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手上的資料攤在千秋面前,Eliza娓娓道來這所謂的『好事』究竟為何。

「盧馬列管弦樂團,素以巴黎的Plan劇場為主要的活動據點,樂團委託我們派人去擔任常任指揮一職,我已經答應他們了。」

已經答應了?「妳的意思是?我就是那個要去擔任常任指揮的人?」
「Oui!」Eliza理所當然地點頭。
「這樣不是很奇怪嗎?我沒看過這個樂團,也沒指揮過這個樂團耶?!這樣不是非常突兀嗎?」竟然會有這種奇怪的合作,真的讓人覺得非常匪夷所思。
「Oui!」
Eliza只是繼續點頭,對方的確是不曾與千秋合作過,但他們卻同意派千秋去擔任的這件事。

「這未免太奇怪了吧?!」
把手上的資料甩到桌上,千秋不由得緊皺雙眉,自己竟然詭異的被公司給安排了奇怪的工作。

「你不用擔心啦!因為Stresemann在年輕的時候,曾經擔任過盧馬列的音樂總監,所以其實不是沒有跟我們合作過的樂團。」
「而且,盧馬列也是個眾所皆知的古老樂團,跟蝶尚一樣是有優良歷史的音樂團體。」



-Stresemann?
-他以前好像真的提過盧馬列,之前好像在電視上看人物專訪時聽過他講過類似『是盧馬列培育我』之類的話......
「可是到底為什麼會找上我?」
「而且連合作都不曾過,就突然要我擔任常任指揮?」
-這事,難道是那個臭老頭安排的嗎?

這次,Elliza倒是非常好心地提供了解答。
「不是因為Stresemann,是他們主動找上門的。」
「他們現任的音樂總監,是James Depurais,是他指名要你去擔任的。」
「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
「雖然那個團並不是什麼專業樂團,常任缺的錢也不是很多,不過......你還是要努力工作喔!」

-這是說,我真的也成為樂團的常任指揮了嗎?



隨著鋼琴上的手指停止了舞動,原本陶醉在琴音中的鋼琴課助教Mckenna,也睜開雙眼。
「嗯,今天彈奏的非常有感情唷!」
野田妹開心地點頭,對於能得到稱讚非常開心。
「果然還是必須要保持談戀愛的心情才行啊!無論是否已經邁入婚姻生活,甚至生活再忙碌,也不能捨棄這樣的情境。」
洋溢在滿滿幸福之中的野田妹,深有同感地對著Mckenna點頭。
「嗯,確實是,老師也請加油唷!」

「下週Auclair老師也因為外出工作而不在,所以我會繼續代課,妳回去要記得練習!」講到『戀愛』有時還真是會讓人感傷,畢竟不是想要就能擁有的......
「回去之後,要把平均率的第二冊全部練到好,下次上課要聽妳彈奏。」
「全部?」
-不會吧?雖然平均率的每一首曲目都很短,但是第二冊也是足足有24首之多耶!
-Mckenna老師也太狠了吧?!

「可是考試的曲目還沒開始練習耶?」
「沒關係,這部分我已經跟Auclair老師討論過了,他也同意這麼做。」
「因為妳好不容易把Bach練的那麼順,就趁此一鼓作氣把第二冊練起來並不是難事,對妳來說反而是有幫助的學習。」
如果沒有得到指導老師的首肯,身為助教的Mckenna,怎麼可能貿然地增加野田妹的作業量。

「還有,妳回去時,也要嘗試做這樣的練習。」拿來紙筆,Mckenna繼續交代回家作業。
「練習?」
「妳要學會唱所有的『聲部』。
(聲部,亦即組成樂曲的每一條旋律線)
「假設一首曲子裡面,有四種聲部,妳就必須要嘗試去唱著高音部,並且同時彈奏中音部。相對的,當妳彈奏其他音部時,也必須這樣進行練習,例如邊唱中音部的同時,手也要彈奏高音部......」

Mckenna老師邊說邊在紙面上寫下練唱方式,要野田妹謹記著這樣的練習方式。
「記得,全部的24首都要這樣練。」
「呼哦哦~」所以野田妹得邊談邊唱就對了?這樣的學習方式,還真是過去不曾有過的新經驗啊!



結束了課程之後,野田妹拿著外套跟書包急急跑向另一個方向。
「野田妹!」
等候已久的黑木,對著由遠而近的野田妹揮手。
「.......不好意思,因為老師在交代作業,所以多花了點時間。」
「沒關係,我也剛到不久。練習的教室,已經借好了。」搖晃著手上的鑰匙,黑木說。

從今天開始,將要展開室內樂練習。
選定的曲目為法國作曲家Poulenc為鋼琴、雙簧管、巴松管而做的三重奏,這是一首對於Poulenc而言非常重要的樂曲,正是因為這首多彩的樂曲,才為Poulenc奠定了日後在巴黎音樂界棲身的基盤。

「大家好,我是吹巴松管的Polo Dubois!」出生法國的年輕人Polo,以一頭清爽的短髮現身。
「我是鋼琴的野田惠。」
「我是雙簧管的黑木泰則。」
完成了各自的自我介紹之後,總算是湊齊了這次的室內樂演奏者。
「我在布告欄一看到要練這首曲子的那一刻,就馬上就決定要加入,因為這真的是首很棒的曲子!」
「的確,我也身有同感!」同樣非常喜歡這首曲子的黑木,高興地點頭。
「那我們就好好一起準備六月的室內樂考試吧!」
「Oui!」

「那......是不是要來討論我們的團名?」野田妹突然想到,似乎該要為這個三人室內樂團先『正名』才對。
「團名?」黑木跟Polo倒是反應一致。
「對呀!一般樂團不是都會取個『OO三重奏』之類的名稱嗎?」
像是腦海也突然閃過什麼片段地,Polo馬上接話。

「是啊!那......我喜歡吃日本料理,我們就叫做『壽司花枝三重奏』好了,覺得怎樣?」
「可是我比較想要取『普莉三重奏耶!』」野田妹倒是一心想要讓《普莉語呂太》出頭。
「不然叫『手捲三重奏』,還是『烤雞肉串三重奏』,如何?」Polo講到食物,就沒完沒了地想到更多名詞。
「我看就叫做『543三重奏』吧?」野田妹可也不甘示弱。



一旁的黑木,不由得因為這兩人無意義的討論感到憂心忡忡,這根本是一點都不重要的共識啊!這個三重奏只是為了3個月後的考試所組成的,重點應該是如何展現出美好的音樂,而不是響亮的團名。

「等等。」
「我們是不是應該先開始練習?」
黑木的叫喚,總算讓兩個爭論不休的人停止無意義的命名比賽。

「對喔!」
「好!」
點點頭,黑木拿起了樂器。「既然好不容易借到練習室,就應該要把握時間。」
也頗有同感的兩人,這下倒是非常積極地各自準備好自己的樂器。
「野田妹也要認真練習視奏!」

這個三重奏,將會是野田妹在法國的另一個全新體驗呢!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