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想到佐久間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,讓千秋頓時感到愕然。

-不需要把話題扯到我身上吧?
坐在孫Rui身旁的千秋,對佐久間擲了一個白眼過去,顯然很是不以為然。
然而佐久間卻只是笑著繼續問下去。
「是因為妳跟千秋曾經同台登場過一次的緣故嗎?」

「當然,而且他確實非常有才能。」
過頭對千秋瞥上一眼,帶著笑容的孫Rui,才對著佐久間回答。
「我也有一段時間,重新審視過自己...在之前,我與許多國際級大師的合作當中,也得到了非常多的學習機會。但我其實知道,自己多少有一、兩分的成分,是在逞強、膨脹的情難自己。」
「所以,現在我想要嘗試跟自己同齡的音樂人合作看看。」
說完自己對於這次合作的想法之後,孫Rui又笑著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千秋。

-孫Rui她...
-怎麼不乾脆說,千秋是個帥哥,或者是她非常的欣賞千秋?那樣的答案,可將會讓人感到非常莞爾。
看著孫Rui對著千秋綻開的笑容,在場的河野與佐久間腦海裡,幾乎同時閃過這樣的想法。



「千秋,你的想法呢?」
覺得似乎開始有趣的佐久間,接著便將問題轉向一旁的男主角。
「對於『被孫Rui點名』這件事情,你有怎樣的感覺?」
點名?「我當然覺得非常光榮。」一臉審慎的千秋,連回答的內容也顯得非常謹慎。

「前一陣子突然代替身體不適的Stresemann去進行幾場指揮,所以幾乎是自顧不暇的因為工作而忙碌。」想到自己老是要幫會突然搞失蹤、偷偷出國的老師去代班工作,千秋還真是有些無力。
「不過,對於這場共演,我會認真做好萬全準備,好回應孫Rui在音樂上的期待。」
對於工作,千秋的自我要求素來嚴謹,這次有機會跟同世代的鋼琴家共同演出,千秋當然也想呈現出最好的音樂。

聽到千秋也是這麼為音樂而努力,孫Rui也跟著開心了起來。



現在我也有比較充裕的時間練習,更能充分排練...這真的很讓人開心呢!」
側過頭與與千秋四目交會的孫Rui,顧不得千秋是不是還沒說完,很是雀躍地笑著回應千秋。「以前演出的時候,有時只有一次排練跟最後一次的彩排就得上台演奏了,總讓人覺得不太過癮,但這次真的很不一樣...」

「在選取方面呢?這次挑選了Ravel的音樂,其實有些出人意料。」這樣多彩活潑的鋼琴,倒是佐久間第一次看孫Rui挑上這樣曲風的音樂。
「哈哈?會嗎?我在美國長大、在巴黎留學,所以想把這首曲子送給音樂也很『法國』的巴黎樂迷們。」畢竟,只要一到法國的音樂,誰能不想到Ravel呢?
「Ravel曾經對這首曲目說過一句名言:『師法Mozart的精神』,而這句話深深的感動了我,這句話真的非常有意思。」說起挑選這首曲子的原因,孫Rui也娓娓道來自己當初選擇的初衷。

-師法Mozart啊...
-看來她在紐約所遭受的批評,間接反而使她成長進步了。
-不過...那種沒有詩意的批評,我個人倒是真的不太欣賞...
聽著孫Rui的話,一旁的千秋如此做想。



好不容易結束了採訪,肚子早就餓的飢腸轆轆地孫Rui,可憐兮兮的看著跟自己一起走出大樓的千秋。
「啊~我肚子好餓喔!千秋,陪我去吃飯,咖啡廳就好了嘛~」帶著小可憐的口吻,孫Rui愛嬌地哀求。
「妳怎麼老是吃外食?」
「唉唷,那是因為我的廚藝不好嘛...」
「這點我倒是很同意...」跨開腳步往前移去的千秋,邊走邊點頭。
「所以...」

看著漸行漸遠的兩人背影,以及孫Rui搭在千手肘後的手,站在大樓外的河野與佐久間靜靜地看著背影由清晰到消失。
「那兩個人果然很可疑。」
放下手裡的相機,河野的目光銳利地彷彿嗜血的鯊魚般,虎視眈眈地嗅著可能造成樂壇新八卦的意外漏網新聞。

