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獄豈有偉大之處?根本毋須掛齒!

那麼,倘若你能夠賜給我安穩。對我昭示這人世所有真理,我將會說--時間啊!請停止吧!你是如此的美麗。
若真是如此,我將與你締下,死後在地獄任憑你使喚之約...
(Faust台詞,出自Faust)

拿著劇本的千秋與Jean,跟其他工作人員一起站在進行排練的演員排演範圍之外,一邊看劇本的同時也一邊聆聽著演唱。

而身為總監的Vieira也忙碌的跟一旁的工作人員討論著歌曲演唱的表達形式。
有別於一般音樂演出,歌劇指揮通常背負著整齣歌劇成敗的重要角色,對於這樣的綜合藝術呈現平台,歌劇指揮不僅需掌握到音樂的到位呈現,還需要掌握舞台直覺以及美術及視覺的一定學養,才能讓舞台呈現出總體應有的美學。

看著眼前的排練,此刻的千秋專注在音樂的世界裡。



在巴黎的飯店裡,Eliza揚起的怒火,卻遠比地獄之火更加可怕。

「怎麼可以發生節目變更這種事情?!」
雖然已經發出的文宣都會加註以現場公布曲目為準的字眼,但通常不會是像這樣臨時變更。
「你怎麼可以突然說出這麼胡鬧的話!」被告知必須臨時進行變更通知的Eliza,臉色很是陰霾。

然而,喝著人魚果汁的Stresemann,心情可是開朗的很。
「這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吧?」
「只是變動一首曲目而已,加上還有一週才公演,沒什麼好擔心的。」
語氣歡快的Stresemann,又調皮地大力喝了一口杯子裡的人魚果汁。

既然Stresemann都開口要求了,做為事務所員工的Eliza當然會盡力去完成,但是...
「只要你堅持,當然大致上是絕對會配合完成的。可是,就算是這樣...」
但是,一想到胡鬧的Stresemann這回好不容易恢復精神,竟然是因為眼前的女孩,Eliza就更是深感不解。

「為什麼要跟這種小女生合奏鋼琴協奏曲啊?」無法接受為什麼要由眼前這個小女孩來演奏鋼琴協奏曲的Eliza,壓抑不住火氣地嚷嚷。
「真是豈有此理!」

一邊說話的同時,Eliza還用手指不客氣的指著坐在眼前吃著洋芋片的野田妹。在野田妹桌上還擺著吃到一半的Pizza、小蛋糕、甜派,想來根本就是個只會暴飲暴食的女孩。



「唉呀~此理當然有之!」
一派輕鬆的Stresemann
,悠閒的靠在沙發裡,卻認為這是可行的。
「反正這次的公演,也剛好沒有安排獨奏的曲目,這不正是老天的意思嗎?為什麼不乾脆順水推舟呢?」

固然如此,Eliza還是對來歷不明的野田妹非常懷疑。
-這樣的年輕女孩,扛得起世界級音樂巨匠的演奏會嗎?光想到就讓人深感不安!
「一點都不好!」
「這個女孩到底是誰?是何方的人物?亞洲來的嗎?」看著野田妹的黑髮與東方輪廓,Eliza又問。
「這到底是哪裡來的國中生啦!」

眼前的野田妹,只是大口吃著同時放進嘴裡的洋芋片,對於身邊的戰火完全不予理會。

有別於Eliza的震怒,Stresemann倒是調皮地大笑。
「她是One more kiss的野田妹,從日本來到巴黎出差唷!」
「對了!野田妹妹的專長,是鋼琴唷!」心情開朗的Stresemann,還在一旁以唯恐天下不亂的口吻表示。
直到Eliza火大的舉起花器,始終笑鬧的Stresemann才趕緊收斂起胡鬧的本性。
「Non!Non!我開玩笑的啦!!!」

收到喝阻效用的Eliza,總算將花器放回桌面。
「你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有精神?」Eliza可沒忘記,直到幾天之前,眼前的老人可都還一副要死不死的落寞樣。
-無精打采好一陣子的Stresemann,到底是何時回復元氣的?
-難道真的跟這小女孩有關係?
「與其你要這樣亂來,還不如繼續意志消沈到公演前在恢復精神就好了...」真是找碴!這下樂團都得要重練曲目,身為職業指揮家的Stresemann怎麼可能不知道,曲目哪是說換就換的輕鬆!

