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勿轉載

by:Hana

座的觀眾,將原本攤開在腿上的節目表拿了起來,趁著台上換場的空檔,討論起那素未聽聞的演出者。

『野田惠』這個名字,究竟背後代表的是何方神聖?日本人?大美人?天才?處在各種揣度間的千秋,只能兀自靜默地,在他此刻的心裡,只想著野田妹這次登台跟Stresemann共演,究竟是蘊含著怎樣的背後意義?

這是表示,野田妹已經不再閃避面對音樂?還是由著大師胡鬧導致的結果?然而,就算天生惡搞慣了的Stresemann應該也不至於拖著一流樂團陪著他胡來吧?究竟在他心裡,是打著怎樣的算盤?

 百思不得其解的千秋,思緒在野田妹登場的那時刻凝結。席間,觀眾紛紛因為上場的不但非為美女,還像個國中生的野田妹深感訝異,更因為這首次登台就與大師合作的幸運深感訝異,那嘟著嘴巴出場的模樣,更不像個訓練有素的演奏家,更別說是大家猜想的『沈魚落雁』之姿了。



行禮如儀之後,野田妹的首次登場便在Stresemann高舉的指揮棒劃過舞台那一刻,正式揭開了蕭邦的音樂世界--第一號鋼琴協奏曲。

渾厚有力的管弦樂演奏,首先引領聽眾進入序曲,並隨著美麗樂音的前進,邁進了第一主題。那同時蘊含著淡淡的甜蜜與薄薄的憂傷裡,在似有若無之間,讓人在悠揚與壯麗的音樂間,因為感受到蕭邦離鄉在即的複雜思緒,而倍感揪心。

當琴鍵終於出現了第一道聲響,野田妹的鋼琴聲,卻叫久違的千秋頓時征然。
-慢拍?!
-為什麼速度這麼緩?
同樣的疑惑,也出現在共演的樂團團員與指揮Stresemann的眼底,如果眾人對於野田妹之前在排練時改變原先與Stresemann說好的彈奏方式,沒能領教到改變,這回在舞台上卻用著跟排練時又是截然不同的詮釋方式,卻真的讓人深感訝異。

眾人都沒料到野田妹竟然會用著跟排練,甚至綵排時不同的彈奏,這樣的特立獨行簡直是在挑戰原初的曲風,更是將曲子帶向未知的陌生國度--然而,卻在眾人的不安間,野田妹的鋼琴卻彷如漸開的貝殼間迸射出光芒的珍珠,逐漸漫入聽眾心房的光線,正是野田妹的鋼琴裡,所獨有的風情。

即興的、豐富的、連綿的,那技巧純熟的琴音,輕易將熟悉的曲目重新譜寫出屬於彈奏者最獨一無二的樣貌,這樣對於音樂的掌握能力,已然是做為職業鋼琴家才有的精彩。

由驚訝中轉神的Stresemann,終於逐漸體現到野田妹的音樂與想法,於是在兩人交會的視線中,悄然意會地將樂團的音樂帶向野田妹的世界,由看似失序的曲目中,重新建構出一曲獨特卻和諧的鋼琴協奏曲。



看著舞台上的野田妹,席間的千秋也不由得感觸頗深。

儘管她的手指還是喜歡跳躍、投入鋼琴時還是習慣嘟嘴,這樣的她卻依舊是自己心中的那個『野田妹』,那樣的輪廓竟是從來不曾改變的清晰,不為誰、也不因誰,純然的以她的獨特方式出現。

 她那輕易駕馭鋼琴的手指,儘管躍動卻不再胡鬧,而成了勾住觀眾心房的魔仗,那強大的獨特魅力在瞬間已然收服了所有對於音樂挑剔的聽眾,如癡如醉的表情裡,已經有了最美的答案。

跟隨著鋼琴的彈奏,千秋也回想到兩人愉快的回憶與那些遠去的記憶,還有媽媽的叮嚀。
『野田妹是你的天使唷!』那時,媽媽曾說的話又竄進千秋的腦海,也叫他更是百感交加,這般美好的音樂如果只能停留在日本真的太可惜了!難道正是因為這樣,所以神明是故意要將自己留在日本,好讓自己成為將野田妹推上世界舞台的人嗎?

思及此,千秋不由得在眼前這感動人心的音樂裡,更是感慨萬千。
-難道,我才是那傢伙的天使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