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帶著詭譎的神秘笑容,與野田妹素來給人的無心機感,有種極不相襯的違和感,也讓黑木與Luka都為這笑容感到不安。

「沒關係的。」儘管嘴角帶著揚起的角度,野田妹的眼底卻是叫人摸不清的迷離。
「我相信...千秋學長跟孫Rui一定會帶來感動人心的精彩演出。」
「這跟野田妹想要做的事情,肯定是不一樣的。」
說著,視線始終鎖在正前方舞台方向的她,又用日語補了一句話。

「這首曲子,根本就不適合他們倆個。」

-野田妹?
聽到野田妹竟會說出這樣的話,讓黑木不由得詫異,畢竟雖說野田妹不是他心中的『鈴蘭』,然而會說出這種話的她,卻依舊叫人驚訝。
「野田妹?」黑木有些擔心地以日語喚道。
「不要緊的...」
心神只專注在自我世界裡的野田妹,只是又一次喃喃自語地說。與其說她是回答了黑木的善意關懷,不如說她的心思儼然不曾將心神從即將開始的演出抽離。

而不懂日語的Luka儘管憂心,卻無法瞭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讓席間的野田妹跟黑木兩人的表情都圍繞著奇怪的氛圍。



「上次我曾說:『沒有親身經歷,也能以揣摩產生感動』那句話,對吧?」
站在舞台後台等待舞台進行換場的孫Rui,穿著一襲洋溢著青春氣息的格紋長洋裝,對著站在自己身旁,一身筆挺服裝的千秋說。

將兩手盤在胸前的千秋,視線依舊停在關起的門板上,只是微微點頭。
「話雖如此,我現在卻對即將展開的新體驗,感到興奮又雀躍。」
新的?「什麼意思?」沒頭沒尾的一句話,總算讓千秋好奇地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孫Rui。
只是,孫Rui卻以垂下的目光,立刻迴避了千秋所提出的疑問及眼神。
「這是秘密。」
孫Rui說。

「該上台了。」工作人員的提示,打斷了孫Rui的未竟。
啊?「奇怪,我怎麼突然緊張起來了。」已經好些時日不曾上台表演的孫Rui,不知為何地在聽到要上台的通知時,竟然會感到內心湧出的無名糾結。

沒想到被稱為天才鋼琴少女的孫Rui,竟也會因為即將上台而緊張,倒讓千秋有些訝異。腦海裡,突然浮現的,竟是Stresemann的輪廓...
『走吧!』
『愉快的音樂時間到了!』
總是帶著鼓勵的笑容如此說道的老人,縱使老是一副不正經的模樣,對於音樂卻總是極度真誠地帶著幸福的陶然。
正是那樣正面去面對音樂的態度,讓當年因為不能出國而有著許多煩惱的千秋,從師者的音樂當中,求得了音樂所帶來的救贖。

「孫Rui,我們走吧!」沒有多說什麼的千秋,只是扶著孫Rui的後背,兩人一起走向眼前逐漸開啟的那道門。
「嗯!」
從千秋的手熱所傳遞而出的溫暖,不知為何地竟是輕易撫去孫Rui的不安,也重現了她臉上的燦爛笑容。



當音樂響起,美麗的新世界隨著五線譜的舞蹈,將聽眾拉進了屬於千秋與孫Rui的音樂裡。

前一刻還自信滿滿的野田妹,此時卻因為孫Rui的彈奏,而產生了複雜的感情,她的眼裡除了盈滿了難以置信的心境之外,更多的是出乎意料的訝然。
由千秋與孫Rui所帶來的精彩演出,儘管才進行到第一樂章,卻已然揪住在場觀眾的所有感官,好似魔笛般地對觀眾下了音樂的魔咒。

在感動與讚嘆間,音樂逐漸由第一樂章轉入第二樂章...
看著舞台上的樂團,特意前來取材的古典音樂評論家,佐久間學,也又一次被千秋的音樂所感動-當然有別於過往地,這次更因為孫Rui的參與共演,讓佐久間學對於自己過去守護千秋音樂才能的信念,更洋溢篤定的感慨。

