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.jpg by:Hana

很多事情都無法透過思考,就能摸索到結果。可是,難道就因為這樣,而應該選擇混沌嗎...

轉著手裡的馬克杯,千秋的疑惑仍是無法找尋到出口,只讓他煩躁地伸手梳理過自己的髮際,最後把掌心覆在額上。
-如果我真的不介意,為什麼又要突然因為武藏野說的話困擾?
-但小惠確實不像他所說的那樣帶有心機或目的,不是嗎?
-我究竟該相信自己的直覺,還是眼睛?或者是耳朵?

「真一怎麼了?心情不好嗎?」
不知道千秋為何不睡覺卻趴在陽台沈思的野田妹,穿著水玉圓點睡衣站在客廳歪著頭問。

回過頭看著還邊揉眼睛的野田妹,千秋只是隨意地搖頭。
「沒事嗎?那要早點睡覺喔...」打著哈欠,野田妹又轉身。
「小惠...等一下。」
終於,千秋還是喚住了她。

「嗯?」
要怎麼問出口?「妳...」
「我?」看著千秋欲言又止的模樣,野田妹反而一臉為他擔心的神情。「真一怎麼了嗎?」
「是不是生病了?還是不舒服?有什麼心事嗎?要不要說出來讓野田妹...不,小惠也聽聽看呢?」
野田妹的關心,反而讓千秋更難啟口。

站在千秋旁邊,野田妹趴在陽台上,仰著頭看著頭頂的皎潔月色。
「真一到底在煩惱什麼呢?總是有很多煩惱的真一...」喃喃自語的她,低低的對著月亮說。
「妳沒有想完成的夢想嗎?」



夢想?

「夢?有呀!我想要...其實我想要變成很棒的鋼琴演奏家唷!可以跟心愛的人一起在世界巡迴演出、變成出名的黃金拍檔...」
想到一起在巴黎努力的千秋,就讓野田妹的表情開始有些不同。
「不過,其實我以前只想要每天可以開開心心過日子就好,快快樂樂的彈琴,大學之後就幼稚園當老師,跟心愛的人結婚。嘰呀啵~」說到結婚,就讓人很不好意思。

「我的夢想,是回到歐洲學音樂...媽媽跟妳說過吧?我們以前其實住在歐洲,直到我國中才回日本。」
「嗯,征子阿姨有說,不過,其實真一一直都很認真,無論在日本還是在歐洲都是沒有關係的,同樣都是為了音樂拼命努力的你呀?」
「不一樣...我的老師在歐洲,我只想要跟著他一起學習。而且這裡的同學程度都好差,老師也教的不好...」
跟野田妹同樣靠在陽台的千秋,幽幽的話間滿是對於現況的不滿。
明明剛剛叫住野田妹是為了想要談她的事情,千秋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她說起這些。

「在歐洲啊?所以真一很不快樂吧?」
只想跟著Vieira學指揮的千秋,把視線放在國際大師身上,當然會覺得自己的老師都不優秀了。

「不過,真一真的很優秀唷!我有看到你得到小提琴大賽的獎盃,你真的很努力。」
「可是不去努力是不行的,那是沒有辦法改變任何現狀的...我很喜歡的那個心愛的男人,總是拼了命的努力,雖然有時會覺得他簡直跟魔鬼一樣,但是就是因為他總是那麼努力,讓我也覺得自己好像不努力也不行的感覺,如果不往前走,我跟他根本無法在一起...」
野田妹說到這裡,想起了Milch當時離去前的那句『妳這樣,是無法跟千秋在一起的』。
雖然回想起來,還是會讓人有些心痛,但如果不是意識到那樣的可能,或許大師口中的無法在一起,就會變成今天的事實了。



「妳怎麼突然變得跟大人一樣?」
「啊?」
「一副體會到很多事情似的語氣。」
「呣呀~說到這個,之前確實也被人叫『夫人』了說...」在巴黎的生活,突然間湧進野田妹記憶。
「而且妳根本還是很喜歡那個男人吧?與其在這裡想他,為什麼不去追回來?」
「噗啊!這根本...」

-這根本叫野田妹解釋不清楚吧?
-難道要跟真一說,我喜歡的是十年後的他嗎?那豈不是嚇死他了!
因為一直仰著頭看月亮,而叫人因為那白色的月暈而覺得迷濛,千秋的問話也叫人更是不知道該怎樣回答,更在在加深了她的暈眩感...
「小惠!」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