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by:Hana

田妹?

「野田妹?!當然不在我這裡啊~」被突來的電話搞得莫名其妙的龍太郎,狐疑地回答。

「但是那傢伙現在會在日本嗎?」奇怪,千秋為什麼會打來找人?
『不是,我並不是那個意思,我的意思是說,她有沒有打給你或者跟你說什麼?』電話那頭的千秋急忙澄清。
『我只是...不知道她跑到哪裡去了...』越來越小的尾音,最後消失在含糊的愧疚感當中。

「什麼啊?那根本是失蹤了好不好?!」龍太郎這下可是忍不住地拔高了音量。
「真的假的?」坐在龍太郎身旁的清良,雖然只有聽到關鍵字,拼湊之後也知道是野田妹失蹤了。
「是發生什麼事情了?」
會搞到連人都不見了,肯定不是一般小事吧?

『沒...沒有那麼誇張啦!』龍太郎的嚷嚷,反而讓千秋的答話更顯弱聲。
「野田妹到底是怎麼了?」站在廚房忙碌的峰爸爸,也站在後頭憂心地問著龍太郎。
將話機搶過手的清良,也是一臉憂心忡忡。「千秋,你們是吵架了嗎?是...喂!」
「千秋...他已經把電話掛了。」
沒能得到千秋正面回應之下,電話被掛斷的錯愕,與野田妹竟然失蹤的事件,讓龍太郎與清良兩人頓時只能面面相覷。



接下來,接到國際電話的對象,轉換到了野田妹的老家場景。

「小惠?」難得會接到千秋來電的野田洋子,開心地露出一臉燦笑。
「那孩子啊!連之前的父親節、母親節也都眉梢來隻字片語,更別說是打電話回家了!真是的~」
講到自己那總是跟失蹤一樣沒兩樣女兒,就讓洋子媽媽忍不住搖頭。
-千秋為什麼特地打來?
-該不會是出了什麼狀況吧?
「千秋跟小惠吵架了嗎?」
『沒有。』想到自己的否認似乎太過果斷,千秋趕緊又補了一句話。『只是因為前些日子收到很多海苔,真的非常感謝照顧。還有,之前特地寄到歐洲來的海帶跟白米也非常可口!您真的太費心思了~』

謙恭有禮的應對,讓洋子媽媽又忍不住欣賞起這『未來半子』。
「是嗎?千秋君也真是的~」
「什麼?千秋?」聽到洋子那帶著嬌羞又欣喜的聲音,野田辰男也走到電話旁邊。
「把電話給我啦!」也想跟『半子』說上話的辰男爸爸,雀躍地立刻把話筒接了過去,
先清了清喉嚨之後,辰男爸爸才開口。
「親愛的女婿~一切都還順心嗎?」
「今年如果有放假,一定要回來日本走走唷!」擠在話機旁邊的洋子媽媽,雙手撫著臉,滿是期待地對著電話那端的千秋提出熱情的邀請。

對於電話那頭對自己深有好感的野田父母,只讓為野田妹失蹤而心情混亂的千秋,更加沈默。



「千秋王子!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?!」
這回,竟是真澄主動打國際電話給千秋。

「我跟野田妹可是談天說地的手帕交耶!太過份了,竟然都不來問我!」要不是從清良那裡得知千秋在找野田妹,真澄還真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,怎麼會沒問到自己。
『 啊?是嗎?』
『那,那傢伙有沒有跟你說什麼?』打鐵趁熱的千秋,也在電話那頭立刻追問。

-說什麼啊?其實說了很多耶...
「呃...兩個禮拜前,我們是確實有通過電話啦!不過,要從哪裡開始說起比較好呢...」
「我們聊了日本最近風行於家庭式餐廳的菜色、四字成語、今年很流行的血型占卜...還有戀愛運勢、綜合運勢...喂喂?!喂?怎麼掛斷啦?」沒好氣的真澄,只能對著沒耐心聽他說完就掛斷的電話,暗自嘀咕。



