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by:Hana

擾的男女對話聲,一路跟隨著移動的位置而由遠而近地,漸由大廳後方的電梯出口往飯店大廳接近。

「我不過是去買個菸而已!」男人的聲音,以德語傳來,語間顯得帶有些許無奈。
「你不是已經戒菸了嗎?」
強勢又不容許辯駁的女聲,立刻堵上對方的說詞。「你現在應該要動身前往比利時進行下一場公演才對!」
「可是野田妹妹...」
一想到野田妹,Stresemann仍是擔心。
不知去向的野田妹,到底去了哪裡?

縱使心裡也不免擔心,然而Eliza卻口氣強硬地開口。
「不用擔心那些,Oliver會找到她的!」
是這樣嗎?「但是野田妹妹說不定根本沒回巴黎,他要上哪去找?我看我還是去...」
「我看,我是去巴黎一趟好了!」
「不可以!」怎麼可以因為私事耽誤工作?這是Eliza所不能接受的。
認識Stresemann這麼多年以來,怎會不知道他想要趁機開溜的意圖?
「Oliver!」
緊抓住明顯想要開溜的Stresemann,Eliza不由得大叫。


正當兩人處在拉扯不停的狀態時,前方卻傳來一聲陌生的呼喚,打斷了兩人的拉扯。
「Franz!」
咦?
將視線移向來人的Stresemann,表情甚為驚訝。
這不是...


「好久不見!自從那次共演裡來,已經暌違20年了。」
跟Stresemann同樣身著正式西裝的來者,大方地先打了招呼。
「Charles.Auclair?」
這聲不確定的驚呼,出自Stresemann,眼前這個暌違了20年之久的鋼琴家,如今叫人陌生卻又依舊帶有些許熟悉。
「奇怪,不是明明比我還要年輕很多嗎?現在怎麼看起來這麼老...真的老很多耶...」

Franz還是跟那時一樣,是個直來直往的傢伙。
「我現在也還是比你年輕!」
Auclair沒好氣的回應。「倒是你還真是厲害,都沒有什麼改變啊?!」
體態如此、說話態度也是,一樣叫人很容易上火。

「可是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」Charles不是應該在巴黎音樂院教書嗎?
「難道你是特地到英國來見我的?」
對於Stresemann那過度『自我感覺良好』的表現,Auclair還真是只有啞口無言的份。
啊?「我是到這裡來,是因為要擔任音樂比賽的評審。」
「啊?原來為了是音樂比賽?」
Stresemann這下總算是知道,自己與眼前這人,如今為何會在英國重逢了。
而站在一旁的Eliza則立刻點頭,表示確有其事。

「不過,比起這件事...」寒暄之後,Auclair終於將話題帶到自己關切的重點。
「前些天,你似乎跟我的學生,完成了很了不起的事情是吧?」
是說野田妹妹的事?
「關於那件事,真的沒什麼,你不用特地為此而對我道謝...」摸著頭的Stresemann,一臉不以為意思地說。
身為野田妹鋼琴指導的Charles,感謝自己將她帶上世界的音樂舞台也是正常的。
孰知,Auclair卻是立刻對眼前的世界級指揮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誰說要跟你道謝了?」
「我實在是完全無法理解,你為什麼要讓她做那種事?」
「那孩子說不定就只差了最後臨門一腳,或許就可以成為真正鋼琴家的可能了,而你竟然...」
想到這裡,Auclair不由得又嘆氣。

「就算那孩子是那麼喜歡音樂,但她在本質上卻未必是接納這個業界的...」
帶著些微慍惱地,Auclair不悅地扭開頭去。

「那孩子之所以一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其實前進的動能,只是來自於一個小小的夢想。」
「她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完成與心愛的『他』登台共演而已。」
「哪怕對於別人來說,也許那孩子這樣單純的動力,是不足以他人所道的狹隘。但是,對於只是因為喜歡著音樂、喜歡著一個人的她來說,卻是一股彷彿像是新生嬰兒般潔淨而純粹原因,沒有名、不為利,只是為了想要圓滿她那那個小小的夢想而已」。
鏗鏘有力地,Auclair帶著些許心疼的語氣,對眼前這位世界指揮大師說道。

「縱然如此,但在這幾年的學習裡,其實她也得到了改變。」
「這些日子以來,她一點一滴地從古典音樂的學習當中獲得成長,領略到音樂帶給她的歡喜、愉悅,這些學習的點滴。無一不豐富了她那純然因為喜歡而學習的歷程...」
Stresemann如今的所為,不但破壞了這個一路而來的夢想,也攪亂了野田妹的音樂學習生涯。
他這種恣意妄為的做法,簡直比攪亂一池春水還要惱人!

