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9.jpg

by:Hana

人生總是一連串意外。
原本對於大多新生指揮家而言,往往必須經歷很長一段時間擔任客座指揮,才得以跨進常任指揮世界來說,「擁有自己的樂團」一事,無疑順遂地讓千秋充滿幻想。


開心地下廚做了咒語料理的他,讓野田妹在驚訝之餘也不由得直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好事,靦腆的千秋,此時卻卻欲言又止地說不出自己內心的喜悅,儘管臉上帶著笑容,嘴邊卻只淡淡地說「沒什麼...」而看到美食當前的野田妹,儘管明知肯定有事,卻也不再多問地進攻美食...千秋的表情,頓時只剩下扼腕。

看到千秋臉上揚起的粉紅,與野田妹一看到美食立刻詢問千秋「學長有什麼好事」時,實在有種說不出的甜啊!當看到千秋那悵然若失的表情,更是叫人只能拍案叫絕,這世間的情侶相處方式還真的是千百樣~

儘管如千秋所說的「只是紅酒燉牛肉」,卻已經悄悄傳遞出兩人來到巴黎之後,千秋跟野田妹之間確實已經因為工作、課業而各自奔波的生活現況--儘管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,到歐之後的千秋開始必須為事業打拼,原著裡便多次帶到千秋四處飛去當客座指揮的工作情形;而進入音樂院之後的野田妹,也因為課業及鋼琴學習的壓力,而在學校有了較長的停留時間,也是使得兩人難以像過去每天上演「鄰居的晚餐」要因...

拿著手裡劃了W5的音樂會座位票面(這點要讚許一下劇組,座位標記是跟原著一樣的),千秋想找野田妹一起去聽音樂會,卻沒想到吃完晚餐的她,竟然已經趴在鋼琴前睡著了。
看著野田妹趴睡在鋼琴上的身影,千秋不發一言地拾起她的外衣,悄悄為野田妹披上...其實我還擰喜歡這橋段的,千秋的溫柔及關照總是不說出口,無論對他人還是對愛情,總不在人前刻意表達出自己,那看似冰冷之下的火熱,最是叫人心折啊!
8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這是FLIX的電影拍攝側拍,為前述同一場景)

某日,法蘭克因為得知盧馬列公演缺小提琴手,便抓了千秋前去代班。
前往盧馬列的電車上,沿途真是風光明媚...雖然千秋的頭髮跟眼鏡實在叫人不敢恭維...

來到卜浪劇場,初登場的泰敖熱情地與「志摩兄」打招呼(是說...千秋這髮型豈止是特殊,簡直儼然是古人吧?也莫怪要伊莉莎被譏為老派,真是可憐的千秋!)之 後,隨即抽緊了千秋不安的神經!竟然可以叫吹長笛的團員吹短笛,不然就擔綱副首席,一副有人就好辦事的樣子,連身為觀眾的我都忍不住要嘆氣了。

這究竟是個怎樣的樂團啊?
這不是「造就修德列杰曼
」的樂團嗎?

跟著千秋進入盧馬列,才看到團員不是三兩成群的打著牌,就是在討論賭馬賽事,或者狂打手機簡訊...明顯對於音樂表演無心的團員,意興闌珊不言而喻。只能說,玉木對這點的敏感性不夠尖銳,早在如伊莉莎在屋頂時對千秋說過「這個樂團有點窮」時,玉木就該要嗅到不正常的訊息--不同於公設的樂團能夠在國家經費餵養下,得以穩健運作,非官方樂團在運作上,雖然也可由官方拿到補助,卻仍有大部分支出必須設法自籌,必須自力承擔場地維運、團員薪水、演出交通費、活動住宿費等等龐大支出,所以必須透過各種方式進行募款,例如固定會員的經費支持,而盧馬列的每況愈下,自然也讓支持者相繼離去...

