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

「Debussy?」
-Debussy的音樂,野田妹以前不是就已經練過了嗎?
-為什麼突然又要回頭找Debussy?
聽著助教Mary突然的宣布,野田妹一臉狐疑。

「是的,因為要開始為下次的曲目做準備了。」
「而且妳的視譜能力也已經到達一定水平,確實也是該跨出下一步的時候。」
固然助教這麼說,野田妹卻仍覺得突兀不解。

為什麼不把Beethoven練完?
「嘰呀...可是好不容易快要把Beethoven練完了耶...」
「還是,野田妹彈一些給老師聽?」不干心就此中斷這首自己揣摩了許久的曲目,野田妹一心仍想完成Beethoven的曲子。
然而,助教Mary卻對著她搖頭表示拒絕。「不,不用了,如果妳真的想彈奏,去彈給Auclair老師聽吧。」
「妳還是快點開始準備練習Debussy吧!這是老師指定的曲子。」

從助教手裡接過琴譜的野田妹,呆楞楞地看著彷彿會發光的全新琴譜。



「這是首很閃亮的曲子耶...」
-這首曲子,一點都不適合野田妹現在的心情!
-野田妹現在比較想要彈Beethoven啦!
「哪有這種心情啊...」對著琴譜說話的野田妹,還邊說邊嘆起氣來了。

「喂!妳不要對著琴譜自言自語啦!」
-這學生還真是奇怪!實在是受不了...
-不過,那天...

『該準備比賽了。』站在窗邊的Auclair,雙手叉在口袋地回過頭看著助教。
『比賽?』Mary沒想到Auclair竟有著這樣的打算。難道她已經想好野田妹接下來的發展了?
『嗯,下次考試結束之後,就差不多要開始準備進行參加比賽的練習了。』Auclair又說。

窗邊的混沌光影,讓Auclair的臉色有些不明,使得Mary也無法窺探他的想法,只得表示。
-只是...就算Auclair老師已經做了那樣的決定,但是野田惠本人做好準備了嗎?

將心神拉回教室的Mary,看著整個人完全呈現游魂狀態的野田妹,雖然指尖壓著黑白相間的方塊,眼神卻飄忽地不知去向,更別說那坐沒坐相的駝背姿態,簡直醜怪到不像話。



雙手掬起馬克杯的孫Rui,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坐在面前的男人。

「這首曲子,非常『野田惠』吧?」

「咦?」
沒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一語道中的千秋,有些來不及掩飾的錯愕閃過眼底。
「Ravel的音樂。」孫Rui又說。
「可愛的、頑皮的、亂來的...恣意又忘我地在音樂的世界裡自在的,舞動又跳躍。」
想到被眼前的千秋所欣賞、介意的野田妹,孫Rui的心情不由得暗自跟著起了小小的波瀾。

「固然我對於野田惠的事情並不是很清楚,但是在這樣的音樂情境裡,我卻彷彿能夠摸索到那將她撫養長大的氛圍。」

看著把頭轉開的孫Rui,千秋倒是疑惑她究竟是想要表達什麼?
「無論是『過著普通的生活、就讀普通學校、學習普通課題,有事沒事就跟朋友跑出去一起玩樂,甚至是戀愛』,都是我不曾體驗過的事情...」
「或許在別人眼中,這些都是稀鬆平常的事情,可是我還是想要去嘗試看看這些事情...尤其,在我聽過野田惠所彈奏的鋼琴之後,就愈發是如此了。」
一字一句地講述著自己對於野田妹的感覺,孫Rui喃喃不絕地說。

「我並不是自己一個人的,在我的見聞當中,那些經歷還真是讓我非常羨慕。而且跟我過去所感受的生活,確實不太相同」把手撐在下巴,孫又對著眼前的千秋說。
沒想到...竟然會存在這種『對生活完全沒經驗』的人。
「不過在某種意義上,我還是要感激野田惠。」

或許說來有些怪異,然而視線飄向窗外的孫Rui,卻是真心地這麼說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