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野田.jpgby:Hana

叫人為之悸動的聲音,是什麼?
為什麼,這麼樣的纖細動人卻又柔美?音符間,盡是濃郁的慈愛...

朦朧睜開的雙眼,由混沌頓時清醒,在下一秒由酣睡的眠獅轉身為敏捷的迅豹。

『啪!』一聲地,野田妹用力將千秋推離鋼琴前,中斷了他尚未完成的音樂彈奏。
「你在幹什麼!」
野田妹的大吼,不是疑問,而是不滿。

「我?」
不知所以然的千秋,兀自因為這突見的攻擊而無法反應過來。
「請你不要先彈那種好聽的曲子好嗎?過份!」
野田妹的語氣仍是強硬,看著千秋的眼底還盈著怒意。
「野田妹還在讀譜,你怎麼可以先彈?」
野田妹那鮮明的情緒與說話語氣,終於讓千秋再也無法錯視。

「走開走開啦!學長!」用力把千秋推到完全碰不到琴鍵的距離,野田妹繼續對著眼前的男人嚷嚷。
「你想三餐的事情就好了啦!今天晚餐要吃什麼?」

野田妹瞬間轉移的話題,讓千秋也跟著心生不滿,少爺他可不是為了當煮夫來照顧這傢伙的!
-這傢伙把我當什麼了?
聞言,千秋也不客氣地隨手抓了法國麵包用力朝野田妹頭上揮去。
「吃個頭啦!」
「嘰呀啵~」
當千秋的『壞脾氣王子』暴行再現江湖,野田妹只有哀嚎的份。



「我要去睡了,中午再叫我起床。」
說完,千秋轉身就走,無視於捧著麵包的野田妹。
而看著麵包的野田妹,瞪視著麵包上發霉的青綠色。這麵包,好像是千秋學長來之前就放在房間裡的麵包,到底放了幾天,連她自己也不記得了。
「學長...」
丟下麵包的野田妹,連忙追回房間。

卻看到千秋已經整個人窩進剛剛自己還睡過的位置,已經捲起被子打算入睡。
「學長?」怯怯地,野田妹又喊了一聲。
-『愛生氣王子』該不會真的因為這樣就生氣了吧?
-那野田妹不就要餓肚子了?

「我要睡了。廚房...有湯可以喝。」
閉起眼睛,側身入睡的千秋,低低地對著野田妹說。
一聽到有食物的野田妹,果真立刻跑回廚房,而千秋也終於得以好好補眠。

舀了蔬菜湯喝的野田妹,端著冒著熱煙的湯碗,邊喝邊看著書桌的景象。
攤開的琴譜裡,用鉛筆做了各種彈奏的提示標記。而未做完的筆記裡,也寫著對於樂曲的分析解讀......
-學長,一夜都沒有睡覺嗎?
-沒想到學長他...



那乍然飄入耳際的琴聲,讓原本專心地作畫的長田,有了停頓。

「啊...這首曲子...」
「以前雅之好像彈過耶...」在腦海中搜尋著過往記憶的他,邊哼著音樂邊回想著過去。
「對了,他當初把30、31、32那三首後期的『三大鋼琴奏鳴曲』,彈完之後就離開三善加了...」
想著那時的場景,讓長田的思緒也沈溺於過往片段,淡淡地泛著些許哀愁。



-為什麼為什麼?這裡怎麼會是這樣寫的呢?
-才剛剛攀升又接著趨緩,是因為...
-啊啊啊...
視奏的同時,野田妹卻對著琴譜緊皺雙眉,滿腦子裡盡是各種音符漫天舞動的圖像,繞得她天旋地轉。

房間裡,突然驚醒的千秋,一睜眼地刻在床上凳坐起身,窗外的光景,竟已由白晝被黑幕所籠罩,分明已經是入夜時分。
-不是特地交代野田妹中午要叫我起床嗎?
-為什麼那傢伙卻任我昏睡?那傢伙是怎麼回事?
帶著微慍的千秋用力的拉開房門,準備對野田妹開罵。

「野田妹!我不是叫妳中午就要叫...」
-野田妹?
-那傢伙怎麼了?
眼前的野田妹,仰著頭伸出雙手的食指在空中做出電流交會狀,一心一意地想讓自己的鋼琴能跟音樂的軌道接上,掌握創作者的曲意,煞是認真地在空中不停筆畫著。
驚愕的千秋,看著她筆畫好一陣子之後,又頹然地放下雙手。
「連不起來...」低下頭的野田妹,很是沮喪地喃喃自語,臉色陰沈。
「喂!」

見狀感到的千秋,連忙改口喚了野田妹一聲。
「妳在幹什麼?」

-這傢伙,沒事吧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羊羊
  • 嗚.....快要完嗎?
  • 羊羊:
    嗚嗚...對,甜蜜的同居時光所剩不多了Orz
    (去結婚啦!就不用分居了嘛!哼哼!)

    Hana 於 2009/01/19 14:1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