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-廄?

看著眼前背著包巾的黑髮東方女孩,站在櫃臺後方的工作人員不免疑惑。為什麼眼前這女孩,會主動問出「有沒有馬廄可住」這種奇怪問話?

「是的!只要可以睡一晚就可以了!」
愛莫能助的服務生,卻只得搖頭。「很抱歉,這裡並沒有馬廄耶...」
聞言,野田妹的肩膀不由得垮了下來,這下她可真的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了。
「不過...」看著野田妹的沮喪表情,服務生有些欲言又止。
「雖然我們沒有馬廄,但是有倉庫。所以如果妳不介意的話,或許可以免費借給妳使用一晚。這樣可以嗎?」
對此,野田妹臉上的無望表情,頓時如數盡褪,滿臉欣喜地點頭。

沒幾分鐘後,野田妹已經置身於倉庫裡。

披掛在頭上的各色毛巾,以鋼索拉成了一條萬國旗、東一桶西一落的掃除用具也三三兩兩地成堆擱置,更別說是一大堆不知道是裝了什麼東西的大小紙箱,這裡那裡地堆置著。
眼前這雜沓的光景,卻不知怎麼地,讓野田妹油然升起了放鬆的熟悉感。
-啊...這房間讓人有種好安心的感覺喔!


當情緒一下由驚慌轉趨穩定,野田妹這才終於發現自己的飢腸轆轆。



「咕嚕...」肚子的叫聲,提醒了她那早已過了頭的晚餐時間。
「啊...對了,包包裡面好像還有今天早上吃剩的三明治。」說著,野田妹連忙伸手探進包包裡頭開始翻找。
囫圇吞棗地吃完三明治之後,就隨意地倒在床板上入睡。

只是,彷彿才入睡沒多久似地,來不及好夢方酣就已被驚擾。
-怪怪的...
-肚子怎麼好像怪怪的...是肚子痛嗎?
將手摀在肚子上的野田妹,不由得邊想邊皺起了眉。
翻過身去,卻又發現自己的腳也好像怪怪的,讓她不停地開始蹭起腳來。

-好癢...是什麼在咬我...
-這是怎麼回事?難道野田妹真的吃壞肚子了嗎?好痛...
-嗡嗡的是什麼聲音?蚊子嗎?蚊子現在又飛去哪裡...
-這麼說來,野田妹之前煮給大家吃的咖哩好像也是過期的,但是那時明明沒事的...

不絕於耳的飛蚊聲,讓野田妹怎樣都無法再闔上眼,肚子的陣陣絞痛,更是讓她只能捲曲起身子在床上翻來覆去。

-學長...千秋學長。
將視線瞥向收置在布包裡那件被折的整齊地白色襯衫,野田妹彷彿看見了最後浮木地,將襯衫擁在懷裡,用力地吸著襯衫上的氣味。
-是學長的味道...
-嗚...千秋學長...

漫漫的長夜,儘管難熬,千秋學長的味道卻安撫了野田妹的焦躁與疼痛,奇異地支撐著她,度過了無盡的黑暗...
一如這來到歐洲的幾年,無論再怎麼艱辛、再如何低谷,只要想到兩人將來能共同台共演的那天若能到來,野田妹也總能找到繼續往前的力量一般。

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?



巴黎-

「啊?」
還沒踏出三善家,Tania的聲音就公寓裡傳了出來。
「你要買帶回中國當贈禮的伴手禮?」走出公寓的她,對著身旁的人問道。
「嗯。」
「真好啊!考完試的人,就是有輕鬆度日的本事!」
「妳還要留在學校練琴?不回來吃飯嗎?」走在她身旁的雲龍,拎著書包問。
「回來已經很晚了,晚飯請你自己想辦法吧!」
深諳這位固定『飯友』雲龍在想什麼的Tania,直接回應了雲龍的提問。

「我可是明天還有考試要應付的人耶!」
為了要繼續留在巴黎,Tania如今可是非常用心於音樂上的努力,再也不敢成日打混。
「喔...」低低地,被看破手腳的雲龍只得點頭。

仰起頭,看著巴黎的美麗晴空,Tania一想到自己竟然得把時間都花在考試就覺得心煩意亂。
巴黎可是浪漫的花都,在巴黎就該要享受人生、沈溺戀愛,而不是耗在課業裡,要不是因為不想俄國,Tania可絲毫都不想把自己成日給綁在學校裡。

想到這裡,她也不由得嘆了口氣。
「啊~結果無論如何都請快點放榜吧!我好想去看今年的巴黎時裝展喔!」
「哼!沒用啦!沒用啦!反正無論看什麼時裝展,到最後還不是一樣穿著虎皮豹皮斑馬皮...」雲龍實在忍不住要嘀咕。
虎皮豹皮斑馬皮?「說那是什麼話?我今天可是不一樣的!」Tania不干示弱地回嘴
「不一樣?那請問又是什麼紋?」看著Tania身上的斑紋,雲龍帶著笑意反問。
「哼!我不想跟你討論任何有關流行時尚的話題!」竟然被雲龍給看扁的Tania,壞語氣地回嘴。

在兩人你來我往的當口,一個安靜的身影,悄悄地潛進了三善家公寓...



