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管中場休息後,重新回到舞台的千秋與Welldo團員所演出的音樂,是由Modest Mussorgsky所譜寫的美麗作品『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』,然而野田妹卻只是無神地坐著。

沒有笑容也沒有聲音的她,就這樣靜靜地坐到這場音樂會結束,不曾再說過半句話。



被這場演出所感動三善家學生們,在散步回家的路上,依舊不忘討論今晚所聆聽的動人音樂-
「真是一場非常精彩的演出!」想到孫Rui的鋼琴,雲龍仍難掩激動的情愫。
「對啊!今天的音樂讓人聽的好開心哦!非常精彩~」立刻出聲贊同的Frank說。
連Tania也忍不住表達自己的同感。「Exciting!」

「我覺得孫Rui的形象好像有些改變耶?」想到當初剛到巴黎的孫Rui,跟今晚看到、聽到的孫Rui所產生的差異,Frank分享著自己的感想。
「對啊!沒想到她竟然會彈奏出這麼明亮活潑的鋼琴,跟她過去的表現形式真的很不一樣。」對於這件事,Tania也留意到了。
「是因為她跟千秋合作的關係吧?因為知道千秋技不如人,所以孫Rui可以毫無壓力的彈奏鋼琴。」
對於千秋始終抱持著某種程度敵意的Luka,邊說還邊「哼」了一聲。
「Luka!你的心機會不會太重啊?」聽到Luka這充滿了個人好惡的評價,連Frank都忍不住立刻跳出來為千秋護航。

難道全天下就只有千秋真一會演奏又會指揮嗎?
「哼!我也要指揮!我看我也來嘗試指揮好了!」想到千秋,Luka就滿腹情緒。
對於Luka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樣,倒讓三善家的學生們感到頭大,這孩子根本不用因為把千秋當成假想敵,而非要輕視千秋到這種程度吧?

「總有一天,我也要跟野田惠同台演出!」充滿鬥志的Luka,興致勃勃地大聲吶喊。
「對吧?野田惠?」
只是,當Luka想要轉頭尋求野田妹的贊同時,卻發現原本安靜走在後方的她,不知何時竟然早已失去了蹤跡。
「咦?野田惠怎麼不見了?」左顧右盼的Luka,著急地尋找著視線所及的路人,卻怎樣都已找尋不到熟悉的背影。

「拜託!我剛剛就發現她不見了。」看著Luka的慌亂,Frank笑開了嘴。野田妹是成年人了,根本不需要擔心她會出什麼狀況的。
「看來你根本不夠注意她嘛!」
連雲龍也忍不住捉狹地對著Luka說。
「野田妹會跑去哪?」大家竟然都不擔心野田妹,更令Luka不得其解。
「你說呢?」

雖然在場的學生們早就知道可能的答案,卻只是有默契地選擇笑而不言。



結束工作之後,獨自開車返家的千秋,思緒萬千。

-今晚的演出,真的很不錯,連我自己也被音樂所感動。
-我很高興能夠誘導孫Rui做出那麼明快而精彩的音樂演出,連背對觀眾的我,都能在指揮的同時,感受到觀眾跟著音樂而逐漸攀升高漲的心緒。老實說,今天晚上真的指揮地非常過癮...
-不過,不知道野田妹是怎樣想的?
-只要一扯到孫Rui,似乎就會讓她立刻陷入焦躁不安的情緒裡,雖然我相信現在的她已經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反應激烈,但...

想到當初在認識野田妹沒多久時,聽完自己在學園祭彈奏Rachmaninov的音樂之後,就跑來哀求的野田妹,連千秋也跟著不安起來。
『野田妹想彈!野田妹也要彈奏的像學長那樣!』
『我也想跟樂團共演...』
-不會吧?現在的野田妹,應該不至於還像過去那樣輕易被打擊,頹喪到那種程度才是...
-但說真的,我卻又希望透過這樣的契機,可以刺激她為音樂而努力...

懷著心思的千秋,終於回到住所,打開了家門。



「啊?學長,你回來了?」
隨意抓起千秋的外衣罩在無袖連身洋裝外的野田妹,因為開門的聲音而回頭。

-野田妹?
「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反折著手肘扣住西裝外套的千秋,一手還提著提包,卻立刻走向眼前的野田妹。
「既然有去聽音樂會,就直接到後台找我,我們一起回家不就好了?」自己先回來的這種見外作為,真的很不像她。
要是以前的野田妹,不是會跑到後台用『千秋的妻子』的身份答謝大家,就是會特意前來跟大家打招呼。
「啊?因為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...」
將外衣套好的野田妹,只是一臉嫻淑地笑。

「今天晚上的音樂會,非常出色唷!」
看著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千秋,野田妹微傾著頭說。
「無論是學長或者孫Rui,都表現的非常到位。」
看著眼前野田妹的笑容、聽著她以恭賀的語氣說話的千秋,心中也跟著放下了剛剛一路憂心的七上八下。
「啊...謝謝。」
-這傢伙...真的不一樣了。

「不過...我很驚訝...」低下頭的野田妹,欲言又止。
驚訝?「咦?」

對於眼前的野田妹突然低頭的支吾其詞,千秋才把心情給放下的鬆懈,又跟著野田妹的話,而在轉瞬間被重新提了起來。


千秋所指揮的『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』,是很棒的音樂組曲,雖然只在兩廳院聽過一次某管弦樂團的現場演奏,卻因為這組作品背後的強烈藝術性與想像向度而印象深刻,可說是非常奇妙的音樂作品。

這組樂曲的創作者Modest Mussorgsky,當初是以十幅畫作為創作主題,組曲的各音樂主題之間,卻又巧妙地以相同卻具差異的音樂元素連接,尤其以畫作入音樂,讓人邊聽著音樂的同時,也彷彿跟著Mussorgsky看完了一場精彩的展覽唷!

我們來聽聽21歲就出道(千秋學長23歲真的不會太老!)的芬蘭指揮家Esa-Pekka Salonen所帶來的局部現場演出樂段吧~這版本好像是跟BBC管弦樂團合作的版本,不很確定,從其中找出兩段貼給大家聽。老規矩,請等紅色跑完再按播放鍵盤,會比較順>_<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