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著眼前的琴譜,野田妹專心地進行視奏練習。

「這首『Piano concertos No.1 in E minor』(第一號鋼琴協奏曲)是Chopin(蕭邦)在1830年創作的曲子。」看著書本的Stresemann,邊聽著野田妹練彈,邊對她娓娓道來這首曲目背後的故事。

「當時,Chopin想要在自己的音樂生命得到更上乘的成就,於是決定離開自己的家鄉華沙,前往維也納發展。在離開家鄉之前的告別音樂會裡,他彈奏了這首充滿了情感又美麗的曲子。」
「在Chopin寫給友人的信裡,就提及了他對於這首曲子的寄情,是浪漫的、沈靜的,還微微地蘊含著些許憂鬱的氛圍。」
「除此之外,還在有著晶瑩月色的夜晚,那些被彷彿是條皎潔銀線的月亮,給縫製在一起的無數快樂回憶。真是充滿了感情...」
說著,Stresemann闔上原本展在手中的書,轉向眼前的野田妹。
「野田妹妹,妳覺得這首曲子帶給妳的,是什麼的感覺?」



看著黑白相間的琴鍵,野田妹不由得想起過去在日本時,圍繞在千秋以及音樂中的那些生活點滴,千秋沈睡的側臉、千秋走在自己前頭的背影、還有千秋苦悶時的側臉......
「過去的戀情、回憶著所愛的人的夜晚,讓人覺得既快樂又悲傷吧...」想到過去,野田妹的臉色也淡淡濛上了一層惆悵的薄色。
「那些時候,還真是一段天不怕地不怕的時期啊......」
野田妹的語氣帶著誨澀與苦悶,心情也是。

「對啊!我也曾有過那種年少情懷。」站在一旁,已經距離所謂『年少』將近一甲子的stresrmann竟然還能頗有同感地猛點頭。
然而不是很有精神的野田妹卻沒有答腔再多說什麼,只是淡淡點頭後,又把視線垂在鍵盤前。
「最近在學校彈的曲子,跟Chopin的曲子很不一樣啊...」
從Beethoven的無奈無力、Beethoven精疲力竭,到Chopin的浪漫多情、Chopin的快樂回憶,其中的轉變,又何止是多而已...



-月亮啊月亮,為什麼一樣皎潔的銀色,卻在心裡照耀出不同的顏色與光影呢?

-第一次遇見千秋學長的那個夜晚,月亮也是亮晃晃的照在學長英挺的輪廓上,出眾的外表讓人雖然不知道他究竟是誰,卻很難忘記那樣的出色模樣。

-Nina音樂祭那時也是,因為沒有事先練琴而被知名鋼琴家Nina老師給請出教室的野田妹,一個人站在月光下對著從樹葉裡篩落的銀白色月光練琴。

-對了,Milch對野田妹說『現在的野田妹是無法跟千秋在一起』的那席話,似乎也是學園祭的夜晚,那天,野田妹穿戴著蒙哥裝,獨坐月光下。

-啊!還有...野田妹以前總是追逐著千秋學長的背影,他那寬大的肩膀,總是被銀白色的月光給硬生生地削出一條筆直的弧,勾勒的更帶幾分獨特氣息...

-只是月亮似乎從來不曾改變,為什麼如今的野田妹,卻已經有種『過盡千帆』的感覺呢?
想到這裡,野田妹不由得發出一聲嘆氣。



將野田妹的消沈看在眼裡的Stresemann,走到鋼琴邊轉移野田妹的注意力。
「野田妹妹~妳在學校的指導教授是誰呢?」
「是Charles Auclair啦..」沒什麼精神的野田妹,懶懶地說。

-咦?Charles Auclair?
-怎麼會是那傢伙?
一聽到這個熟悉的姓名,Stresemann原本要逗弄野田妹的心情也頓時墜下,取而代之的是他的震驚錯愕。
只可惜野田妹全無心思,否則便會發現Stresemann臉上表情改變的豐富變化。



