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假?

「對啊!剛剛野田惠有打電話過來辦公室請假了。」視奏的鋼琴老師Derma對著前來教室找野田妹的Louka說。

「啊?生病了?」
Louka對這答案深感意外。真的是這樣嗎?那為什麼那晚會突然消失?
「說是不知道怎麼的不舒服,所以請了病假。不過,細節說真的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就是了...」手撐著臉的Derma說。
「不過應該沒有什麼大礙啦!倒是...你!你原本應該是下一堂的對吧?那就由你直接遞補這堂課吧?現在就開始上課!」
被老師抓住書包的Louka儘管心中千萬個不願,卻只能含淚地在心中喚著野田妹的名字。

好不容易捱到下了課,Louka趕緊衝到系上中庭的Louka,焦急地找尋三善家的學生。

「咦?野田惠因為生病而沒來上課?」Tania對眼前一臉著急的男孩反問。
「是嗎?我也不清楚耶~因為這幾天都沒有見到她人影呀!」
「可是真的很奇怪呀!她都不接我的電話耶!而且昨天她也沒有來上課。」野田惠從來不曾這樣!
「肯定是病得很重!」想到可能病倒在家裡卻沒有人知道,這又讓Louka更加著急了。

「但是她不是已經跟老師們通過電話請假了嗎?應該是不用擔心成這樣吧?」
Frank只覺得眼前的男孩真是大驚小怪。學生請假是常有的事情,不值得這樣大驚小怪吧?

「好啦好啦!我回家的時候,順便繞到她房間看看她不就好了?」看著滿臉擔心的男孩,Tania好心地承諾。
回家的時候?「可是要是野田惠現在已經一個人病倒了怎麼辦?」
一想到野田妹可能因為迫病而獨自躺在床上或地上動彈不得,就讓這年輕的男孩更是暴跳如雷。
-這些人不是野田惠的室友嗎?為什麼就這麼不擔心?
氣憤的Louka心想。

拿著手機的雲龍,在接到電話的同時,走到過去千秋的房間門前,聽著房內的動靜。

「沒有聲音耶~野田惠應該不在家吧?」
『啥?真的嗎?』電話那頭的Tania很是訝異,野田惠不是說請病假嗎?人跑去哪了?
「應該是不在啦!因為我剛剛敲門也沒有人應門,房間裡面也沒有任何聲音。」雲龍將耳朵貼在門上好一會兒之後說。
『難道會跑去長田那裡了嗎?』Tania又問。
拿著手機的雲龍,只得又走回樓上。



端著日清杯麵的長田,卻只是邊吃麵邊對雲龍搖頭。
「我最近根本沒看到野田惠呀!」
「唉唷!我就說那傢伙一定是蹺課跑去玩了啦!」不耐煩的雲龍對著電話那頭的Tania嘟嚷。
「不用擔心啦!反正她會去的地方只有一個。」
挾起麵條的長田看著碗裡的熱煙說。

「野田惠?」
拿著資料的千秋,對著電話搖頭。「她沒在我這裡,而且我現在人在義大利耶!」
『什麼?』這回在電話那頭大喊的人,變成了長田。
『真的嗎?她真的沒有跟真一在一起?奇怪了,那野田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?』頓時也失了頭緒的長田,再也想不到第二個答案。
『可是她已經3天沒有去學校了,真一知道她可能會去哪裡嗎?』長田又問。
「啊?3天?」
本來還覺得為什麼要特地打來找人的千秋,這下總算知道這件事情的非同小可。

-3天?
-那不就是從那天開始的?
腦海中浮現了野田妹披著床單要自己跟她結婚的模樣,千秋的心裡突然湧現出不好的預感。
-難道是因為那件事情?
-可是...

