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正的愛情,往往會使人變得美好,無論激起這股愛情漣漪的,是怎樣的對象。-《茶花女》

放下手中的餐刀之後,Dern又舉起酒杯飲上了一口。
「清良,妳怎麼會跟Wilhelm認識?」
對於老師的疑惑,清良立刻搖頭回應。「老師誤會了,我並不認識他。」

Violetta,妳怎麼能這樣對我?
Violetta?」William的話,讓Dern更覺疑惑。
「不准叫我Violetta,我不是那種交際花。
「妳是我的Violetta,當然不是交際花。」執起清良的手腕,Wilhelm殷勤地親吻她的手背。

然而清良卻在這個吻結束之後,笑著立刻把手抽回。
「我想我似乎是該告退了,老師的朋友看來是喝醉了。」帶著挑釁的口吻,清良不回應眼前男人半分熱情地說。
然而個性較為拘謹的Dern,反應卻再一次出乎清良的意料之外。「你們認識很久了?」
「沒有。」
氣惱的清良,瞪視著眼前的男人。
「是沒有很久,只有一段時間而已。」Wilhelm火上加油的話,帶著招供的語氣。

-這人是無賴嗎?
-怎麼老是能這樣自說自話,不論怎樣拒絕他都還是不為所動。
撩過頭髮的清良,不由得低頭嘆了口氣。



然而當三個人一起離開餐廳時,Wilhelm卻主動地為由侍者手裡接過外套,幫清良披上。
「謝謝...」攏攏外套,清良只是淡淡點頭道謝。
「老師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
「讓Wilhelm一併送妳回去吧?」雖然才九點多,一個人提著琴走來走去總是不方便。
老師的好意,清良笑著領受。「不會。」
客套的謝過Wilhelm時,清良刻意避開他那似乎帶著莞爾的深沈眼神,只想快快逃離這個帶著危險的男人。

直到對著夜風吐出一口長長的氣,清良才發現自己竟是緊繃了整個晚上。
「啊...真是好笑...不過是個陌生人,為什麼讓人這麼放不下心?」
「練習、練習,小提琴比較重要~」喃喃地以日文自言自語,清良邊扭著頭轉動邊走在街道上。
「拉拉拉...達達...」
哼著練習的曲目,腦海還回想著老師的叮嚀。



「...拉拉拉...」
「...拉拉拉...」幾乎同時地,另一個聲音竟跟她哼著相同的旋律。
震驚的清良不禁停下腳步,抱著懷裡的小提琴回頭。

「你?」他不是送老師回去了嗎?
「怎麼可以讓妳自己回家?我請司機開車送Dern回去了,妳不用擔心。也幸好妳腳程不快,我還追得上。」
「為什麼?」忍不住開口的清良,實在止不住自己內心的好奇。

不過是一面之緣的相遇,有什麼值得他這樣追逐?

「為什麼?」彷彿清良的疑惑,之於他而言,一點也不足以被視為問題,套著黑色長大衣的Wilhelm只是反問。
「為什麼要有『為什麼』?我只是想陪妳一起走路回家,清良。」
這回,Wilhelm沒再開玩笑地胡鬧或搶過她的提琴,只是笑著邁開腳步往前。
「走吧!妳不是回去還要練琴嗎?」
「呃?哦...」
被奇怪的感覺所包圍的清良,來不及細想,只能點頭跟上。



「Wilhelm是學藝術的
,我跟他因為工作上的往來已經認識很多年。」
站在窗邊喝茶的Dern,對著正在幫忙整理樂譜的清良說。

-那個人是學藝術的?
-老師怎麼會跟學藝術的會有工作往來?老師之前不是在柏林愛樂擔任首席嗎?奇怪。
-不過這也難怪Dern老師跟他一副很熟的樣子,原來兩人早就認識...

只想撇清關係的清良,對於老師的話,訕訕地沒有激起什麼反應。
「我跟那個人不太熟。」
「其實Wilhelm
人不錯,雖然是大妳有一些歲數,但對音樂也頗有涉獵,有機會認識這樣的朋友,對妳在音樂跟見聞上都會幫助不少。」
「哦。」不以為意的清良,只是低頭繼續整理資料,對Wilhelm這話題顯然並不太感興趣。
「妳好像差不多該回去了。」從窗邊走過來的Dern說。
「現在?」看看手錶,清良的表情很是狐疑。
才下午三點多,這種時間根本一點也不到老師口中的『該回去』的時間吧?

然而Dern卻笑著往自己的研究室走去,不再多說。



直到助理辦公室的門被打開,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,才讓清良明白了老師的話中有話。

---------------
La Traviata-4 http://ihana.pixnet.net/blog/post/24280979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