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著身旁的空位,面有寂寥的千秋,襯著令人心疼的文字,扉頁上寫著:

倘若等待下去,
是否還能夠一如往昔?
在暮然回首之際,
才驚覺那張熟悉的笑靨,
竟不知是否還能繼續相伴?

好灰色的用字,彷彿透露著野田妹與千秋之間的改變、野田妹與音樂之間的未知,那籠罩淡淡憂鬱的氛圍,真叫人忍不住哀嚎。(請大家上google大神輸入『nodame 129』就可以找到很多現成載點(最黑暗的一集卻立刻有載點,老實說還真是諷刺啊!),

二ノ宮老師,請別再折磨我們啦!!!




 特意前來倫敦觀賞野田妹首演的千秋,因為次日還有舞台劇需進行排練之故,於是決定連夜趕回義大利。

在啟程之前,奧利佛對千秋表示,說不定野田妹會在日後成就不凡的演奏事業。對於這樣的觀點,千秋心有所感的同意,但卻因為隱隱在心中浮現某種兩人已經回不到過去的直覺,而有著難以言喻的不安,流動在心底......

次日,刊登載報紙上的樂評,果然一如預期地對這場演出,投以正反兩面熱烈評論,此番的討論讓連不曾親臨現場的讀者們,也不由得對這場音樂會投以關注。尤其自從Stresemann跟野田妹攜手公演的錄影在電視播放後,事務所更是湧現詢問的電話,樂迷們熱絡的關切,也由四面八方蜂擁而至。

 對於事務所突然能受到這般高度矚目,Eliza自然非常高興,於是也就比照之前的千秋模式,趁著野田妹心神完全恍惚的時候,硬拉著野田妹的手簽名,就使跟事務所締下了簽約的合作關係,然而野田妹卻依舊一副興致缺缺的游離表情,以她那面無表情的恍神對眼前的Eliza表示,自己再也彈不出來了...如今的野田妹,似乎對啥都提不起興致。

而意外獲知野田妹竟然跟Stresemann攜手共同登台的消息,尤達大師卻是複雜多於驚訝,那令人玩味的表情似乎另有內情。另一方面,在電腦的網頁上,也同時能觀賞到野田妹的出道公演--意外得知這訊息的黑木自是深感訝異,更別說是三善家的留學生,諸如雲龍及Frank,甚至遠在日本東京的龍太郎或折扇老師等人了,大家這才終於明白「消失的野田妹」終於去了何方。遠在日本大川的野田家,卻只是看著笑鬧節目,處在嘻嘻哈哈的氣氛裡。

 跟野田妹談起工作的Eliza,正因為野田妹那副不想彈琴的態度,而顯得進退維谷,手機卻突然響起,是千秋。然而,一看到是千秋的來電,野田妹又是一副難以面對的模樣,在放下作響的手機之後,悄悄地離開。

回到義大利參與舞台劇排練的千秋,依舊跟之前野田妹失蹤時同樣,對於自己明明很介意的指揮學習,充滿了心不在焉,眼前這好不容易才能參與歌劇指揮的見習機會,似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。

千秋的異常表現,以及心思只放在手機的模樣,連Vieira老師也覺得狀況不妙,於是以千秋好友自居的Jean,便順勢告訴老師千秋的煩惱,然而呈現「當機」狀態的千秋,根本也管不了Jean是怎樣跟老師說的,他的心思早就留在英國。

事已至此,野田妹與千秋兩人,都出現了讓人擔心的失常表現...

悠閒享受完購物時光而返回住處的Stresemann,因為從Eliza那裡得知野田妹不想再彈琴,並萌生引退的想法而大感意外。孰知野田妹自從那時離開之後,就沒有再返回住處,獨獨留下了那曾響起千秋來電顯示的手機沒隨身帶走。

對此預料意外的失蹤,Stresemann當場慘白了臉。而Eliza則是因為野田妹明明可以利用這個話題,抓住一炮而紅的機會卻說要引退,而忿忿不平。

另一方面,明明心裡應該非常在乎千秋的野田妹,如今似乎已完全不知該要怎樣面對千秋跟自己的未來。

沒有人知道,身上只帶了護照跟錢包的野田妹,究竟去了哪裡,會是回去日本的大川老家,還是其他哪個可能的地點?

這次,真的失去了野田妹的消息......



下期連載為5月25日(《Kiss》第11期)


這究竟是怎樣啊?好暗好黑的一集!
二ノ宮老師究竟是在折磨讀者還是折磨千秋與野田妹?
嗚嗚....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a 的頭像
Hana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