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訝?這傢伙究竟想說什麼?

「是的...我原本以為,這會是一場誇張而無法掌握到作品意境的演出,誰知道卻讓人被那樣動人的音樂感染了奇妙的愉悅。」
野田妹的視線幽遠地投向千秋陌生的遙遠,語間的話讓人分不清真偽。

野田妹?「誇張的音樂?妳說的是什麼意思?」
對於野田妹語意模糊的說法,千秋反問。
然而重新將視線轉回千秋身上的野田妹,卻又立刻在轉瞬間對千秋報以笑臉,彷彿她剛剛怪異的言語,儼然不曾發生。

「別管那個了,學長。」笑著接過千秋提在手上的外套,野田妹恢復一貫的笑容。
「你一定很累了吧?」
「學長想要先吃飯,還是先洗澡?或者,比較想要先吃野田妹?」
胡亂地鬧著千秋,野田妹邊說還俏皮地閉起了一隻眼,模樣可愛至極。
「咦?」詫異的千秋還無法立刻調整思緒,反倒因為她過於輕快的語氣而沒能立刻接口。「那就...」

沒等先秋回應,野田妹卻立刻提議了另一個答案。

「對了!應該要先開香檳吧?慶祝學長今天的演出可是大大的獲得一致好評呢!我們來開個慰勞派對吧?」
「嘎?慰勞派對?」需要開那種東西嗎?
無視於千秋訝異的反應,野田妹只是推著千秋的背,要他往房間走。
「學長先去洗澡吧!野田妹準備一些下酒菜。」



-今晚的野田妹...好像怪怪的。
-這是怎麼回事?
-她那種反應,以前曾出現過嗎?這樣的行為模式,真叫人感到不安。
-不,就我的記憶裡,她確實不曾是這種反應,真的點也不像我所認識的野田妹。
-總覺得,有點不太對勁,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......
在浴缸裡的千秋,在褮褮上升的熱氣間,疑惑地想。

而此時,穿著圍裙站在流理台前的野田妹,卻一掃剛剛擺在千秋眼前的燦爛笑臉,恢復了今晚的漠色。
她的手靜靜地撕著手裡的佐賀海苔、她的耳也靜靜地聽著海苔被撕裂的銳利聲響。
然後看著海苔片墜落在白色的磁盤裡...
墜落...



「乾杯!」高腳杯的碰撞,伴隨著野田妹的道賀。
「恭喜學長公演成功!恭喜你!」說完,野田妹立刻一鼓作氣地仰頭飲盡杯裡的紅酒。
為什麼要一鼓作氣的喝?「野田妹?妳還好吧?」
-這傢伙會不會喝太猛了點?
-明明酒量就不是很好還老是仗著酒膽...

又一次不回應千秋的問句,野田妹只是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千秋。
「今晚...我可以留下來過夜吧?真一?」
「可...可以啊...」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睡,為什麼還特地問這句?
只是,看著野田妹少見的溫柔眼神,以及沾著紅酒汁液的晶亮唇瓣,千秋竟有些心猿意馬。
-野田妹今天真的好奇怪...

為了轉移話題,也讓眼前突然陷入曖昧的氛圍褪去,千秋趕緊提起了自己次日的工作。

「明天一大早,我就得去義大利了,得去工作一陣子。」
光是這次很難得的有機會同時跟Vieira老師以及Jean合作,已經讓千秋非常期待,尤其此去的工作內容,又是千秋一心嚮往歌劇指揮工作,更是讓他感到雀躍。
「咦?學長又要去義大利了?」聽聞千秋又將遠行的野田妹驚呼。

靠坐在沙發裡,野田妹吃著海苔點心。「野田妹也好想去義大利唷~」
「去義大利可以吃到『奶油培根義大利麵』吧?」一講到義大利,野田妹立刻想到了義大利麵。
「而且,野田妹也想要見見Vieira老師...」雖然當初跟學長一到歐洲就曾去欣賞老師指揮的歌劇,但畢竟不是真實接觸到Vieira本人。

「學長何時要幫我們介紹呢?」



對於野田妹的提問,千秋趕緊草草帶過。
「過陣子再說吧...對了!先別說那些,妳應該也快要考試了吧?」突然想起野田妹的鋼琴,千秋關心地問。
「功課準備的
怎麼樣了?沒問題吧?」
「後來妳的曲目練習都還順利嗎?有沒有認真練?把Beethoven彈完了沒?」
一股腦地丟出問句,千秋看著坐在身旁的野田妹。

「呃...很順利啦!」
不想回應這問題的野田妹,只是撇開視線地回應。
「我的課業,已經不需要學長掛心了啦!」野田妹的課業,野田妹自己會注意,學長為什麼總要對野田妹這麼不放心呢?
想到這裡,野田妹幽幽嘆了一口氣。
「喂!妳那是什麼說話語氣啊?還好意思嘆氣勒!」
-也不想想自己有多讓人掛念,被關心還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。
-難道...

著野田妹轉開的頭跟遊移的視線,千秋的內心突然湧現了負面的預感。

「真的沒有問題的話,就看著我說話!」
伸手扯過野田妹的身子,千秋知道肯定有內情而有些惱怒地說。



「呣嘰呀~」被抓住的野田妹,還想從千秋的桎梏逃開。
「不許把眼睛別開,看著我說話。」
對於千秋的命令,野田妹自知根本難以做到,又不依地想扭開千秋的手。

「野田妹!」
-她果然不太對勁!
「妳到底來我住處做什麼的?這時的妳正應該好好練...」
千秋未竟的話,停頓在野田妹跪在沙發上,整個人欺身擁上他的瞬間。

「學長,你喜歡野田妹嗎?」
將臉靠在千秋肩窩的野田妹,在千秋的耳畔輕聲地問。
「啊?」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omo
  • 接下来有我们想看的一幕吗?强烈要求ing!
  • momo:
    妳這留言真是『一言中的』!
    其實,我從昨晚寫完就開始在想,
    究竟怎樣寫Lesson 196 的尺度跟感覺才好
    (抱頭亂竄)...Orz

    Hana 於 2009/02/23 15:4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