「唉~戒煙這種事情呢,只要願意努力,還是可以成功的!」
「當然,第一個月可能會覺得自己活在簡直是生不如死的狀態裡,可是,然而最近這2、3天以來,卻有著雲開霧散的清朗!」沒有正面回答Eliza的他,反而娓娓道來戒煙的辛苦,一副彷若新生的陶然模樣。

這胡亂回答的敷衍,果然又讓Eliza舉起了巨大的花瓶,準備朝Stresemann擲去。



「喂!難不成你前一陣子老是病奄奄的,是因為在戒煙的關係?」
覺得內幕似乎不該僅有如此的Eliza此時想的是,大師胡亂搬出的理由應該只是其中之一吧?!

居高臨下的Eliza跟巨大的花瓶,果然讓Stresemann乖乖招認。
「No...No!」開什麼玩笑,那花瓶被砸下來,還要活嗎?
雖然男人應該有尊嚴,但性命可比尊嚴更可貴!

「話是這樣沒錯啦~可是,我想我應該還可以活上一陣子吧?我想要趕快看到...」Stresemann語焉未詳的話,未完地消失。
-他到底想要說什麼?
狐疑的Eliza順著Stresemann的視線望去,卻見他的目光竟是看著那無神吃著零食的野田妹。
-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
-這女孩,又跟他的『活上一陣子』有什麼關係?


帶著淡淡笑容的Stresemann,因為野田妹而似乎又湧出繼續往下走的動力。

溫柔的視線,悄悄地凝視著沈溺在自我沈思裡的野田妹,滿心地期待能夠快點看到這個可愛女孩早日恢復有朝氣的開朗身影。

-我想要趕快看到,這可愛的女孩登場演出的模樣。
-趁我還能感受到美好的樂音,縈繞在我的耳畔之際......
看著野田妹的
Stresemann,幽幽地想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朦
  • hana一口氣寫了幾編novel, 很厲害呢~

    不知不覺Lesson 200了, 多謝hana一直的寫作,我現在已習慣每天到來,你的文章是我的精神食糧呢!

    d=(^o^)=b
  • 小朦:
    謝謝妳的支持唷!(鞠躬鞠躬~)
    我也頗意外這樣儘量維持天天寫的習慣下,
    竟然在老師休載半年期間一路把進度拉近原著了,
    〈未完待續〉迄今已至少二十一萬字的數量,
    比我自己當初寫論文的字數還要多了一倍以上,
    想來實在也是頗恐怖的一件事。

    會繼續努力寫完這個故事,
    也歡迎多多來玩唷~^_^

    Hana 於 2009/03/01 23:20 回覆

  • sommie
  • 加油啊!
  • Sommie:
    謝謝!小的會繼續努力的!(遠目~)

    Hana 於 2009/03/02 23:58 回覆

  • 麻小吉
  • 恭喜HANA大>< 接下來可以期待short Story了XD
  • 麻小吉~
    其實『茶花女』我寫到一半,
    就一直讓清良跟德國人罰站著,
    這幾天都只有寫『未完待續』,
    因為劇情到高峰就只好委屈他們了>_<

    Hana 於 2009/03/03 00:03 回覆

  • mulan
  • 感謝!再感謝!

    每天必看的精神食糧,請繼續努力!
  • mulan:
    謝謝!
    のだめ也是我的重要食糧啊!!!^_^

    Hana 於 2009/03/03 00:04 回覆

  • mitsuho
  • 恭喜hana賀喜hana
    未完待續堂堂邁入200篇
    真的好了不起
    也感謝hana讓我的生活增添了色彩

    最近雖然都沒有留言
    但是每天都有上來看喔

    請繼續好好享受寫作人生吧
  • mitsuho:
    我也覺得真是嚇死人的可怕,
    不過寫東西這種事情,
    有時真的靠的不是時間而是意志。

    有空常來,
    知道妳一直都會,我也會很窩心~^_^

    Hana 於 2009/03/03 00:1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