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想不想親眼見到「夜后」?

儘管滿心狐疑,千秋的疑惑卻壓抑不住好奇心作祟,而跟龍太郎一起踏上與夜后相逢的道路。豈知,隨之而來的狀況,卻讓他大感意外......

映入眼簾的,不正是再熟悉不過的中華料理店,裏軒嗎?
「裏軒?」
「嗯...不過,今天我們不從那邊進去。」伸出手指的龍太郎,把手指向了建築旁側,一道千秋從來不曾注意的樓梯。


-裏軒的二樓?
直到跟著龍太郎踏上樓梯,千秋才發現,裏軒二樓竟是這般別有洞天...
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以金屬烙印的「峰」字門牌,下方還時尚地印著斗大的「MINE」。
接著,是有著優雅花樣的鑄鐵大門,推開門之後則是顯眼的黑白相間磁磚。
有誰想的到,那看似平凡而不起眼的中華料理店背後,竟還並存著這樣的一戶住家?

「媽~我回來了!」
粗聲地大喊的龍太郎,並沒有得到半聲回應。
唯一發出聲音的,反而是跟在他身後,倒抽一口氣的千秋。

才踏入玄關,眼前的客廳,又讓千秋不知如何以對。這種感覺彷彿帶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多年前造訪小櫻家時,也曾因為太過震撼於眼前的狀況,讓人一時無法反應過來...
-桃之丘的學生,究竟都是來自於怎樣的家庭?
-那橢圓形的花草牆飾、窗畔的白色人形雕像、有著流暢弧線造型的菱格沙發、暗紅色的方形絨質腳椅、掛著華麗墜飾的羅馬簾...這不正是再標準不過的洛可可風?
簡直要冒出冷汗的千秋,只有啞口無言的份。

如果說,販賣可頌與三明治的中華料理店還不夠特殊,這個有著華麗與浪漫的歐式廳堂總該叫人大感訝異了吧?而這竟然是來自於同一個家庭的兩個空間...

「奇怪了,人跑哪去...」
「難道在三樓嗎?」
領著千秋穿過鋪著紅毯的樓梯,龍太郎邊喊人的同時,邊打開了眼前有著華麗浮雕的木門。

房間裡,一位有著俏麗短髮的女性正在鏡前調整著身上的披肩。
「怎麼啦?」
「你帶朋友回家來玩?」
「這是...千秋?」
順手打開燈的龍太郎,於是立刻點頭。「對啦!他就是千秋!」

聽到兒子的介紹,身材保養的相當得宜地峰十和子,於是緩緩轉過身來,對著千秋微微一笑。
她的身上穿著一襲斜肩的禮服,同色的披肩將整個人襯托的十分優雅出眾,誰能想到眼前的她,丈夫竟是個中華料理餐廳老闆?
「啊~請多指教嚕!」

-不會吧?
-這個人是龍太郎的媽媽?
-她就是龍太郎口中的「夜后」?

「千秋這次擔任我們白薔薇劇團的指揮,特地從巴黎回來的...」
「啊?白薔薇?」儼然對於兒子正在做什麼不是太過於介入的十和子,滿臉的問號。
「對啦...老媽妳不是很喜歡『魔笛』嗎?千秋這次就要擔任這齣歌劇的指揮耶!」
「老媽妳要不要出資贊助一點啊?」
「我可以當妳的僕人任由妳差遣唷!」
為了募款使出各種手段的龍太郎,對著眼前的母親提議著。

-要我贊助?
「什麼貸款啊...投資啊...那些名義的事情...難道我投資在你身上浪費的還不夠嗎?」
也不想想學音樂的支出有多少?小提琴的學習可一點也不便宜!
想到這裡,十和子的數落也忍不住大聲起來。

而被自己彷彿成為家中「負資產」的龍太郎,則是被母親的一番話給打擊到無法回嘴...

看看手腕,十和子趕緊抓起手邊的晚宴包。
「啊!時間到了!」
「今天要跟朋友去喝東西!」
踏出家門之前,十和子還不忘在與千秋錯身而過之際,又是一笑。
「加油唷!千秋!」


說到龍太郎的老媽,就得提起一段過去。
其實十和子的家,過去曾經持有大批土地就連桃之丘的校地,也有大半是來自於十和子家的土地所有......
而龍太郎的老爸,其實是入贅的招婿。


「你也知道商店街處在這種經濟衰退的不景氣年代裡,總得面對很多現實...」
坐在椅子上的龍太郎,對著吧台後的老爸點頭。「我知道...」
「但你卻還是為我們劇團支付了海報的廣告支出...」
若要說一路走來始終支持的力量,莫過於峰辰見莫屬了,永遠地扮演著兒子強大後盾的角色。

「呼哦哦~」
「沒想到公演海報已經印出來了耶!」
抓著手裡的湯匙,野田妹忍不出對著海報大呼。
「為什麼妳這傢伙也跑來這裡?」
看著坐在桌前大啖麻婆豆腐的野田妹,千秋忍不住問道。
「因為這裡有我夢寐已久的裏軒麻婆豆腐啊!好久沒吃到了...」
「尤其是麻婆豆腐加上餃子!」
顧不得嘴角還沾著飯粒的野田妹,熱情地為千秋介紹著裏軒的美食。

「千秋要不要也來一點?」
吧台裡的峰辰見,對著許久不見的千秋跟野田妹兩人,熱情依舊。


(未完,本期無時間可供翻譯,請各位讀者見諒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