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16.jpg by:Hana

是漂浮在星海裡浮沈的月亮般,靠在雲朵間依偎著柔軟,舒服地叫人不想睜開眼睛。

「喂?」
-好吵,為什麼一直叫個不停?
-真一...

終於開啟眼簾的野田妹,一發現自己竟然是躺在熟悉的襯衫懷抱裡,就意識到自己八成是因為仰頭太久而頭暈腦漲。
「不好意思,真一...」
邊說話的同時,順著襯衫一路往上看去,野田妹這才發現了另一件事。
「嘰呀啵嗯!真一!」

眼前的男人,竟然是『老真一』而不是『小真一』!
再看看周圍的環境,野田妹這下才終於確定自己真的回到巴黎了。

「妳這傢伙,怎麼這麼不小心?」看到野田妹轉醒,千秋七上八下的心情頓時也落地,劈頭就先對她念了起來。
「嗯...」把上半身繼續靠在千秋的懷裡,野田妹只是笑著閉起眼睛,把手環著他的腰際,聽著千秋的心跳,那聲音彷彿像是節拍器地讓人安心,規律的跳動。
察覺野田妹這怪異的安靜,反倒讓千秋又開始擔心。「額頭還很痛嗎?」

「嗯...頭有點暈...」
「要不要去看醫生?」對著賴在自己懷裡的野田妹,千秋又憂心地問。
「真一不要一直動,讓我好好休息,我好累...」
「妳也才昏倒不到十分鐘,有什麼累?妳這傢伙實在...」
雖然覺得不太對勁,但野田妹臉上的疲憊卻一點也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,反倒有幾分安心的味道。

靠坐在紅色的沙發裡,千秋的手順著野田妹的依靠將她擁近身,好讓野田妹能好好休息。
「不要亂動啦...」
「好~」這傢伙沒事吧?真是奇怪...看著始終閉著眼睛的野田妹,千秋內心的狐疑只能等她醒來再說了。



學長的味道...

拿了冰毛巾走回客廳的千秋,把擰濕的毛巾放在躺在沙發上的野田妹額頭上。
「嗯...」轉醒的野田妹,第一眼就看看見那張近在咫尺的稚嫩臉龐。
「妳還好吧?」
伸手搭在千秋放在毛巾的手上,野田妹對著他點頭。

「小惠?」
「真一,千萬不可以放棄你的音樂夢想,遲早有一天,歐洲會回到你的生命轉盤裡的。」
「妳摔到頭了嗎?」
覺得野田妹說話莫名其妙的千秋,對這突如其來的話而覺得不太舒服,怎麼一副好像要道別似的交代?
「妳要走了?」還來不及把武藏野的懷疑給證實的千秋,沒想到野田妹竟然還真的點頭。
「去哪?」
「回家,有人在等我。」深怕當睡意褪去,就又無法回到巴黎的野田妹,簡短的道別。

千秋的童年,已經有了一個不告而別的父親,不應該再擁有更多不告而別的不好回憶了。
「真一,你要記得讓自己開心,雖然音樂很重要,只有音樂卻不會讓你快樂的。」抬起手,野田妹撫過千秋似懂非懂的臉龐,清秀的輪廓儘管還有幾分孩子氣,那英挺的五官卻依舊叫人怦然心動。
「小惠,妳不要突然說這...」
野田妹印上的嘴唇,溫熱而柔軟,那不想再讓千秋往下說的意圖,在她的吻裡已經夠讓千秋了然於心。
生澀又帶著笨拙的回吻,原本坐在沙發外緣的千秋,彎下腰接手了這個吻的主導權,內心那股帶著不甘願又莫可奈何的心情,脫疆地讓他不想去深入面對。

結束這個吻的,依舊是始作俑者。「幫我倒杯水,口好渴...」
當千秋起身往廚房走去時,野田妹也隨即閉上了眼睛......



好香...

-那是什麼味道?
-是咖哩?學長今天做咖哩飯嗎?
-野田妹肚子好像也餓了...為什麼才幾分鐘的時間,卻像做了一場好長好長的旅行?

突然從背後摟在自己腰際的手,牽制了千秋的行動。
「喂喂喂!妳不要干擾我做菜。」
「真一真一真一~」幸福地把臉貼在千秋的背後,野田妹開心又感動地陶醉在重新回到戀人身邊的滿足。
「變態啊!」
「呵呵~」無視於千秋的責罵,野田妹依舊一臉的笑。

是晚,當野田妹臨睡前,本來疲憊地闔上眼的她,卻又突然睜開眼睛,把身體窩到千秋身旁。「真一?」
「怎樣?」睡意漸濃的千秋,連睜開眼睛都懶,只是隨口應聲。
「為什麼會喜歡同性的男人,都會喜歡你?」
「我不回答這種變態問題,妳這傢伙快睡好不好?我明天還要工作...」
「可是我記得征子媽媽說過,你國中的時候也有遇到像高橋那樣很喜歡你的人。」
「那是另一種變態...」
「為什麼?」

被野田妹纏著問的千秋,完全不想繼續這個無聊的話題。
「真一,為什麼嘛?」
忍不住伸手扣住野田妹脖子的千秋,這下可是鄭重警告了。
「痛痛痛...」
「早就沒聯絡了,誰會記得啊!」
大聲的咆哮完,千秋就轉過身睡自己的,再也不想跟煩人的野田妹說上半句話。
然而,只有月光照亮的房間裡,卻在若隱若現的光線裡,照著野田妹揚起嘴角的小臉。
-沒聯絡啦?那就好...
-野田妹總算可以放心好好睡了...

當夜更沈之後,銀色的月光照亮了兩相依偎的戀人,睡在千秋手臂上的野田妹,早已睡的酣甜。千秋的另一手,則懸靠在野田妹的腰後,兩人世界靜靜地流動著只屬於彼此的靜瑟甜蜜。

此時,已是無聲勝有聲。

終於寫完這篇,真是可怕,胡搞瞎搞寫了老半天,寫到後來連自己都快精神錯亂了...請給我一顆宇宙糖找尋新動力吧...Ora


 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ayfay
  • 千揪的心跳啊~
    千秋的枕臂啊~
    在Hana筆下 化為這麼甜的故事
    我也想要來個賢慧的千秋呀~~

    PS 神奇的宇宙糖 哪裡有賣?? 也給我來一打吧^^

  • fayfay娘娘:
    其實千秋學長根本就知道野田妹無法抗拒他的『肉體』吧?哈哈~
    不然當初在第二集裡面,
    又怎會用自己的『臂枕』跟Stresemann大師對抗,
    後來還贏得了滿堂彩?

    現在憑消費卷,
    就可以預定『宇宙糖+飯團』套餐,
    或『納豆+鹿角』超值組合,
    還有期間限定的『三味宇宙糖禮盒』,
    送禮自食兩相宜唷!
    請娘娘考慮一下吧?
    您夫君阿宏可是最佳代言人ㄋㄟ!

    Hana 於 2009/01/23 22:5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