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野田.jpgby:Hana

麗再現的主題,彷彿把悲歎感一掃而空,高昂的節奏也在轉瞬漸將音樂帶向高潮。

閉上眼睛沈溺在琴鍵與五線譜交會而成的織網,野田妹陶醉地彈奏著指下的音樂,心裡同時盤算著等等回家之後,要把今天在學校練彈的成果彈給千秋分享。

-美麗的音樂固然讓人擺盪於於奧妙的高低錯落之間,卻也會讓人在彈奏結束之後,倍感惆悵啊...
-達到頂點的極致之後,就必然是面對低谷的開始嗎?
懷著複雜的心情,野田妹背起書包打道回府。

推開房門,迎面而來的音樂,盈入耳際是印象樂派創始者Debussy的作品,『Images』(印象),鮮明的聲色變化洋溢著強烈的獨特風格。
-為什麼?
-學長為什麼在彈Debussy呢?這並不是他要演出的曲目啊...
看著坐在鋼琴前彈奏的千秋側面與他那活躍地舞動在琴鍵上的手指,野田妹的手也握緊了手裡的背包提帶。



「啊!妳回來啦?」
發現野田妹已經回家的千秋,頓時收手停頓了彈奏,笑著轉過頭。
「今天比較早哦?」看看手錶,千秋起身闔上琴譜,夾在腋下。
「剛好...我也差不多該要去買晚餐的食材了。妳今天有想要吃什麼東西嗎?」轉身朝野田妹走來,千秋一派從容地問著剛放學回家的她。

然而野田妹卻只是把目光移向被千秋放了一堆資料的書桌,上頭除了古典音樂的樂理、分析的書本之外,還有那些野田妹被老師交代要練習的曲目琴譜。

「Brahms...
千秋學長也練完了?」

看著被攤開的譜面,野田妹不用細想都能確定,千秋最近肯定都是這樣過日子的,白天不是做曲目的功課就是練彈,晚上就陪野田妹練琴,不然就是準備野田妹的三餐...
-為什麼學長要這樣?

「對啊!我今天剛練完Brahms,因為接下來妳就要準備開始練習他的四首小品了嘛!」
拿起原本被他攤開在桌面的琴譜,千秋不以為意地翻看著裡頭的註記,邊回答野田妹。
「不過,因為練習的很順利,所以我今天已經開始接著練習後面的曲目,就是妳剛剛聽到的Images,那首曲子妳應該也會喜...」畢竟,以野田妹現在的程度來說,要能跟她討論音樂,自己也必須做了周全準備才行,否則對於自己也陌生的曲目,又怎麼能協助野田妹做好音樂詮釋。
「不用了!已經夠了!」
聲嘶力竭地對著溫柔的千秋大吼,野田妹氣憤地怒瞪著他。



「這是野田妹的功課,不是你的!」
用力從千秋手裡抽走琴譜,野田妹惱怒又憤恨地朝著千秋揚聲喊道。

「學長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吧?」
一想到千秋竟然是這樣全心在為自己準備鋼琴作業,野田妹的火氣就忍不住上來。
「什麼意思啊?」這哪有什麼關係?
難道野田妹不能明白我的心情嗎?「我也只能在這部分協助妳而已,妳何必...」
陪著野田妹一起走過這段學習之路,是自己早就下了決定的,這也是兩個人一起並肩走過的過度期,有什麼不好?

低下頭的野田妹,握著拳頭,既是感傷又是難過。
「剩下的時間,已經不多了...」

想到老師對自己的限制與期許,還有自己表現出來的音樂,似乎在在總是存著落差,就讓人氣餒。再想到千秋學長竟然丟下一切,來這樣陪伴著野田妹練習功課,學長再怎麼說也是樂團的常任指揮啊...

「或許野田妹只是一隻爬不快的烏龜,可是就算是這樣,兔子也不能一直衝個不停吧?偶爾也要休息一下啊!」已經氣到不知所以然的野田妹,完全沒章法地繼續吼著千秋。
「妳到底在講什麼東西?」完全沒有邏輯的吼叫,讓千秋也不知道野田妹的這番話,到底是想要說什麼。
「我也不知道啦!」
-煩!學長真是討厭!為什麼聽不懂野田妹想說的呢?

