒睡嗎?這樣很不好意思......」
「嘰呀啵!Polo!」
野田妹的驚呼聲,讓黑木跟千秋轉過頭去。



「你怎麼那樣吃蕎麥麵?」
「呃?」滿嘴麵條的Polo,因為野田妹的大叫而呆楞。
一副『前輩』姿態的野田妹,忍不住曉以大義起來。
「我跟你說,吃蕎麥麵要發出聲音才行!」
「Non,是要發出什麼聲音啦?」
「就是吸麵的ㄙㄙ聲啊!」
「我做不到啦!」
拜託!那種聲音多讓人難為情啊!

「既然你愛吃日本食物,就必須遵照日本生活習俗啊!」夾了一把蕎麥麵之後,野田妹非常豪邁地示範起怎樣用吸的方式吃麵。
「野田惠!妳的麵汁噴到我了啦!」
Polo一邊大喊,同時趕緊擦拭自己被麵汁濺到的手臂。
「唉唷!這叫做......『可愛討喜』嘛!」不以為忤的野田妹,倒是不覺得有啥覺得失禮。
「哈哈!妳的臉!」
指著野田妹的臉,Polo大笑出聲。
「怎樣啦?」
「都是麵汁,噴得臉上都是,真的很好笑ㄟ!」
「呣呀~這又沒關係......」



看著眼前嬉鬧在一起的兩人,黑木低低地沈下聲。「你最好注意一下他們兩個,很危險喔......」
然而滿腦子只想到盧馬列的千秋,對於黑木的警告卻絲毫懶得理會。
「黑......黑木。」
夾好麵條放進杯裡,黑木才轉過頭看著千秋。「嗯?」
「我是想問你,我們盧馬列將要辦團員的徵選會,你想不想去考考看?」

「徵選會?我?」
「是的,如果你願意的話......」
但是,如果黑木並沒有興趣呢?那該怎麼辦?「不,你一定要去參加!」

對於千秋帶有試探的詢問,黑木只是沈默。

「可是話說回來......能否錄取,並不是我一個人就可以決定的。」
「那天的演奏會,你也是有去聽。我相信你多少也知道,盧馬列有相當多的舊團員退出,造成現有團員的素質良莠不齊。」
雖然不願意承認這個百年樂團如今已處在低谷,但現在真的是最差也最好的時機,倘若能趁此機會好好整頓,其實正是把盧馬列帶向下一個新象的大好機會。

「所以,為了補足團員,也為了提升樂團的音樂水準,最近就會辦徵選會......」
「我也要我也要!我也要去考盧馬列!」
先出聲的人,竟是Polo。



然而,徵選辦法上頭寫的團員缺,卻不是Basson,而是Fagotto。
「為什麼是徵求Fagotto?」受到打擊的Polo,對著簡章哀嚎。
「咦?不會吧?」
這倒是連千秋也感到意外。
「明明是法國的老字號管弦樂團,為什麼是捨棄Basson,而要Fagotto呢?」為自己叫屈的Polo對著千秋說。
「應該不會這樣吧?盧馬列應該也是用Basson才對啊......」

相較於千秋的疑惑,黑木倒是想到了可能性。「這樣一提,我倒是想到了。最近法國的許多管弦樂團,都相繼開始使用Fagotto,而揚棄過去慣用的Basson,像Wellendo管弦樂團就是。」

-Wellendo?
-不就是Rolan那個管弦樂團嗎?指揮大賽負責伴奏的那個管弦樂團......
-可是盧馬列過去這一百三十幾年以來,應該都是使用Basson,這樣突然改用Fagotto真的好嗎?
千秋不發一語地思索。

難過地摀住臉,Polo難以接受自己竟然還沒上場就被判出局的事實。
「為什麼會這樣?!」
一旁的野田妹,擔心地鼓舞著他。「真遺憾啊,Polo!打起精神來!你看,野田妹也沒辦法加入管弦樂團呀!」
「對喔?野田惠也是......」


「千秋。」
準備離開三善家的黑木,在千秋房外突然頓下腳步,回頭。「我會去參加盧馬列的徵選。」
黑木的保證,總算讓千秋有了表情,彷彿吃下了一顆定心丸。
「不過......近期目標是在徵選會之前,讓這次考試拿到Tresbien!」
手插在口袋的千秋,對著他點頭。「我等你。」

-在法國跟千秋以及法國的樂團合作......
-這將會是一個會讓人期待又振奮的好目標!
燃起鬥志的黑木,連腳下的步伐都忘情地多了輕快。


「學長!」
回頭看著野田妹,千秋揉著自己疲憊的肩膀。
「如果野田妹可以拿到Tresbien,學長要送我什麼禮物呢?」
「妳少裝傻了。」蹬腳一轉,千秋打開房門走了進去。
「呣嘰!學長,野田妹不是在跟你搞笑耶!你正經點回答嘛!」跟在千秋身後的野田妹,嚷嚷著。
「誰要相信妳啊?」
「唉唷,我是......」

隨著房門被闔上,千秋與野田妹的對話也失去了清晰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ki026
  • 嗚~~~
    hana的課文發的真快 , 我才剛開始要認真上第1課說, 不知不覺間您又發了2篇文章 ; 看來我要開個外掛 來加緊趕課囉 QQ
  • Aki:


    千萬別趕進度啊!那我不就也得卯起來趕OTZ

    Hana 於 2008/08/14 17:09 回覆

  • march
  • dear hana 辛苦了!

    真好!連看兩篇好過癮喔!
    謝謝hana!

    march 20080814 in souel
  • march:


    Bonsoir!
    今天也辛苦啦!
    快點去洗個香噴噴的澡,好好睡一覺休息吧^_^

    Hana 於 2008/08/14 21:3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