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開窗簾的纖長手指,按壓著厚重的布料之後,才往窗外探出了上半身。

這是?
「拜託!這是怎麼回事?」
「開什麼玩笑?!」
眼前的景象,叫她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
「為什麼小孩子越來越多?」
「野田惠到底在做什麼?」
越過Tania的視線往窗下望去,映入眼簾除了『固定班底』的卡特琳之外,還有最近才加入的新伙伴莫魯索,以及...
不知名的其他三個小孩。
走在孩子們當中的野田妹,邊輕哼著歌曲,還不忘拉著孩子的手。

「妳在做什麼啊?野田惠!」忍不住朝著樓下大喊的Tania,語間明顯帶著怒意。
「那些孩子到底是打哪來的?」
說著,Tania惱怒地轉過身,瞪視著站在身後的黑木。
「是不是你,阿泰?」

握著雙簧管的黑木,趕緊搖頭,免得無辜的自己被Tania眼底的火氣給波及。
「不是!不是我!」
「不過...野田妹說的沒錯,盧馬列的團員孩子跟這附近的孩子,確實是可以整併接收。」
「而且現在好像也逐漸發展成她的事業了,藉著帶孩子,她可以有收入之外,也是一種做生意的方式...」

「做生意?」
倒抽一口氣的Tania,這下更是火大了。
「野田惠的腦子,究竟在想什麼?」想到野田妹所彈奏的鋼琴,就讓人忍不住生氣。
「好不容易登上音樂舞台,這是多少人可望不可求的夢,為什麼卻要這樣放逐自己?」
連學校的鋼琴課都得補考的Tania,光是為了能繼續留在巴黎學習音樂,這年來不知道是費盡多少心思,只是為了讓自己能繼續在此棲身。
然而在她眼前的野田妹,如今不但不再練琴,就算彈琴也只是談談兒歌,不然就是跟孩子們玩在一起嬉戲,怎叫她不動氣?
只要有心,野田妹絕對比自己還要擁有更多往前爬升的勝算,為什麼卻...

「只要她願意,明明只要去參加學校的補考就可以過關的...」
想到這裡,Tania突然有些傷感起來。
「我真的不懂...」
-有多少為了音樂一心一意努力的人,連那座舞台的台階都踩不上。
-
為什麼,野田惠卻要這樣面對自己、面對音樂呢?
儘管心裡氣惱不已,Tania卻只能無奈地低下頭。

「呃,這...」
走到Tania身邊的黑木,自然明白她的沮喪為何而來。
只是,當他的視線落在窗外,看著野田妹與孩子玩鬧在一塊兒的身影,卻沒來由地想起那熟悉的場景...


那個午後,帶著『賢妻便當』跟紅色保溫水壺的野田妹,意外出現在阿泰眼前。

原本坐在練習室外收拾樂器的黑木,因為這突來的相遇,小小地被幸福所包圍。
彷若鈴蘭的野田妹,煞是認真地小臉,訴說著她那放在心裡良久的疑惑:
「以『成為幼稚園老師』當做志願的人,也得要跟著別人做出『往上爬』的努力,不是很奇怪嗎?」
「想成為幼稚園老師,又真的是那麼奇怪的事嗎?」
半歪著頭的野田妹,眼底清澈地漾著再明顯不過的疑惑,那澄透的眼神叫黑木忍不住出神,那無辜又苦惱的口吻,更讓黑木為這朵鈴蘭心醉。

-多想,為她抹去那些困惑。
-多想,告訴她,其實...



「阿泰。」
女聲的呼喚,將阿泰那早已遊走的心神,硬是拉回現實。
「呃?」
「我們也該開始練習了吧?」已經坐到鋼琴前的Tania,順手理了理自己身上的連身豹紋洋裝。
「你離公演的時間,不是已經迫在眉睫?」
翻找著立在鍵盤前的琴譜,Tania來回地翻看前一回練習所做的記號。
「時間不多了,今天要不要從第二樂章開始?」

背對著Tania佇立的黑木,將視線由窗外那身被陽光環繞的女孩身影悄然抽離,移到自己握在手間的樂器。
習慣性地捏了捏雙簧管上的哨片,藉著整理樂器的同時,也整理自己的思緒。
「嗯...好。」

-野田妹的『與眾不同』...始終沒變。
-或許,她才是那個始終不曾改變過自己方向的人吧...
想到這裡,黑木的喉間,竟不知湧過淡淡苦澀。

窗內,翻飛的窗簾啪啪地作響,黑木淡淡地又看了窗外最後一眼,隨即背窗走開。
窗外,流竄的聲響呵呵地嬉戲,野田妹拉起孩子的手繞著圈圈轉,熱絡地嬉戲...
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YU AOI
  • 其實野田妹的鋼琴早就被很多人認同了,只是自己還不夠堅定,不夠自信,還沒能跨過那道坎、過不了自己那一關~~

    野田妹是有變的,我覺得,和黑木想的不一樣哦,嘻嘻~

    期待她和千秋這對『夫妻檔』的共演!!
  • YU AOI:
    是啊!
    所以她的夫君(千秋君)更是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聽見野田妹的鋼琴!
    黑木所想的沒改變,應該是指想成為幼稚園老師一事啦!
    野田妹的鋼琴,他們都有發現改變~

    Hana 於 2009/09/04 11:40 回覆

  • VV
  • 我真喜歡黑木與Tania, 又是另一番甜蜜,謝謝hana!
    真希望有黑木與Tania的奇想短文或是長話短說!
  • VV:
    嗯~好!
    等我補完那一堆文章的地洞,
    應該會『有一天』會寫到黑木!

    Hana 於 2009/09/06 20:55 回覆

  • Ann
  • 我覺得老師好像有點把黑木與Tania給忘了....
    好像一直停留在某個地方, 不能前進的樣子....

    看完這篇之後, 心情很矛盾,
    又想野田妹可以開開心心的做自己喜歡的事,
    因為被迫做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真的很痛苦...
    可是又覺得她明明擁有過人的天賦,
    就這樣放任她又真的好浪費...
    希望野田妹能自己想通, 不要浪費她的才華~~
  • Ann:
    老師應該是『沒空』可管黑木吧?
    畢竟光連野田妹跟千秋都已經交代不完,
    更別說是要交代黑木的點滴了~

    Hana 於 2009/09/06 20:5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