「哦?是嗎?打電話來說要請假?」
坐在沙發裡打字的同時,耳邊聽著助理的話,讓Auclair狐疑地抬頭。
「是的,但是她在電話裡面有說,下禮拜也無法來上課。」憂心的助教,又繼續說。
「妳之前不是說那孩子不是出了什麼大狀況,那怎麼會就這樣一直請假,也不來上課。」
固然Auclair看著手裡的手提電腦螢幕,心思卻專心地跟助理說話。

不會吧?「那孩子會乖乖來參加考試吧?」助教擔心地問。
「我們之前不是已經說等她考試完之後,就要開始進行參加比賽的訓練嗎?」
「怎麼偏偏是在這麼重要的節骨眼上頭,竟然會出這種事情。」

疑問的數量並不亞於助教的Auclair,卻只是沈浸在自己的沈思裡。
「不過,原因究竟是出在哪裡呢...應該是因為那個原因吧?」
「但是就算真的是因為那樣,但是,為什麼寧願不來上課?究竟為什麼...」儼然在自問自答的Auclair,讓助教的問號更多了,不知道老師究竟想的是哪個『那樣』?什麼『什麼』?

而百思不得其解的混沌,也讓Auclair的表情更為迷惘。
只是,唯一確定的是-這樣下去,持續告假的野田妹,將會直接衝擊原本對她在音樂學習期程上的安排,甚至產生不可預料的變化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fangxuan
  • (灑小花ing、轉圈圈ing)
    終於...終於...L127要隆重豋場啦~~~~

    告訴HANA喔,每次我一看見Stresemann聽見野田妹的指導教授是Auclair時所展現的驚愕表情,都讓我大大地笑了出來,心裡忍不住地想:難道Stresemann的死穴就是Aulair,就像孫悟空遇到唐三藏一樣的感覺嗎?有夠好笑的~~~ XD

    而且這一段Stresemann跟野田妹的相處實在太「麻吉」了,不愧是「嗅味相投」二人組啊~~~XD
  • fang:
    是啊!希望我禮拜一的會議不會開太晚,
    我一直沒忘記突然停載那集,
    我拿著雜誌在雨裡發傻(因為滿心期待又受到高度驚嚇而癡呆)...

    milch跟野田妹本來就很『搭』,
    兩個總可以胡鬧在一起,又對頻,
    可惜各有所愛~(又想亂配對?)

    Hana 於 2009/03/06 10:36 回覆

  • lisa
  • 感覺千秋夫婦都有貴人相助啊~Milch都是兩人的貴人,又分別有Vieira和Auclair老師的厚愛呢 (不過這兩人好像都和Milch有過節*x*)
  • 其實有關『貴人』這問題,
    我也想過耶~(握手)

    當初如果不是知道野田妹傾心於千秋的Stresemann,
    對蒙哥野田妹說了那番話,
    野田妹也不會在鋼琴上急起直追,
    更遑論兩人後來的留學歐洲了。

    而Viieira對千秋而言,
    更是扮演精神支柱的重要性,
    啟蒙了千秋的音樂之後,
    Stresemann將千秋一路提升(此人雖任性又胡來外加好色,千秋卻是他唯一收入門的弟子)~

    好老師,果然很重要!

    Hana 於 2009/03/06 21:37 回覆

  • lisa
  • 呵~我也來握握
    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懂得上進(?)所以大師也高興吧,不過大師都很難搞的樣子…
  • lisa:
    大師是不是都很難搞?
    Vieira其實生性很愛玩跟蒐集玩具,本質就是童心未泯的性格,
    至於Stresemann就更不用說了,胡鬧又幼稚還外加好色~
    對了~~
    差點忘了另外一位大師Auclair,也是整天抱著巧克力跟美食吃的愛吃鬼...Orz

    Hana 於 2009/03/07 02:1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