胡亂抓起桌上的琴譜,野田妹全抱在懷中,然後轉身背對千秋。
「學長不是還有盧馬列的公演,以及跟孫Rui的公演,都得要準備嗎?」
縱使心裡再有多少不願意,野田妹卻再也不願意看著千秋為總是前進有限的自己,這樣無涯地付出。
-如果野田妹就是這樣素質普通的庸才,難道學長就要為此耽誤他的步伐嗎?
-如果野田妹直到畢業,都只會是老師口中的『小嬰兒』,那又要怎麼辦?
-怎麼可以...學長好不容易才登上世界舞台的!他怎呢可以停止前進,就為了等野田妹追上呢...

「野田妹?」
看著野田妹的背影,縱使千秋深悉她的怒意是對她自己的惱怒,而非憤怒,然而千秋卻也明白,沒有一句還勸慰之詞能讓她好過半分。

虛臾,千秋才走向前將野田妹擁進懷裡,用下巴抵著她的髮頂,溫柔又低沈地對她宣布了自己的決定。「我知道了。」



沒有應聲的野田妹,只是將懷裡的樂譜抱的更緊。

她無法佯裝自己不在乎千秋為自己所做的,一如她無法漠視自己的無成。
抿起的嘴唇緊緊地閉著,彷彿只要一鬆口,那無奈、憤恨、悲傷、惱火的複雜心境,就會就此掙脫而出,衝破她最後的壓力閥。

縱使拂曉之後的分離在即,彼此對於對方的心意,卻已經悄然貼附在彼此的呼吸間,呵成一氣。
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zoe
  • 潛水好久了, 忍不住感謝Hana的好文筆, 讓人流連忘返呢~
  • Zoe:
    Bon après-midi!

    謝謝妳來留言,
    有空要常浮上來跟人家玩嘛~>_<

    Hana 於 2009/01/21 11:56 回覆

  • 羊羊
  • 終於都到了分離的時候....非常不捨得他們就此分開......
    相信這段是nodame漫畫中一個重要的轉接位.....
    沒有這一段, 即是千秋不離開的話,野田就沒有聽到RUI演奏的衝激,也沒有求婚,更沒有破繭而出的成長......
    老師.....你何時復出呢?!
  • 羊羊:

    Bon après-midi!

    可是第21集整個就是一個字-『黑』!
    雖然明知道沒有不經過磨難的成長與愛情,
    卻還是會為此感到揪心不已啊...Orz

    Hana 於 2009/01/21 11:57 回覆

  • 球媽
  • 我也是潛水的^^
    可敬的Hana版主總是寫出了我想看但畫家沒畫出來的感性情節,千秋對野田的知心,確實有反映在次晨三大盒的戰備存糧....
    寫得好好看!
  • 球媽:

    Bon après-midi!

    您也是第一次留言吧?
    來個熱情擁抱啊~(不准逃!)
    今天是『愛的大告白時間』嗎?
    真是叫人感動萬分~

    謝謝球媽不嫌棄小人的胡言亂語,
    也希望妳有空常來玩唷^_^!

    Hana 於 2009/01/21 16:45 回覆

  • sommie
  • 真好看...
    沉醉在文字的感動裡...
    久久無法忘懷...
  • Sommie:

    Bon après-midi!
    文字的魅力,
    確實總是叫人陶醉,
    但真正為之感動的莫過於精彩的原著。
    所以請老師快點復出吧!
    不然我的『柴火』再寫半個月就沒了~Orz

    Hana 於 2009/01/21 16:32 回覆

  • 我也愛攝影

  • 嘿嘿嘿......hana~~ ^+++^ ( 竊笑 )

    :咦?想幹嗎? = =||| ( 不祥的預感 )

    沒有柴火可以寫番外篇啊~~(甜笑)

    人家要看學長和野田妹 love love 啦!(扭)

    :hana 正拳發射 )))))))))))

    ぎゃぼ~~~~~ ( 被毆飛的特助 )

  • 這位同學,
    寫文不是問題,
    問題是要寫什麼文,
    寫些『吃乾抹淨』的文章,
    怕大家很快就覺得『吃膩了』,
    或者讓這裡慢慢變成異色異想>_<...

    咳咳...要寫那種文,
    千秋住不住三善家根本不是問題,
    溫度一來就可以粉身碎骨啦~
    (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~)

    Hana 於 2009/01/22 17:3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