『真是奇怪耶~』
『竟然連真一也不知道她去處,她什麼都沒有跟你說嗎...』
縱使長田關心地繼續詢問,千秋卻早已無心應付。

掛上電話之後,站在窗邊的千秋立刻撥了野田妹的手機。
毫不意外的,手機被轉到語音信箱。
『您好,這是野田惠的語音信箱,有事請留言...』



站在客廳一隅的Eliza與Oliver兩人,看著專注練彈的野田妹,以及站在她身旁協助引導的Stresemann。

「在彈這首曲子啊...」Eliza低低地說。
「這首...是一首連職業鋼琴家也會憧憬能現場彈奏的好曲子耶!」戴著墨鏡的Oliver,有些露出內心傾羨地說。
「喔?是嗎?」對於眼前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,Eliza不知為何地,就是非常介意。
「但是那個孩子,根本就是第一次彈奏這首曲子吧?一禮拜真的可以練到上手嗎?」

Oliver不禁好奇地問著身旁的Eliza,畢竟她跟Stresemann工作以來,怎樣的知名演奏家沒見過。
「如果是職業演奏家,應該沒問題。」Eliza面無表情地回答。
「但是她不是只是個普通學生嗎?怎麼可能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,充分掌握得到曲子裡的真正精髓?」一旁的Oliver又忍不住反問。



憂喜參半間,兩人又將視線拉回坐在鋼琴前的野田妹。

「第三樂章啊...明明是第一次彈奏,卻能掌握到這程度,這孩子的鋼琴掌握能力倒是真的不俗...」
雖然對來歷不明一事非常介意,但Eliza卻也不吝於稱讚眼前的女孩。
「不過,話說回來...我是不是在哪裡曾經見過這孩子?真的很是眼熟,卻想不起來是在何時,究竟是在哪裡啊...」

總覺得一定有答案的Eliza,越看著野田妹的模樣,就越是篤定心裡的答案。
只是,答案究竟在哪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蓉
  • 哇哇:D
    未完待續破200囉
    恭喜哪:)
    Hana辛苦了!!
    上完一天的課又留圖書館好累@@
    剛回來就迫不及待的跑來這裡,沒想到就有新文章耶好開心^^
    心滿意足的看完後感覺精神都恢復了(那是不是該繼續去唸點書XD)
    我想野田妹一定會有驚人的表現啊 感覺是會散發七彩光芒那種(笑)
  • 蓉:
    午安!
    野田妹即將登場,敬請期待!(奉茶~)

    Hana 於 2009/03/04 11:42 回覆

  • sommie
  • 照片上的那一幕,我很喜歡。
    對於兩個人的逃避,我一直搞不太懂。
    我能理解野田妹的想法和自卑。如果心中的期望被別人取代了,任誰都會受不了。
    可是對於千秋,就有點不懂了。他明明是愛野田妹,可是面對野田妹的逃避,他為什麼就不能面對呢?
    我好期待單行本ㄚ!!!
  • sommie:
    這張相擁圖應該算是經典吧?(笑)
    野田妹的逃避,其實要由野田妹去解開,
    一如當初野田妹遇到許多課題的關卡跟學習障礙時,
    千秋能幫助的其實都只是從旁協助或者提示,
    但野田妹也不全都是能夠聽進去的,有時反而會因此憤怒,
    這是每個人的性格差異與狀況處裡的性格不同。

    對千秋來說,
    他一直是不安又希望野田妹是可以更『大人』的面對音樂與學習,
    就像明知道孫Rui是野田妹的罩門,卻依舊是用鼓勵代替保證,
    不去保證自己的感情,卻用音樂與共同的夢想讓兩人更親近、目標一致,
    其實未嘗不是千秋希望正向幫助野田妹的方式。

    再者,千秋自身也有他必須克服的狀態,
    野田妹突然丟出要結婚的爆炸請求,
    其實跟女友突然爆出『我懷孕了』一樣可怕,
    無論要不要承擔、是不是驚喜(驚嚇),
    第一時間的反映絕對都脫不了錯愕,
    這樣突然發生的意料之外情形,
    他會頓時無力招架是正常的(畢竟不是神),
    就像野田妹也明知千秋與孫Rui合作是如此出色,
    卻也很難要自己能客觀冷靜的去面對一樣,
    雙方對於許多事情都還需要更多時間沈澱跟思索。

    期待連載重開的日子到來!

    Hana 於 2009/03/04 11:5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