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 

情願寄宿在你的心裡,因為那樣,我便再也無須顧忌於這個這個世界。-茶花女》

和熙的陽光,大剌剌地漫射在站在窗邊的她身上。

居高臨下的視線,停駐窗外美麗的街道輪廓,素雅的石砌建築、噴泉、廣場,在白鴿飛起的光影耀動間,忽明忽暗地彷彿竄過幾個嬉鬧的白翅天使。
「這麼專心?」
將視線移回的清良,回著頭直視著出現在眼前的他。
「你不覺得很美嗎?」
「很美,美的像精靈一樣。」笑著伸手揉揉清良的髮,Wilhelm似是而非地說著自己的話。
「我在說街道,你正經點行不行啊?」瞪視了Wilhelm一眼,清良說。
「我很認真。」
「明明就不是。」刻意閃避Wilhelm那坦蕩的表示,清良於是轉身下樓,離開那團讓人不安的火。

-說真的,Wilhelm不是不好,他的熱情與開朗,雖然總是帶著調侃人般的嬉鬧,卻又總讓人無法閃避他炯炯有神地眼神後,所傳遞出來的認真...
-但愛情,一點也不是自己來到德國的目的。
懷著心思的清良,邊想著究竟該怎樣面對Wilhelm的追求,腳步還邊踏著石階往下走。

「別走這麼快,視線不好。」跟在清良身後的Wilhelm,笑著提醒那把『逃走』放在表情上的清良,嘴角淡淡地抿著笑意。
「我可...」
才轉頭正想跟Wilhelm說不用擔心,清良卻閃神地踩空了一步。
「啊!」重心不穩地整個人往後倒下的同時,Wilhelm趕緊跨步拎住她。「小心點!我剛不是才說城堡的石階不好走嗎?」
對於Wilhelm的指責,被護在懷裡的清良,也只能點頭表示同意。「我有注意。」
然而,她的辯駁顯然並不被Wilhelm所接受,於是那溫熱的大手始終不曾再放開清良,直到牽著她回到地面層。



熱燙著臉頰的靦腆,讓人很難漠視這樣的感受。「我不會再跌倒了啦!」簡直把人當小孩嘛!真是的!
「嗯。」
出乎意料地,Wilhelm雖然點頭,卻只是牽著她像認識很久的兩人般,十指交握地悠閒散步。
「雖然這個城市的玩具也非常有名,不過...對我而言,Dürer的魅力更大。」
對於Wilhelm的話,清良笑了。「因為你是學藝術的緣故吧?」
Dern跟妳說的?」帶著幾分詫異的神情,Wilhelm笑著問眼前的她。
「嗯。」
Wilhelm先是點頭,才娓娓道來關於自己的點滴。

「我祖父是個貴族,所以家裡對我一直都是抱以
從商的觀念養成,父親為了讓我接手家族產業,也從小就讓我念貴族學校、培養跟出入各種上流社會的場合...從音樂到哲學、騎馬到劍術,就像一件一件事先為我訂製好的衣服,只等著我在一天天成長的過程,套上一件件他們所期待的裝束。」
「可是,我真正傾心的是藝術,我喜歡畫圖也喜歡欣賞美麗的作品,雖然並不討厭踏上父親的職業,可是我並不想為他而活...因為這樣,不但跟我父親關係惡化,我還曾經鬧過離家出走。」
彷彿講著別人的故事,靠坐在石橋畔的Wilhelm,直視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清良說道。說話的同時,他的手始終跟清良的手互相交握著。
「真的?」這麼看來玩世不恭的他,竟然也有這面?
「對啊!後來還是我父親找到我的。

「結果你的離家出走哪去了?」

「妳說呢?」笑而不答的Wilhelm,目光盈盈地要清良猜猜看他心裡的答案。
「我不知道。」
雖然明知道答案肯定就是『Nürnberg』,然而清良卻不願意親口說出答案。
不知是因為怎樣的原因使然,但清良卻能清楚地知道,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,今天之所以帶著自己來到這裡,肯定就是有某種鍊結的緣故。

「妳那是什麼表情啊?我知道妳明明知道答案。」笑著輕捏她的臉頰,Wilhelm緩緩點頭。
清良笑著不願回答,反而讓Wilhelm捉狹地更不願意放過她,索性將清良整個人拉進懷裡,箝制地不讓她逃開,然後將她上半身摟近眼前。
「妳覺得...」
「是Nürnberg!」完全明白了眼前男人的企圖,清良這下立刻將答案拋了出來,以保全自己能夠全身而退。
「妳確定?」

-難道不是?
心中沒有第二個答案的清良,只能直勾勾又帶著薔薇色的惱怒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進退維谷的她,這才明白自己根本無路可退,也無法從他的禁錮中逃脫。

「我就知道。」
說完這句話,Wilhelm彷彿早已決定地,只是貫徹他早已決定的行動,吻上他早想掠奪的唇。
-我就知道妳的熱情,絕對超脫了山茶花的芬芳,妳是帶刺的薔薇、妳是高傲的火鶴、妳是我最與眾不同的...
-三木清良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