嘟嘟嘟...
嗶...
站在事務機的前方,野田妹一臉漠色地看著地上散了滿地的傳真紙。
是龍太郎、真澄那些昔日桃之丘音大的好友們所傳來的各種賀稿,不是寫著「恭喜」就是勾著讚嘆的詞彙。
面無表情的野田妹,接著伸手開啟答錄功能。

第一通出聲的,竟是弟弟野田佳孝的聲音。
『...老姐,妳真的進行出道演出了嗎?』
『我看到網路上的影音耶!那是正式的音樂會對吧?』
『跟妳同台的那個外國老頭是誰啊?』

接著,是父親野田辰男的聲音。
『啊~要說什麼好呢?小惠就要邁入成為專業鋼琴家的境界了吧?會不會出唱片?』
『對啊!老爸都跟附近鄰居說這件事情了!』一旁的野田佳孝又在一旁嚷嚷地插嘴。
『小惠!』老媽?『妳為什麼不帶著手機?有沒有收到錢?』
『在這種世界性的演出之後,會不會像古賀老師那樣,得到大川市民獎啊?』
『小惠啊...』是奶奶耶?
『小惠能在那麼出色的舞台上彈奏鋼琴,真是太厲害了!奶奶也想親眼看到妳彈琴呢...還有,奶奶也想去巴黎看時裝展耶!就算只有一次也好...』
『嗶...』

彷如洪水般襲來的留言,讓野田妹在措手不及之間,不禁也因為頭昏眼花而搖晃著身軀,終而跪坐在地面。
-古賀先生嗎...



彷彿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再度被迷惘所包圍的野田妹,混沌地不知自己究竟該往何處去。

-爸爸他們一定希望我成為第二個古賀先生吧?回去找Eliza,像她說的那樣,跟Milch再度共演,將邁向職業之路當作下一步的目標...
-還是應該要回到大川?如果選擇現在回去大川,下一步不知道又將變成怎樣的光景...
-如果選擇踏上學校之路呢?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地,然後一直彈琴直到完成音樂院的學業畢業...
-或者...應該要安靜的離開,繼續人生的旅行,尋找我的毛佳毛佳森林呢?
將自己整個人拋向床鋪,趴伏在床上的野田妹,閉上眼睛不斷地被各種前進與後退之間拉扯。
找不到答案的混亂,在無法找出頭緒之前,只有被這股迷惘繼續包圍的份。

耳邊彷彿聽見了古賀先生所做的詞,吟唱著家鄉的美好與溫暖的人情,讓野田妹也跟著不禁思念起家鄉的味道來。



咚咚咚!
咚咚咚!
-咦?那是什麼聲音?

咚咚!
咚咚咚...
不停傳來的聲響,讓好奇的野田妹管不住腳下的步伐,直往聲音發出的方向走去。
咚咚!鏘鏘!喀啦...
鈧鋃~

-到底是什麼聲音?
終於來到那道門前的野田妹,索性用力的推開了房門。
「雅多薇戈?」
蹲在地上的長髮女孩,抬起頭看著突然打開門的野田妹。「啊?對不起!因為鈸掉下來了...」
「不好意思,野小姐...」
「我不是野小姐,我是野田惠...」

總是彷彿身邊縈繞著無名鬼火般,總讓人感受到迷離磁場的雅多薇戈,如今遇上了同樣陷入螢火蟲狀態的野田妹,對眼前的對方既陌生又似乎有些熟悉的兩人,對著彼此相視而笑。

鬼火與螢火蟲,瑩瑩地在三善家發出陣陣交會的詭譎青光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moto81116
  • 喔,頭香> . <
    愛情的力量果然偉大,我好像看見結局離我不遠了

    謝謝你阿,這麼辛苦的爬文
  • 蒲公瑛
  • 喔~~~終於還是寫到這裡了
    希望7/25快點到來~~
    老師快點給千秋和野田妹一個美滿的結局吧~~~~求您了~~~~
  • 悄悄話
  • 小朦
  • hana的補文速度很快
    又到了等132的時候
    還好已是24號了
    呵呵呵~~~~~~~~~~

    幹嗎我有種野田妹跟千秋在132也未能見個面的感覺
    老師要吊我的胃口到何時啊>_<
    我快餓史喇~
  • Hamano
  • 呵…後段-> 鬼火與螢火蟲之墓的相會,真令人莞爾~找到頻率相同的朋友可說是難得又微妙的安心感啊!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