090921_nodame_sub8.jpg
固然如此,千秋卻仍在惶惶不安間,看著眼前譜架上那份泛黃又修補過後的Bolero,於是湧上已經許久沒有以演奏者身份參加樂團演出的期待。

咳咳,我必須說,這回武內對玉木很不錯...千秋拉琴的鏡頭,先由遠
至近的緩緩壓進,然後進景便是在右側以黑色譜架為前景,正巧巧妙地掩去了千秋按壓著小提琴琴首走位的手指。我們都知道,玉木這人不管練啥都是用死背的硬記、 硬來,完全沒有古典音樂底子,這般巧妙的錯位之間,也讓他免於得再為小提琴付出時間與心神--尤其當他已經因為在電影前編
,而在歐洲每天沒日沒夜的狂練指揮之際!

早先在兩人為前編受訪及樹里的相關言談中,都不難發現玉木為了前編所付出的勞心勞力--電影前編的主要重心,可說是集中於千秋的音樂歷程成長,因此玉木不 但在去歐的前半年就開始自己進行自主練習,還得接受指揮訓練(是地,飯森為此又在日歐兩地之間飛來飛去),以及進行鋼琴的記位、小提琴的揣摩,也莫怪這傢伙在前編雖有比SP長肉,卻在舉凡他指揮的橋段,都是一副面黃肌瘦的模樣...

看過交響電影外景地的讀者大概都知道,玉木真的是無時無刻不為演出千秋獨自練著指揮,除了人後的心血之外,有時背對著忙碌的眾人、有時利用換場空檔、有時 把握休息時段,真的沒有人能不為此動容。所以在我看到玉木拉琴用借位呈現的同時,也就格外能釋然這樣的安排,這不是偏心於這位好青年,而是演員對於這部作品的誠意,真的已經非常足夠。


盧馬列的首席西蒙,一登場便斥責千秋的過於自我陶醉。
這裡要小小稱讚一下威視,因為我在初公開的媒體特映會會時看到的字幕是「你別太舒服了」,但後來在正式上映時看到的卻是修正後的「你別太自在了」,雖然在這部電影的其他部份翻譯上還有幾處頗爭議的地方,如野田妹坐在觀眾席的旁白「這不公平」應為「這太狡猾」、千秋指揮時對孫蕊的「很好孫蕊」應為「不愧是孫蕊」等等...在此,還是要感謝威視掌握了翻譯的忠實呈現度。

臨時上場代打的千秋,因指揮臨時拒絕出場而面臨樂團散場的局面,此時,終於壓抑不了對於盧馬列有著滿心狐疑的他,終於緊抓住法蘭克逼問,並且得到「這是個拼裝出來的樂團」的殘忍事實。是的!千秋接手了一個足以讓他回到原點的可怕樂團,在他的心裡,儼然呈現著風雨飄揚的態勢。


步出劇場外,就聽到工作人員泰敖跟樂團首席西蒙的對話,西蒙明顯對於菜鳥指揮「千秋」接手樂團一事頗有意見,泰敖於是便忍不說出「年輕又便宜」的評價,無疑又是對千秋落井下石的一句,在在將他推向灰暗的未知。

090921_nodame_sub5.jpg
說到西蒙這人,得來提提跟盧馬列同樣是「拼裝」出來的外國演員們!由於歐洲篇的故事背景設定於歐洲,所以登場人物也自然以外國人居多,盧馬列管弦樂團的團員尤甚--由於成員來自不同國家及語系,為了讓演員們得以在言語與肢體表達上能有流暢表現,於是大家在拍攝時都是全然「各說各話」,這邊講法語、那邊來英語...非常有趣。

初生之犢的千秋,究竟該怎樣讓已經像盤散沙的盧馬列,重拾昨日榮光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amawu
  • 在等待後編上映之前,hana的文章總是能讓我重溫舊夢,某些細節總是能刻畫得更深入!看完之後,忍不住想喊「Bravo」,謝謝您的美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