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「飛行機は着陸しました。」
「長い旅、おつかれ様でした...」
儘管相隔好些年,但當那熟悉的語言竄進耳畔之際,卻仍叫人忍不住湧出淡淡悸動。


梅雨尚未造訪的東京,6月的成田空港,盡是凝結的暑氣。

緩慢的步伐,徐徐地通關,踱出進空港大廳。
仰頭先以視線掃過空港大廳之後,那抬起的手才摘下臉上的墨鏡。
「呼~久違的日本吶...」
好久不見。

究竟有幾年沒回來這裡?
1年?2年?或者更久了?感覺這趟的歸來,已經相隔了好遠。
身著學院風襯衫、短百褶裙,腳下也裝飾著格子蝴蝶結的野田妹,仍是那般讓人熟悉的穿著風格,雖然只求方便卻總是簡單大方。
「還是一樣的醬油味,混著一點咖哩的味道...」邊說著,野田妹露出了滿臉的陶醉。
「當學生的時候,真的太窮了,哪有錢回來日本。」
想起那幾年的生活,野田妹不免表情欷噓。

「不過...」
表情一轉,野田妹原本帶著哀怨地低垂的八字眉,突然上揚了起來。
「...我現在已經是世界知名的NODAME了!」
「喂喂喂!」
尾隨野田妹身後走出的千秋,正推著機場的行李車,毫不客氣地大喊。
「妳這擋路的傢伙,還不給本大爺閃開!」

行李車喀拉喀拉地,在千秋的推行下往前移動。
而只提著自己隨身小包包的野田妹,則是左顧右盼地環視大廳。「奇怪了...」
「為什麼沒有人來接機啊?」
-那種載譽歸國的知名人士,不是應該都有很多支持者會前來機場接機嗎?
-還是...事務所沒有對外發佈這消息,導致大家錯過?怎麼會這樣呢?
「野田妹在日本不是聽說很受到矚目嗎?」

「真奇怪...」
嘟著嘴的野田妹,毫無掩飾地露出一臉悵然若失地表情。
「野田妹還特意買了墨鏡,想說這樣比較有架勢...」
「怎麼會這樣?」

-這傢伙是白痴嗎?
-無庸置疑。
冷著眼的千秋,只是不予置評地推著行李車走開。


是的,野田妹跟千秋兩人一同踏上了返鄉的旅程。
終於從巴黎國立高等音樂院畢業的野田妹,即將在這個夏天,舉辦個人獨奏會。

「這種讓人覺得乾又繃的空氣,悶悶的...」
「有種日本才有的夏天味道。」
倚在車窗上的野田妹,閉著眼,感受著久違的日本,不變的熟悉。
看著野田妹的背影,被風吹亂的髮絲,千秋卻只是在嘴角抿起淡淡的笑,那總帶有孩子般任性又無邪的直白性格,儘管已經過了好些年卻依舊不帶心機,就像那時初認識的她。

「我們要直接去歌劇排練的場地嗎?」
兀地,野田妹轉頭看著千秋問,因為高速行駛而所掠進車窗的風,讓她不由得伸手,壓按著短髮。
「嗯。」專注於工作的千秋,只是低著頭溫習手上的總譜。
「...今天是樂團跟演唱者一同進行的首次彩排。」
「喔?」
「我看...妳要不要先回三善家休息?」
「妳應該累了吧?」從巴黎一路飛回日本,可不是短短距離,這長途跋涉的移動,很是累人,如果能夠先回家休息調整時差,總是比較輕鬆的。
儘管千秋體貼地如此提議著,卻遭到野田妹立刻搖頭拒絕。

「不要!」
「野田妹要一起去!」
說著,野田妹忙碌地打開包包,一陣翻找之後,趕緊拿出隨身鏡及口紅,開始補妝。
「唔...因為野田妹也想看到真澄、龍太郎他們呀!然後...」

突然間,野田妹的雙眼發出明光,熱辣地望向不知名的遠方。
「然後...以『千秋學長的女朋友』身份,凱旋歸國!」
「理所當然的,野田妹要把握所有機會,用這身份跟最多人打招呼!」
一想到從自己口中講出這身份,野田妹忍不住笑到連頭都歪了,呵呵哈哈的羞怯地揮著手。

「喂喂!哪來的『凱旋』?」
-這傢伙真的是...變態。
-這種事情有這麼重要嗎?
儘管不予苟同,千秋卻是沒說出口,只是由著眼前的她去。

「...野田妹還要在桃之丘音大商店街遊行!」
「『日本的各位~我是載譽歸國的野田妹,千秋真一的女朋友...』嗚呼呼!」
看著野田妹開心地假裝握著麥克風放送,外加滿腦的無釐頭的想法,以及那塗塗抹抹的動作,千秋也不由得搖頭。
-雖然認識這麼多年,她的變態還是只能讓人啞口無言。
-這種行徑...跟變態有什麼兩樣?
-我究竟為什麼會愛上這個變態?
「妳馬上給我回去大川!」
「嘰呀啵~」

但此時滿心打算接受羨慕眼光的野田妹,卻沒想到她的炫耀計畫,即將踢到最大鐵板!


「啊啊啊!!!!!!」
「這是真的嗎?」
「真叫人難以置信!」
「這是奇蹟嗎?」
此起彼落的驚嘆聲,早在野田妹與千秋現身之前,就已經在劇團的排練場地響起。
而知悉內情的龍太郎與清良,只是因為大家這反應而相視而笑,因為早就知道內情,如今這件事情,也總算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時候了!

引來這堆驚訝與大叫的「事主」,正是回到桃之丘,還帶了一個身邊人的黑木。
當黑木一現身,便立刻引來眾人關注,畢竟沒人預料他竟然會帶著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出現!

「沒想到黑木竟然會交了一個金髮女友!」
「啊啊...那個...啊...」靦腆的黑木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地支支吾吾。
第一次來到日本的Tanya,一邊嫌棄著日本的天氣躁熱,一邊又嘀咕著不知黑木為何非要在這假期回到日本不可,而她也因為不想一人留在巴黎而跟著來了。
不過,不介紹一下還是不行吧?「啊...這位是Tanya。」
「這位是Tatiana Tanya Vishneva,我的...女朋友。」對這名詞還不是很習慣的黑木,紅著臉說道。
「她是俄羅斯人。」
「大家好!」以日本語向大家問好的她,自然又引來一番讚嘆,而黑木則是繼續紅著臉。
靦腆的黑木越想冷處理,卻只引來大家更大聲的起鬨,大夥還大聲歡呼著:「恭喜黑木泰則凱旋歸國」,氣氛熱鬧無比。


終於來到會場外的野田妹,正氣勢高昂地準備進入備戰狀態。
然而從室內傳來的如雷
掌聲,卻讓她心裡暗生不妙,從小小的門縫裡,偷偷觀察。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「難道是總理就職活動不成?」臉色鐵青的野田妹,懊惱地喃喃自語。

野田妹的高調遊行計畫,正式宣告破局~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暖流
  • 高調遊行宣告破局~~~~~

    哈哈哈哈 就叫妳回大川吧 :P
  • 暖流:
    回大川就不好玩了嘛~
    那千秋的偷情現場她就錯過了!(喂喂)

    Hana 於 2011/05/15 13:36 回覆

  • 熊貓派西
  • 哈哈,野田妹還是一如往常的可愛
    令人忍不住想笑的行徑啊
    噗噗
  • 熊貓派西:

    野田妹很可愛,
    總是這樣變態的討人喜歡。

    Hana 於 2011/05/15 13:4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