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一個人心中如果沒有愛情,
便能因為虛榮而得到滿足;
但是若是一旦擁有了愛情,
虛榮也就顯得庸俗不堪了。
-《茶花女》

靜地等待墨水乾燥,她仔細地折起信箋,筆直按壓之後,才把信給投遞出去。

-手掌小,不代表握不住幸福,反而正因為手掌小,抓握面積小,更該用力抓緊自己的幸福啊!
低頭看向自己將信件擲入吞沒信封的手指,清良自知自己所選擇的答案,無疑是絕對正確的答案。

伸伸懶腰走回住所的路上,順道買了麵包、帶了咖啡,打算小小的慶祝自己的豁然開朗,以及享受難得的放假空閒。整理好家務之後,就一下午用來練琴,晚上或許可以去書店走走!真不錯,假日就該這樣,一邊休息一邊學習,畢竟只剩下半年就得回日本了,是該多專注在音樂上才行...

「去哪了?怎麼一早就不在?」帶著花束現身的Wilhelm,心情輕快地擁過心愛的女孩,一起往樓梯走去。「散散步嚕!不工作怎不睡晚點?」
「想睡,但更想見妳。」
「你別捉弄我了。」笑著接過花束,幸福地勾起戀人的手上樓。

雖然和Wilhelm從相識就很戲劇化,進展順利的愛情無疑卻讓德國求學的日子更加多彩,被幸福所包圍。
無可諱言,他真的是個好情人,深愛著戀人的情人,傾注他的一切而專注在愛情上,擁有這樣的愛情何其可貴。
「...聽Kai說,最近有場小演出?」
「嗯。其實只是到附近的幼稚園去表演室內樂,倒也不是什麼正式音樂活動,但老師覺得我們就算做為交換生也該貢獻專業,所以我就參加了其中一場演出。」
「那做為女王戀人的我,有幸前往聆聽嗎?」
「喔不,縱使你早已臣服於我,也無法得到我的允諾。」伸出手指搖搖,明白拒絕。
「清良,妳這女人好狠心。」
「你不知道嗎?我本來就很無情。」
雖然嘴上的話語如此冷漠無情,清良卻笑的一臉燦爛。

「陪我一下。」
在沙發落坐的男人,以他湛綠色眼瞳,深情又熱情地邀請,大手拉著清良不放。
「不行,我要練琴。」
前柏林愛樂的小提琴首席
Kai門下的學生,怎麼連假日都不能休息?我不相信一兩個小時的休息,會讓妳因為沒有練習而失去用音樂製造魔法的能力。妳明明就在我身上佈下了許多法術,根本是女巫~」
「你這人...真的很愛鬧我。」臉頰染上芙蓉色的清良,一臉無可奈何。
「因為我會吃醋。」
「傻瓜。」
窩在Wilhelm溫暖的懷中,清良儘管像隻貓地溫順,心裡卻想著關於室內樂的演出、學業,還有那些在心裡盤旋的心事。
很多時候,愛與不愛一個人都是同樣深刻的情感,因為喜愛而愛,也可能因為喜愛而不愛。而對於Wilhelm,縱使心裡有再多情感,卻也有些自知無法放開的羈絆--而那些羈絆,那些暗流雖然始終只在心中不斷恣流,卻是真正決定這段感情是否得以開花結果的關鍵所在。

或許,只有在當下緊抱著這份真實的溫暖,才能讓自己在未來往前時,得以更有勇氣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