「我就跟妳說這不是狗仔隊在跟蹤藝人偷拍八卦的跟拍了,妳還真是認真在這種奇怪的事情上啊?」
對於河野一副『其中必然有蹊蹺』的模樣,佐久間很是受不了。
「而且千秋早就有女朋友了!他當初在法國進行出道公演時,他女友還有去後台,散場時我還有在後台看到她。」

在佐久間的記憶裡,那是個可愛又端莊的短髮女孩,看來就渾身充滿氣質的女朋友,那女孩總是會帶著嫻熟的甜美微笑,可人地陪伴在千秋身旁


「咦?千秋有女朋友?」
想到佐久間竟然有這種八卦,河野立刻也不掩好奇地問。

「真的啦!那個短髮的女孩子,好像還在後台昏倒了,我跟千秋的舅舅他們那時一起去休息室找千秋,結果他正在照顧他女友...」
「真無趣。」悻悻地收起相機,河野原本失去光彩的眼神卻又劃過一抹光亮。
「不過...正派的指揮,沒幾個吧?」
「妳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耶?走啦!去歌劇院吧!好不容易有機會到巴黎來取材,當然要來個『夢色。歌劇』...」
一想到巴黎的各種美好,佐久間的心情也不由得越是熱切。

至於那些屬於音樂以外的八卦,就留給巷弄去流傳吧!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活在當下
  • 版主你好!
    小的一直是在潛水
    最近看到版主更新
    實在太感動
    謝謝版主!

    可是最後一段
    Rui的位置不是野田妹嗎?
    難道Rui想取代???
  • 嗨嗨~新朋友(握手握手)

    看到你浮上來留言,
    真是讓小的感動萬分啊~@@

    最後一段是在講漫畫裡的劇情,
    野田妹跟千秋在休息室神秘地共處,
    當大家敲門時,卻發現野田妹可疑地昏倒...
    而千秋衣衫不整。

    Hana 於 2009/02/10 15:18 回覆

  • fangxuan
  • 哇!終於進入最黑暗的時期了!!
    讓我一邊看著,一邊在大聲呼喊~~「千秋學長,劈腿是會遭天譴的~~」><
    真希望3月11日趕快來到,給千秋王子一個大大震驚+飆汗吧!!

    震驚:野田妹的琴藝以超乎之前的想像與了解;
    飆汗:移情別戀是會被亂刀砍死的~~(我相信千秋王子內心一定有動搖過...)

    守身如玉是必要~~
    劈腿亂愛遭雷劈~~

    慎記!慎記!
  • fang:

    千秋學長不會批腿啦~
    放心放心!
    他在孫Rui身上怦然心動的,
    是對野田妹的鏡射,
    而並非對於孫Rui本人的傾心。^_^

    Hana 於 2009/02/11 00:54 回覆

  • lisa
  • 我想看後台的千秋和野田…
  • Lisa:
    妳說千秋出道那場啊?
    我記得我好像沒寫那段?
    還是我精神恍惚了?啊哈~

    Hana 於 2009/02/11 00:57 回覆

  • fangxuan
  • 哇!!我先連三震驚!!
    1.打錯字:「已超乎...」才對。
    2.日期錯:應是「3月10日」。
    3.HAHA的手指被劍山所傷。請保重珍貴的手指頭...

    果真震驚啊!!

    PS:其實我在漫畫中有發現,千秋王子對孫Rui的心態有點改變,可能是孫Rui那時披著野田妹的外衣(因為輕快、愉悅、閃閃發光的演奏所致),所以讓千秋王子一時閃了神......
    所以,大家要嚴重呼籲千秋王子,「劈腿會被雷打死!!」,請千秋王子謹慎!!

  • fang:
    是的,如妳所說,
    確實是因為孫Rui詮釋共演曲目的方式,
    恰巧與千秋所熟悉的野田妹近似,
    加上千秋在內心其實也或許期待著兩人的共演,
    (之前他便曾跟野田妹說過,兩人要為一起共演努力,表示他其實也是把此事惦記在心裡的~)
    他還是很專情的啦,哈哈!

    另,手還好,今天只是稍微刺到,
    冒幾滴血珠就沒事了,
    非常感謝關心ㄋㄟ~來親一個吧!
    (別逃啊~~~)

    Hana 於 2009/02/11 01:02 回覆

  • lisa
  • 看千秋照顧如何野田的?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