「所以你的意思...是我...」
Auclair的一席話,讓Stresemann的心跳也不由得空跳一拍,眼底出現了不安的情愫。
-難道...

「但是,從之前在日本挖掘了野田妹妹到現在,我當然也感覺到了她如今的成長。」有些不平地,Stresemann連忙為自己辯駁。
「從得知原來你就是她的指導老師那一刻起,我更是對於你的教導感到敬佩,如今的她與當時的野田妹妹相較之下,確實已經不可同日而語。」
「也正是因為這樣,我才會認為『如果可以更上一層樓的話,不也是好事一樁?』我可也是懷抱著這樣的天下父母心的偉大心境,在思考這件事情的!」

-什麼鬼?
-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?
「請問你是哪裡看得出『天下父母心』了?」一聽到Stresemann的回應,讓Auclair不由得立刻尖銳地回應。
「這是『天下父母心』該有的莽撞嗎?」
「是哪裡偉大?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?」
「你認為這種偉大,對她有幫助嗎?」
Stresemann那自稱自己是懷著希望野田妹有所成就的『父母心』,無疑讓Auclair十分斥之以鼻。

對於Auclair那彷彿像是連珠砲一般的斥責,Stresemann幾乎不敢吭聲,畢竟野田妹這幾年的音樂學習確實是他未能掌握的,Auclair的數落確實有他的立場。
只是,Stresemann畢竟多少總是帶著委屈,畢竟他當時可也是出自一片善心!

「但是,那場公演,無疑是場成功又完美的出道演出啊!」對此,Stresemann急急搶白。
「是嗎?那惠現在人失蹤了又怎麼說?」Auclair可沒忽略剛剛聽到他跟Eliza之間拉扯不斷時的對話。

「你那自稱是父母心的作為,請問跟惡魔有什麼兩樣?」
「就算是想要自吹自擂,也要有個限度吧?!」
「搞不清楚野田妹現在的狀況跟學習的情形,就貿然將她帶上舞台是正確的決定嗎?」
-這傢伙的跟惡魔有啥兩樣?不過是抑苗助長而已!

-竟然還敢自稱是懷著『父母心』?
-還真是大言不慚!

「可是...可是最近也很多人打來...」站在Stresemann背後的Eliza忍不住想為Stresemann說句公道話,讓眼前火大的男人可以明白野田妹如今已然聲名大噪。
只是,當Eliza還沒能說完整句話時,Auclair卻已大剌剌地打斷了她的話。
「不,你根本就是惡魔!」
「你只是自顧自的出你的鋒頭而已,根本就沒有考慮到她的未來!」
「完全是在做開倒車的行為!」
縱使對眼前的男人火大至極,Auclair在斥責完之後,卻只能轉過身去,又是大大的嘆了口氣。
-事到如今,說這些又有什麼用?
-事情都已經走到現在這步田地了...
-唉...

「現在說這些也徒然...」算了,去辦住房登記吧...
想著,Auclair轉身走開。

「Charles...」怯怯地,Stresemann低喚住眼前步伐甫踏開的男人。
「那...我現在可以怎麼做?」
一想到自己可能闖了大禍,Stresemann自然想亡羊補牢一番。
轉過身的Auclair卻只是搖頭。
「你什麼都用不著做。」
頓了頓虛臾,他才說出了心中判讀的答案。
「因為我相信那孩子會自己做出決定的。在那一刻到來之前,無論是誰,都只有等待的份。」

只能等待...是嗎?

儘管身後的Eliza忍不住在Auclair離開後,調侃了句『到底誰比較年長』,然而Stresemann卻怎樣也無法維持一貫幽默地回嘴。

-唯一能做的,只剩下等待了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朦
  • 我們唯一能做的, 也只是等待啊~
  • 噗嗤~確實是!(嘆息)

    Hana 於 2009/06/15 16:46 回覆

  • fanny
  • 真的只能等待耶...等待下一期ˋ等待電影拍攝ˋ等待上映...
    ㄚ~~真是漫長的等待ㄚ~~

    素說...hana...妳怎麼都知道劇組ˋ玉木ˋ樹理的各個狀況ㄚ?
  • fanny:
    對啊!等待七月七日!
    我怎麼知道這些人的狀況啊?
    除了高手anita的玉木溫情分享外,
    還有去四處爬各種可能出現訊息的地點,
    看得懂、看不懂的網頁都去爬...

