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田.jpgby:Hana

然被說是『笨蛋』,可是有時也會有出色的表現呢!

樂音攀升又翻落的有致,在彈奏者準確的詮釋中,流暢地縈繞在耳畔,綿密而溫柔地傾訴著古典音樂的感性美好。

雖然不是第一次聽野田妹彈奏,然而
Auclair的表情卻未曾如此複雜,這個「小嬰兒」,似乎總給他帶來很不相同的音樂體驗,儘管耳裡聽著音樂,他的心思卻也不停地流轉...

「嗯...」
當琴聲停止的那一秒來臨,Auclair對著坐在鋼琴前的野田妹輕輕點頭。
「妳在這一星期以來的進步,真的非常多...」
老師毫不掩飾的稱讚,讓野田妹受寵若驚。畢竟,老師直到上禮拜還『小嬰兒小嬰兒』地叫著自己,這禮拜竟然會這樣報以正面的肯定?

「唉呀...」不好意思地搔弄著頭髮的野田妹,忍不住面露靦腆之色,有些不好意思起來。
「其實只要我稍微認真一點,彈奏出這樣的音樂也是理所當然的嘛!」
說著,野田妹又忍不住洋洋得意了起來。

-真是的,這孩子給點顏料就馬上開起染坊。
「不過,最後那個樂章,妳彈的過度了。」才剛稱讚野田妹的Auclair,對此忍不住補上一句。
「將這首曲目詮釋的威風八面是很不錯,不過彈奏的有點大搖大擺的張揚感,彷彿連肚子都挺出來了。」邊說,老師還邊做出挺起肚子的可愛動作。
「啊?」視線瞥向Auclair那挺起的圓滾肚皮,連野田妹都難掩詫異。
-嘰呀啵!老師的肚子都突出來了!
「再彈一次最終樂章給我聽吧?」
「嗯!」



拎著書包的學生,在教室走廊外急奔而過。
「...快點快點,學校快鎖門了啦!」
「還要先去還鑰匙耶!」
「趕快...

背著書包走過走廊的黑木,看著學生與自己錯身快步奔跑而去的背影,此刻的他也正準備步出大樓。
然而一道鋼琴悠悠傳來的彈奏聲響,卻引來他為之側目,於是將視線由走廊外,往練習室的透明玻璃窗探去。只是那映入眼簾的熟悉的髮色,卻讓黑木因熟悉而詫異。
-Tania?她怎麼會...



是夜,三善家公寓裡,卻遲遲未響起琴聲。

杵著臉詳端著放在書桌上的譜面,千秋的眉間因為那封面上頭印的『Beethoven:Piano Sonata No.31 in A flat,op110』而攏出了山峰,顯然很是憂心。
-再來要練習的曲子,是Beethoven的Piano Sonata No.31,又是這種編制講究的大曲子,野田妹真的有辦法就這樣一直練下去嗎?
視線掃向一旁桌面的他,看見了野田妹那寫著『尤達大師的課題』的鋼琴筆記本,忍不住好奇地拾起翻看。
只是,隨著指尖的筆記一頁又翻過一頁,千秋的表情卻也跟著起了變化,表情越發深沈了起來...

-沒想到,野田妹到目前為止,跟著Auclair竟然練了這麼多的曲子?
-這個量,連我在大學時跟著折扇,都沒有練成這樣。以平常來說,一年根本不會練超過十首,雖然也要看曲目大小或長度決定,但怎樣都不至於是這樣吧?

-果然...心裡面最為野田妹著急的人,莫過於Auclair......
撇了野田妹正在洗澡的浴室門口一眼,千秋繼續陷入於自我的沈思世界裡。


Piano Sonata No.31 in A flat,op110,是Beethoven:在1821年到22年之間所創作的,這首鋼琴奏鳴曲,可說是他在創作後期的代表性作品之一。
在他處在喪失聽覺,經濟與精神相繼陷入困頓之際,這首曲子固然洋溢著哀嘆現實生活的色彩,卻又同時蘊含著懷想甜美夢境的抒情氛圍,以及勇於對抗現實的勇氣。

-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con anabilita啊...
-並不止於『親愛』的情境而已吧?在這樂章中的情感,應該帶著彷彿能夠包容一切的胸襟,洋溢著濃郁的慈愛...
坐在鋼琴前彈奏的千秋,一邊彈著、一邊繼續在腦中思索著捕捉的訣竅。

濃郁的慈愛啊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