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這集彷彿回應了諸多讀者的苦候,老師在好幾個層面都逐漸揭開了後續的發展~

及。開羅-

「老闆!再來一杯跟之前一樣的!」伴隨遞出酒杯的修長手指,來客對著吧台裡的老闆說。
「妳是第一次來這裡玩嗎?小姐?」看著一杯又一杯黃湯下肚的女孩,臉頰已然泛出了薄紅,老闆不由得問道。

接著,便開始問起女孩的家長、從哪裡來到埃及、父母人在何方等。
孰知,這出自於善意的熱切關心,卻立刻引來對方不快。

 「野田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!」
自從來到歐洲之後,總是被人當成小孩,現在連來到埃及也被人當成未成年看待,叫她忍不住忿忿地對著眼前的老闆大嚷。

儘管兇巴巴的野田妹,一點也不像『孤單的善良觀光客』,老闆卻仍關心地問起野田妹的旅遊計畫。

含糊之間,野田妹卻只是回應著自己該要去找千秋,卻跟別人抵達了「終點站」,原本她始終認為與千秋共演才是來到歐洲的終點站,現在整件事情的發展,已經全然失去自己掌握的方向。

這叫人丈二摸不著金剛的話,讓老闆好奇地問,所以眼前這女孩,如今已是要踏上歸途了嗎?

是啊!下一步究竟該往哪去呢?真要就此踏上歸途?



 英國。倫敦-

喧擾的男女對話聲,一路由電梯而跟隨著他們的移動,漸向飯店大廳行來。

「我只是去買個菸而已!」
「你不是已經菸了嗎?」強勢又不容許辯駁的女人,立刻堵上對方的說詞。
「你現在應該要動身前往比利時進行下一場公演才對!」
「可是野田妹妹...」
一想到野田妹,Stresemann仍是擔心。

「Oliver會找到她的!」
「但是野田妹妹說不定根本沒回巴黎,他要上哪去找?我看我還是去...」

正當兩人拉扯不停時,前方卻傳來一聲陌生的呼喚。
「Franz!」
咦?
將視線移向來人的Stresemann,表情甚為驚訝。

「好久不見!自從那次共演裡來,已經暌違20年了。」
這廂的Auclair,大方地先打了招呼。

兩人一陣寒暄之後,Auclair終於將話題帶到自己關切的重點,提及Stresemann與野田妹的共演。

「不用特地對我道謝...」
以為身為野田妹鋼琴指導的Auclair,是要感謝自己將她帶上世界的音樂舞台,Stresemann立刻搖手表示不用客氣。

「誰說要跟你道謝了?我實在是不知道,你為什麼要讓她做那種事!那孩子就只差了一步,或許就可以成為真正鋼琴家了。」

 鏗鏘有力地斥責起眼前這位世界指揮大師的同時,Auclair也向他表明,野田妹雖然是真心的喜歡音樂,但是對於做為鋼琴演奏家一途卻仍然是多有保留的。

過去到現在,她前進的力量只是為了想要完成與千秋共演的夢想,或許對別人來說是不為他人所見的狹隘動力,但對於只是喜歡音樂的她來說,卻是一股不斷往前的重要動力。

而Stresemann的所為,不但破壞了這個一路而來的夢想,也攪亂了野田妹的音樂學習生涯。

對此,Stresemann連忙自稱自己是懷著希望野田妹有所成就的『父母心』。然而這句話,卻讓Auclair更加斥之以鼻。
「你那自稱是父母心的作為,跟惡魔有什麼兩樣?」
搞不清楚野田妹現在的狀況跟學習的情形,就貿然將她帶上舞台,跟惡魔有啥兩樣?不過是抑苗助長而已!



3.jpg義大利。米蘭-

意外接到野田妹電話的千秋,在聽見電話那頭竟是傳來Eliza的聲音時,心情立刻由興奮而轉為理智。

得知野田妹又從英國失去蹤影的千秋,立刻表示自己也要幫忙找找野田妹的下落,尤其Eliza轉述野田妹說自己『再也彈不出來』的話,尤是叫他擔心--
從野田妹失蹤到現在,千秋始終只能在一旁乾著急,不但找人幫不上忙,連趕到英國去也被野田妹擋在休息室外,不願相見。現在竟連人都還沒見上,對方又宣告失蹤...
「言歸正傳,你有工作進來了。」電話那端的Eliza表示,有巴西的樂團要找千秋合作。

心思仍懸念在野田妹身上的千秋,立刻表示希望等到找到野田妹再說,然而Eliza自知野田妹不知何時才能找到,尤其這下若是生死未卜,難道Stresemann跟千秋這兩人,全都得因為野田妹而停擺工作嗎?
「反正你杵在那裡,根本什麼也做不了。就算你再想見他,不也被拒不是嗎?」
帶著淡諷的語氣,Eliza冷峻地提醒。


 埃及。開羅-

背著簡易行李,入住青年旅館的野田妹,很快便與室友美華相熟,兩人相邀共同前往市區購物。

正當兩人邊討論次日行程邊等待電梯時,一個旅人卻意外喊出了野田妹的名字。

「NODAME?」

這名年輕旅人並且告知野田妹,她的鋼琴有多富有情感,如何讓他備受感動,並且說自己已經成了野田妹的音樂擁護者。

看著開羅的天空,野田妹心想,自己是否也該要好好去正面面對音樂了?
「野田妹做到這樣,應該也已經足夠了吧?」
仰起頭,野田妹獨問著頭頂的明月。

 義大利。米蘭-

趁著排練休息空檔,正想叫千秋幫忙的Vieira,卻發現千秋又突然不知去向。

台下的Jean遂對老師表示,千秋整個人還處在恍神狀態,其實什麼忙也幫不上,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。
「算了算了...」
嘴角含笑的Vieira反倒覺得莞爾。
「難得那個心思只會放在音樂跟學習上頭的孩子,竟然也會為情所困,甚至體驗到這種瀕臨崩潰的壓力邊緣...」

跟著笑開的Jean,因為始終沒能從千秋口中問出更多細節,於是忍不住慫恿Vieira以「戀愛之父」的角色好好關切千秋一番,孰知Vieira不但表示自己無法承擔這浪漫多情的名號。
當然,更不需要假裝父親的身份,用什麼動之以情、說之以理的方式,誘導他抒發出心底的壓力。

 才說著,正巧到附近的千秋父親本尊,千秋雅之竟意外現身歌劇院,表示要一起用餐。

(下一期為6月10日)

Lesson130相簿已刪除,索取密碼留言恕不再回應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