    如果我有水晶球就好了!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02:05 回覆

  • fangxuan
  • 哇哈哈哈~~每次看到這一幕,總覺得好似站在拳擊場上比賽,
    Stresemann 與 Auclair 的戰況呈現一面倒;
    Auclair 一拳揮向 Stresemann,
    而Stresemann 不支倒地、毫無反抗的能力。
    總而言之,就是被一拳K.O.有夠好笑的.......
    怎麼辦,我絲毫不會同情Stresemann 耶,

    是不是很冷血啊~~~~~(被毆!吐血!XD)
  • fang:
    這段很精彩,到時候一定要拍啊!
    可以看得出來這盤面,
    完全是由尤達大師勝出!
    看到總是胡鬧的Milch被『電』,
    讓人也覺得頗有快意~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02:07 回覆

  • Ann
  • 給Hana 拍拍手~~
    無論多忙, 看到有新文章, 總要留言一下~
    因為我知道花心思寫了一篇文章, 卻沒有人留言的心情, 就好像沒有人看過文章一樣~~
    I know how it feels~~XD
    (Just don't know why I suddenly type English~)
    突然發現, 這裡可以讓我練習中文~
    畢竟很久沒用, 還是會生疏...

    今天有好多電影的消息喔~~
    看得我好興奮喔~~
    而且, 感覺他們好像離我很近~ 哈~
    謝謝Hana找到的消息~~
  • Ann:
    謝謝妳來我的小窩練習中文,
    愛打啥就打啥,別客氣啊~
    他們確實離妳很近啊!
    快點飛過去隔壁找他們吧~(喂喂!)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02:08 回覆

  • PITCH
  • 巴黎的思念,野田妹變得好有女人味哦!

  • PITCH:
    那是樹里代言資生堂的彩妝照,
    所以自然粉有女人味啊!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14:45 回覆

  • Hamano
  • 耶!擠進前十名!
    看到"只能等待",我笑了!確實…這也是我們的心聲啊!

    哇…爬文哪,那不就得發揮Search精神, 到各種有可能的地方找消息,
    辛苦了!因為要常常去那麼多地方,可能收集到的不多,
    但若有一點點收穫就會高興萬分吧!(再次感謝熱情的小花們!)
  • Hamano:
    前10名?
    這裡完全不需要『擠』啊?
    又不是其他一天湧現上千人的小花家!
    『大爆發期』之前,
    請每天出現一兩則訊息就好,
    不然很要命啊......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14:47 回覆

  • ablc
  • 老大
    用詞可以再強烈點
    Auclair老師的憤怒可以再強點
    早覺得米魯奇太白目了
  • ablc:
    老大?
    (立刻陷入左顧右盼中)
    哪裡有老大?

    尤達大師確實可以再憤怒一些,
    但他素來也不會太過嚴厲斥責人,
    我覺得這樣已經很不失風度了耶...

    不然他實在應該拎起某人領口,
    狠很賞他一拳!

    Hana 於 2009/06/16 14:50 回覆

  • koala9002112
  • 偉大的Hana!!這幾天我幾乎不眠不修的把你的文章從頭看完了!!為什麼會這麼拼咧!!其實不是我願意的!!而是Hana大大妳的文筆真的是宇宙無匹的好啊~~~(Nodame:天才desu!!!)所以我不能自己的一值閱讀~~不知道台灣有沒有交響的小說版?!如果要有的話,捨Hana其誰呀!!要不要投稿咧!!這種好棒的文筆和內容實在推廣出去!!而且壓~~我不太會看漫畫,很多箇中意義都是看了你的文章才了解的,現在!!我還想看第二次呢!!!真是謝謝Hana。
  • Koala:
    妳就算剛來這,
    也萬萬用不著『不眠不休』啊?
    女人最怕的就是熬夜,
    請千萬不要啊~

    感謝妳不嫌棄這裡的文章,
    這兩天都在處理版面的事情所以沒寫文,
    還要請妳多多見諒,
    非常不好意思!

    歡迎有空常來玩唷!

    Hana 於 2009/06/19 22:0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