-這不是一場必須展現出高難度演奏技巧的音樂表演,而是直接觸動人心的音樂啊!
-而是具有家庭般活潑又溫馨的音樂呈現...不,更精確來說,這其實是每個人心中的『愛的記號』啊!
看著陶醉於彈奏的孫Rui側影,佐久間學對於這場音樂所帶來的情愫,也跟著她舞動的指尖而不斷地翻飛在五線譜裡。



-像野田妹?
-是嗎?
內心始終以野田妹勾勒這首音樂輪廓的千秋,邊指揮的同時也勾起了唇畔的笑容,活潑又溫暖人心的鋼琴,不正是野田妹的不二寫照嗎?一想到野田妹,千秋的心也跟著流過一道暖流。
-如果今天在台上的,是野田妹...
將視線瞥向孫Rui的千秋,與孫Rui的視線在空中交會,彼此都透過這場合作的契機,領受也交換了同樣追求美好音樂的同輩,對於古典音樂的熱情。

而坐在聽眾席的野田妹,也彷彿看到置身於舞台上,那座平台式鋼琴前的演奏家是自己的光景,而非眼前的孫Rui。
-那與千秋學長相視而笑的,為什麼不是自己,而偏偏是孫Rui......



精彩的音樂演出,果然換來了熱情的掌聲,此起彼落的喝采,更是一聲聲地將「Bravo」傳進了所有演出者的耳裡,這場演出無庸置疑地得到了成功,也擄獲了每個觀眾的肯定。

依照演出慣例,將聽眾獻出的掌聲分享給獨奏者、首席、樂團成員的千秋,臉上也掛著感動的笑容,結束了上半場的演出壓軸曲目。

只是,當孫Rui回到個人休息室之後,卻忍不住坐在化妝鏡前看著自己。
「還是結束了...」緩緩吐出一口氣的她,撫著剛剛千秋執起自己接受掌聲的手指。
「戀愛...雖然讓人感到非常的愉快,但畢竟卻還是讓人覺得有些捨不得呢...」

想到這裡,那倒映在鏡子裡的一雙瞳孔,竟籠罩起了水色的霧氣。

隨著推開門出現在眼前的母親到來,孫Rui伸出手擁抱了自己的母親。
「今天的演出,媽媽聽的非常過癮喔,Rui...」
「討厭...」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心情的孫Ri,只選擇躲進熟悉的擁抱。
「謝謝妳的好音樂。」
母親笑著伸出手撫著女兒的髮時,依舊不忘稱讚。



當上半場的壓軸結束後,聽眾紛紛利用時間起身走動或如廁,三善家的學生們也不例外地吆喝著野田妹。

然而,野田妹卻只是安靜地坐在原位,將十指交握在膝上,不置可否地沈溺在自己的思緒裡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batfish
  • ㄚㄚ~看的心好痛~
  • batfish:
    我也超不喜歡黑暗期,
    幸好劇情也快要豁然開朗了...Orz

    Hana 於 2009/02/22 01:30 回覆

  • momo
  • 千秋在台上想的是野田妹啊!什么时候台上台下的两个人会一起在台上演译他们爱的乐章?我的心也好痛!
  • momo:
    一如二ノ宮老師所說的,
    劇情已經進入高潮階段,
    所以就讓我們一起來倒數3/9的到來吧?!^_^

    Hana 於 2009/02/22 01:31 回覆

  • fangxuan
  • 心有慼慼焉......><
    已經痛太久了,請老師給我們一個痛快吧!別再讓我們繼續痛下去了.......
  • fang:
    接下來應該不會有更『痛』的鋪陳吧?
    若是如此,二ノ宮老師是要折磨讀者還是野田妹與千秋?(泣)
    期待故事到達動人的高點之後,以幸福收場!

    Hana 於 2009/02/22 21:2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