看著結束通話的手機,遍尋不著野田妹的千秋,臉色沈鬱。

-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在哪裡。
-沒去上學、不在家裡,連電話也不開機。
-野田妹,妳這傢伙到底是跑去哪裡了?
幽幽嘆了口氣,千秋疲憊又憂心地掛念著野田妹的去向,卻發現自己竟然處在一種束手無策的狀態,更是倍感苦惱。

「這次...好像狀況很不妙?」
隱身站在牆緣的Jean,遠遠望著兀字出神的千秋,那滿臉的沈思與苦惱,不由得為也為他暗自擔心。

「千秋...」
走回休息室,Jean拿起樂譜翻看。「千秋這次好不容易才得到指揮歌劇合唱的機會,但他現在卻好像遇到了更大的瓶頸...」
「咦?真的出事了?」早就覺得千秋這幾天老是心不在焉的優子,這下更是肯定自己的直覺。看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吧?
「但也不錯啦!那由我來代替他上場吧!看來他是沒心思了~」
拿起樂譜的Jean,邊說邊瀟灑地對優子揮著紙本,獨自往舞台方向走去。

而獨自坐在椅子上的千秋,對於時間的流動,恍若未聞。
對野田妹的掛念,早已讓他遺落一切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梓兒
  • 嗯!早該給千秋大人一個教訓了,誰叫他老是冷淡、逃避野田妹的感情。
  • 梓兒:
    其實我倒覺得這段感情平起平坐耶~
    千秋為野田妹做的其實不輸給野田妹的心意,
    雖然他看似經常不在或遠行,
    卻對野田妹的照顧或鼓勵扮演著積極的行動派,
    甚至也總能在第一時間看出她的不對勁,
    這次野田妹因為亮麗的演出而不安,
    千秋也及時分享了他所提給予的撫慰。

    說真的,
    我反而是認為野田妹嚇到千秋了,
    求婚不該是她以這種心境當成求救出口的方式...

    Hana 於 2009/03/05 00:19 回覆

  • 小朦
  • 當我在漫畫看到這一幕時, 真的替真一著急呢!

    但今日午飯時看到hana這編文章時, 再沒有替他著急的感覺...取而代之,我想說: 真一是活該喇, 一直逃避野田妹對他的感情, 野田妹經常受盡他的"折磨", 今次要千秋嘗嘗牽腸掛肚, 忐忑不安的感覺!!! (嘩哈哈~)
  • 小朦:
    一如我在看LS是挺芽衣那種『不要都說是為了我』的作風,
    在看待這幕場景時,我心疼的是還不夠成熟的處理方式(當然這也是性格特色所在),
    我看到這幕時也是非常緊張,
    因為心也跟著千秋被揪起來啊~

    只能期待故事儘快撥雲見日嚕!^^

    Hana 於 2009/03/05 00:23 回覆

  • 梓兒
  • hana sama
    妳的想法真的很大人的樣子
    或許是我和野田妹很像,所以站在她那一邊。
    她走不出自己的困境,唯一的出口就是她深愛並包容她的人,於是做出讓對方很為難的事。不可否認,千秋大人對野田妹的種種,不遜色於野田妹給他的。只是這兩個可能都太晚熟了吧!不夠坦白。分開一下也好,讓他們靜靜思考兩個人的關係。
  • 梓兒:

    我根本是老人吧?
    觀點這種東西,其實沒有是非對錯的問題,
    只有立足點跟考量點所造成的差異性,
    所以完全不用覺得自己不大人啦~

    就像我看LS也跟別人看的立場感想不同,
    期待的劇情也不是主角究竟跟誰在一起,
    但我還是會每集都看LS的放送,
    這其實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作品的吸引力,

    一如喜愛のだめ的觀眾群裡不也如此,
    一派是音樂人看校園與愛情故事,
    一派是日劇迷對於傑出作品的支持,
    一派是原本就非常喜愛原著的基本盤,
    一派是各家主要演員的支持信眾,
    不同的群眾與觀賞的角度,
    卻都成為作品得到認同的每個構成元件,
    那才是最重要的句號。

    所以對於千秋與野田妹,
    有啥感想都可以說出來分享,
    那是以網路的光纖所延伸的『人心』交會,
    有了交會,才有產生光芒的可能嘛!

    有空常來玩嚕~^_^

    Hana 於 2009/03/05 14:0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