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那雙清澈的眼眸底,漾滿了懇切的渴求,那毫不掩飾的模樣,已然吐露了她的心思。

「媽咪!」舉起了手裡的樂譜,女孩紅撲撲的臉頰上,盡是雀躍。
「媽咪!我要彈這個!」
女孩的琴譜上,寫著斗大的『Bartok』字眼,巴爾托克。

這位在20世紀被譽為「三大作曲家」之一的音樂大師,是匈牙利國民樂派的重要代表人物,其音樂作品同時洋溢著細緻與狂烈﹑單純與複雜的風情。

「巴爾托克啊?好啊!就買回家吧!」站在書櫃前的母親,回過頭對著那以胖胖的手高舉了好些時候的小女孩點頭,馬上換來一陣歡喜的呼聲。
「嗯!我一定會好好練琴的!」
女孩喜悅的大喊之中,散發著童稚卻洋溢著無邪的孩童世界裡,獨有的堅毅。

在店裡的另一隅,一個小男孩抱著琴腹跟自己幾乎等高的大提琴,用盡渾身吃奶力氣地,吃力的前進。
儘管小男孩因此踏著搖搖擺擺的步履,卻煞是認真地小心翼翼。
那充滿著童稚卻無比堅定的光景,讓人很難不駐足留心。

抱著琴譜的野田妹,靜靜地站在邊側,將發生在樂譜店裡的各種事件,納入眼底。
-Schumann
Scenes 『from Childhood』(兒時情景),是他頗為著稱的鋼琴小品作品,音樂裡是那麼美好的洋溢著兒時的點滴。
-啊!那是多麼幸福的回憶...

彷彿,被指尖觸碰的每個琴鍵,都是開啟兒時回憶的金鑰,捨下真實的所有牽絆,尋找生命裡最純潔的靈魂...
一如初生。



「...野...野田惠~」
孩子的呼喚,將野田妹早不知遛達多遠的思緒,硬是拉了回來。

原來是團員的孩子們。
「該換下一首了啦!」
「我要聽這個!」硬生生擠到眼前的小女孩,卡特琳,舉著手裡的CD套,仰起頭對著野田妹說道。
一旁的莫魯索,也好奇地攀附著身子。
「我要聽『鬼來了』!」

卡特琳高聲地說。

笑著點頭的野田妹,隨即想起這首有著各種強奏與迅捷速度變化的鋼琴小品。
-交替著和緩及快速的雙軸速度,在忽快忽慢之間,有種格外迷離又帶著詭譎氣息的氛圍。
-夜色低沈、幽影晃動,不乖的孩子要小心,鬼來了...

「不要!我要聽小狗圓舞曲!」
一旁的女孩,駁斥了卡特琳的訴求,轉而向野田妹要求另一首曲目。

-小狗圓舞曲?
-這確實也是首好曲子,那旋轉復旋轉的樂音,短短的一分多鐘,卻充斥著各種彈奏技巧的呈現。
-可愛的、輕快的,確實是首可愛的曲目...

「不要!我要聽這首!」拿著《七龍珠》的小男孩,雀躍地對著野田妹大喊。
只是,在野田妹還來不及深思之際,一旁的女孩卻已經湧上,扒著野田妹的手臂撒嬌,嚷著自己要聽的曲目。
「不要!我要『小狗圓舞曲』啦!」
「我要『鬼來了』!」
你一言我一語地,孩子拉扯著野田妹的手,有的則是抱住野田妹的腰,大人跟小孩反而玩鬧成一團。
「哈哈哈~」
「不要鬧了啦...」

因為孩子的純真而倍感幸福的野田妹,笑的一臉燦爛。



【野田妹,妳根本不適合當老師!】
千秋學長的話,沒來由地突然竄過野田妹的腦海,讓她整個人為之一征。

-哼!怎麼可能!根本就不是那樣!
帶著情緒走出房間的野田妹,挾著樂譜起身,快步走向門外。

「喝!嚇了我一跳!」
走過門外的雲龍,因為野田妹的莽撞,硬是被她突然出現的人影給嚇了一跳。
「野田惠,妳在幹什麼?!」沒好氣地,雲龍趕緊閃身。
驚愕的野田妹,立刻低頭。
「啊?」
「不好意思~抱歉唷!」說著,又故做有禮地躬身,趕緊對著雲龍道謝,並準備隨時開溜。
什麼啊?「喂!妳是打定主意,要把我們當程陌生人就對了?」
過度的客套與疏離,早就讓雲龍很是不快,偏偏野田妹卻怎樣都不願面對。

看著野田妹趕緊逃開的背影,雲龍的火氣就跟著浮現。
「喂!妳是怎樣?以為整天只要光是辦家家酒就可以了嗎?」
「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了吧?真是夠了!」
越講越是怒火中燒的雲龍,忍不住對著野田妹提高了叫罵的音量。

孰知,野田妹竟是選擇轉身下樓,只想從雲龍面前逃離。

站在迴旋梯頂端的雲龍,看著野田妹絲毫不為自己辯護,以及那簡直像是被鬼追的倉皇背影,氣的又繼續對野田妹大嚷,邊嚷還邊追著野田妹下樓的背影。

「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」
「之前不是還為了談好鋼琴,而沒命的練習嗎?」
「好不容易終於在舞台上嶄露頭角,為什麼現在卻選擇要逃避一切?」
「妳還沒幫我簽名耶!」
「喂!!!」
-有多少為了學習而奉獻一切,卻終其一生也無法得到掌聲?
-有多少人為了成名努力不懈,卻處在抑鬱的底谷無法走出?
-為什麼寧可選擇逃避?
想到自己即將返國,卻依舊在巴黎沒能混出個什麼名堂,雲龍的眼底更是盈滿了無奈。

看著野田妹飛也似跑開的背影,雲龍縱使有再多感觸,也只能化成一口幽幽的嘆氣。
「唉...」
止住了腳的雲龍,只能看著野田妹躲進房裡,立刻用力關上門的背影。
『碰』一聲地,將他再度關在世界之外。



不意仰起頭,雲龍這才發現Frank與Tania兩人竟不知何時出現在迴旋梯上端,正趴在扶手上看著自己。
「唉...」
雲龍不由得又嘆了口氣。
「別氣啦!」
「今天請你大吃一頓?」
「走吧!走吧!」
自知無力扮演將野田妹拉回音樂世界的
Frank與Tania兩人,只是一人一邊地搭上雲龍的肩膀,三個人一同步下樓去。

解開音樂的課題,只能將答案還給音樂。
人生亦同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VV
  • 喂!樓上的,真是太##!
    hana大,可以將它刪除嗎?
  • VV:
    我已經刪除那個垃圾留言兩次啦!
    那留言還是一直會跑出來,超討厭的 >_<

    Hana 於 2009/09/14 13:54 回覆

  • ablc
  • haha sama
    那個一樓的留言,我兩個pixnet的blog都深受其擾,
    你還是把它刪了,雖然還是會再出現,但總比留著影響畫面好多了。
    看到lesson230,總為野田妹和千秋大人著急,唉,這兩個人到底肯不肯面對自己啊…
  • ablc:
    是啊!
    就是刪除又出現,所以很討厭!

    Hana 於 2009/09/14 14:0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