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-這是...藍色狂想曲?
站在鋼琴旁的他,聆聽著小惠所彈奏的藍色狂想曲,神色專一。

由美國作曲家喬治.希蓋文所創作的「藍色狂想曲」,為一首融合了古典與爵士的樂曲,看似古典卻呈現了非古典的爵士多變特質,大量裝飾音與切分音在狂放而充滿變化的音樂中,洋溢著藉由主題重複所營造出的親民感。

以圓潤的鋼琴取代豎笛的連續顫音,接著引領17個音階圓滑地向上爬升,帶著輕快又慵懶的琶音可愛地舞動,俐落地伸展出這首帶有爵士曲風的樂曲。
-切分音非常清晰,這部份的技巧很純熟。
-兩手換彈準確快速,連右手固定音域的左手主奏,也強弱分明。
-她的個人風格真的...非常強烈。這種自由創作的曲子,非常適合她。
-音樂裡所流動的調皮個性好像多了不止一點,曲子被彈奏的失去了原貌,但是...
聆聽著小惠的鋼琴,真一始終表情認真。

「停。」
終於,撫額的真一,伸出手示意小惠停手。
「怎麼了嗎?」不明所以的她,又仰起頭看著站在鋼琴旁的千秋。
「妳的彈琴技術真的沒話說,但我想問妳,妳知道自己在彈什麼嗎?」

-咦,知道自己在彈什麼嗎?
-學長為什麼這樣問呢?小惠當然知道啊...


相對於小惠的狐疑與不解,原本站在旁邊的真一伸出食指,要小惠起身讓位。
「你要彈?」毫無掩飾的驚訝出現在小惠臉上。
「嗯,我三歲就開始學鋼琴了,之前的指導老師是折扇。」
出生在擁有一位國際知名鋼琴演奏家的家庭裡,真一從3歲開始就學習小提琴與鋼琴,雖然之後一直到高中課業都是主修小提琴,但在大學時代卻是以鋼琴為主修對象。

「折扇?」
聽到真一的指導老師竟然是折扇,讓小惠臉色一征。

「那個恐怖的江藤老師很有名耶!聽說他每天都拿著扇子打他指導的學生。」
「傳聞他挑選學生門檻很高,專收優等生,對一般學生根本不屑一顧。」
「那個人的教學非常嚴厲,是老師的王牌、學生的鬼牌...」
小惠雖然沒有交手,但聽過那個老師很可怕,畢竟鋼琴科就那些個老師而已,同學間也總會互相討論老師作風,而且每次都聽說他學生壓力很大,彈琴彈到哭的人也不是沒有。可見真一在學校時,應該是非常出色的學生吧?

「或許吧...」
聞言,真一倒是沒多說什麼。



解開襯衫袖口,千秋折起袖子挽上的同時,腦海也回想著那些關於折扇的過往。

折扇固然可怕又嚴厲,脾氣差又暴躁,但無法否認的卻是,他確實有自己的一套,無論教學或引導,他是真心誠意而充滿企圖的想將他所指導的學生推向高峰。

畢竟,要成為一個領域的紅牌教師並不是太容易的事,更別說他手下調教出多少得獎或者前往國外交換留學的學生。
然而對於從來未曾參加比賽,甚至大四開始便將學習重心轉於Stresemann(休得列杰曼)旗下的真一,折扇卻也因為愛才而有了退讓。

或許那些看似嚴苛的要求,也是因為對方實在懷著滿心期待的緣故吧...


當真一將一曲重新彈奏完畢,那充沛的活力予動感的音樂,讓小惠無比陶醉,忘情地拍手。
「Bravo~好好聽,你好厲害喔!」
-真的太厲害了,比小惠不知道出色多少倍!
-既然這麼厲害,為什麼卻當指揮而不當鋼琴演奏家呢?真是個高手!

「所以妳知道自己在彈什麼了嗎?」儘管真一坐在椅子上,望向小惠的視線,卻依舊十足充滿了壓迫感。
「小惠當然知道啊...是希蓋文的曲子,這首我很熟,不用看譜都能彈奏完。」
儘管嘴上帶著理直氣壯的口吻,但在小惠的心裡,實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問。
「不,妳彈的是個人創作,而不是希蓋文的音樂。」

-不是希蓋文的音樂?
「呣唷~怎麼會...」被這麼一說而不安的小惠,視線猶疑地摸摸鼻子。
「無論是一首曲子或一百首曲子,在彼此剛認識的階段,一定要對於曲風和樂理的曲式分析做好功課,就像妳自己會寫曲子,如果將來有一天,妳譜寫的那些教材成了別人彈奏的音樂,妳卻發現那曲子的裝飾音花俏到失控、速度飄忽搖擺,妳難道不會覺得面目全非嗎?」
「可是我覺得,這也沒什麼不好。」
「但是作曲者會哭的吧?」對於小惠的回應,真一頗感無奈。

上次為她說明悲愴時,就有提到這事情,但是她似乎依舊還是處在一知半解的狀態。
「把那本拿給我。」指向擱在一旁的筆記本,真一說道。
不明所以的小惠,乖乖地拿來遞給真一,看著他打開本子開始翻看。


虛臾,房間裡又響起剛琴聲。
-這是...我寫的曲子。
-嗯?怎麼又好像不是?這裡不是這種感覺...啊!這邊太快了,不是這樣...不對,這小節怎麼多了好多音符?
「如何?妳覺得怎麼樣?」
「不太一樣。」
「但這就是妳在做的事。」
「我...」
真一犀利的目光,掃的小惠無處可躲。

「難道我只是喜歡音樂也不行嗎?」
-我又不是他的團員,為什麼要管我?
-只是說不上熟的朋友,卻一次又一次那麼愛管我的鋼琴怎麼彈。
-小惠討厭被規定這規定那,只是快樂的彈琴難道不行嗎?

「可是我只想快樂的彈琴。」
兒時的回憶,讓小惠不願意面對那伴隨著學習必然出現的痛苦,只想隨著自己的心情與好惡走。
「為什麼我一定要跟別人一樣?」
「我討厭練琴,也不想要讓我的鋼琴有一點點不開心的壓力。」近乎任性地,小惠直接了當地說道。

站起身的真一,與小惠四目相對。
「不,妳的快樂可以不止這樣。」
「呃?」
「因為妳的鋼琴,有創造漩渦的力量。」

-創造漩渦的力量?
對於這句話,小惠卻只是疑惑地歪著頭。

(未完待續)


如果不是-9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