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希望妳能夠得到幸福的心情,是我就算以自己的幸福相抵,也不足為意的。-《茶花女》

收起琴弓的同時,清良輕輕甩著用來壓琴的左手,並轉動著自己的手腕。

愛漂亮的女人,總不忘要多保養自己的手指,好讓纖纖玉指能如蔥玉般修長白潤,然而身為小提琴演奏者,指尖的繭卻是怎樣也甩不去的陪伴。

仔細地將琴收回盒子裡之後,清良才轉過頭看著那個安靜窩在窗邊讀書的男人。

「吃飯了。」
「夠了?」
「不夠,可是餓了。」簡單地回答眼前男人的提問同時,清良邊走到書桌旁,從椅背上抽走自己的外套。
孰知,Wilhelm卻在起身的同時,又從清良手中抽回外套。

正想因為這突來的惡作劇回頭時,總是頑皮的Wilhelm卻已開始鬧著清良,笑著將她的外套展開,儼然貼身僕人模樣地恭敬。
「我的天使,當我在黑夜中仰望妳,彷如一個俗世凡人般地張大出神的眼,只能望著妳揮舞白翅往雲間飛去。」
「我說...Wilhelm啊Wilhelm,為什麼你偏偏是Wilhelm?倘若你依舊不拋棄你的玩性,我可不願意再跟你胡鬧了。」以改編的台詞回應,清良邊搖頭邊穿上外套,一逕往房間門口走去。
笑看清良的哭笑不得表情,Wilhelm卻只是朗笑地拎起外套,大步跟上。「等等,我的Juliet!」

然而清良卻反倒更加快腳步,在惡作劇的逃脫中,沿著迴旋梯往下快步地走。
直到Wilhelm從身後追上她的步伐,將她扣回自己懷裡。
「妳真是無情的Juliet!」

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清良,按著胸口平撫自己的呼吸。
「我...不是Juliet,更不是Violetta
...」
「是,妳一點也不宿命,還自信又驕傲,確實是不像任何一個歷史的悲劇主角。」
「喂!這是在損人還是稱讚人啊?!」斂起笑容,清良不客氣的伸手戳向Wilhelm的胸膛。
「當然是恭維~不信嗎?」
才說完,Wilhelm馬上以行動證明了自己有多衷情於眼前的女子。而不干示弱的清良,也在明豔動人的熱情裡,回應他的炙火。

-獨自在異國生活的日子,其實真的沒有什麼不好,只是...一個人的生活叫『自由』,兩個人的生活叫『甜蜜』,箇中巧妙確實完全不同。
吻著Wilhelm的同時,唇邊隱約含著笑意的清良,不由得在心裡如此做想。



揉著眼睛,剛從夢中醒來的她,含糊地看著站在窗邊,背對著自己講手機的Wilhelm。
只簡單隨意罩上襯衫的他,應該是被手機給吵醒的吧?黑暗中,清良只是靜靜看著他在低聲說話之後,結束了通話。

一轉過身的Wilhelm,被微光中的晶亮眼眸給震住,似乎因為清良的清醒而詫異。
「我還以為不會吵醒妳。」
對於Wilhelm帶著淡淡愧疚的話,清良只是笑著搖頭,臉頰卻依舊埋在枕頭裡,未發一語。
「繼續睡吧!我得回去了,明天一早有個會議。」
點點頭,依舊半趴在床上的清良,沒有說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話,或稍有起身的動作。

倒是坐在床邊著衣的Wilhelm,在穿妥一身的三件式西裝時,又忍不住單膝跪在床上,傾身低頭吻著睡美人的背脊。

原本趴睡的清良,背脊在鬍渣的親吻下,跟著每個吻而發癢,讓清良不由得邊笑邊躲。
「呵呵...不要鬧我啦!你要回去就回去,別害我因為你鬍渣的刺癢而失眠...」抱怨著Wilhelm不懂憐香惜玉的頑皮,絲毫不想起身的清良,只是更往床單裡捲縮起自己的身體。
「妳這女人到底是熱情還是無情?」
將吻如雨地灑印在清良的如絲緞光滑的肩膀上時,Wilhelm不由得也邊嘀咕著。

然而清良卻只是笑著閉起眼睛,看來是疲倦地不想多說話了。
「我並不會追著你跑,可是我會在這裡...」
看似無慾無求的一句話,卻讓Wilhelm的心底悄悄為之悸動。
「跟我走?」彷彿誘拐著小紅帽的壞新野狼,Wilhelm溫柔地問著她,手指還貪婪地玩弄著她的黑色髮瀑。

然而清良卻只是搖頭。
「我今天練琴練的好累,手好痠,真的想睡了...」嘀咕著抗議,清良懶得過問電話的同時,也不想讓彼此佔據對方太多、太深,雖然打從心裡接受了Wilhelm,卻不表示她只想跟他無時無刻膩在一起。
「清良!」
「不要...」

正當Wilhelm因為清良的冷漠而心生不悅時,她卻睜開眼睛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臉。

然後,輕啜了一口他的唇瓣,然後將嘴唇湊到他的耳畔。
輕輕地訴說,清良對著戀人傾訴屬於她的溫柔。「...Wilhelm,我等你。」
無法不被觸動的Weilhelm,狂熱地封緘了那溫暖的嘴唇,耳鬢廝磨之間,又怎捨得就此離去。


因為La Traviate-9的時間相距太遠,請連結http://ihana.pixnet.net/blog/post/24945931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