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田.jpgby:Hana

二樂章的曲風,詼諧而輕快地貫穿在房間裡的空氣裡,高低起伏,舞動著美麗的樂音。

-這個樂段的掌握,不能彈奏的過於輕快,,適時的掌握住速度,是必須注意的細節...
-尤其是...
「要記得保持和諧跟節奏感。」
突然又去而復返的千秋,邊脫去身上外套同時,還不忘囑咐著野田妹。

咦?
因為千秋的出現而回頭的野田妹,訝異地停止彈奏。
「千秋學長...」拎著外套的千秋,只是走到野田妹面前,揚揚手示意她不要停頓。
「繼續啊!」
旋即,琴聲又重新響起。



「千秋來了。」
站在窗前俯視那台停在中庭的跑車,雲龍對著背後的人說。
「不知道他今天會煮什麼晚餐?」想到千秋的好手藝,雲龍就洋溢著滿心地企盼。

把手裡的書翻過了一頁之後,Tania才徐徐地接口。
「我看你還真是悠閒到不行...從你確定要回國之後。」
這話,讓雲龍回頭看著那個悠閒程度也不遑多讓的程度,明明只在伯仲之間,還好意思說他?
「什麼跟什麼?妳自己還不是一樣?」
隨著雲龍的視線掃向坐在書桌前的TAnia,就見Tania雖然確實在看書,書上卻畫著漫畫的圖像。
「妳從比賽之後,就在家裡看Frank的漫畫,還不是一樣過的很糜爛?」
「有什麼關係?我放假的時候才看,又不是天天都在看!」理直氣壯的Tania,不以為忤地對著雲龍回嘴。
「看這什麼漫畫?《交響情人夢》?這是什麼東西啊?」
隨意拿起桌上的漫畫,雲龍不客氣地隨意翻看幾秒,隨即又丟回桌上。

「怎樣?不行嗎?」
-就算是又怎樣?現況明明就只能找些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式,難道這樣過生活也不行嗎?
-雲龍這人還真是囉唆!

「就是這樣當宅女,妳才會變胖。」看著桌上既有零食又有甜點、飲料,雲龍的表情也頗為不以為然。
胖?這傢伙真是找死,不知道女生最介意這個嗎?「我哪有胖!」
不過是...復胖兩公斤而已嘛!哼!
「明明就...」

Chopin的音樂悠悠傳來,忽隱忽現的琴音連綿不絕地再現,讓對著彼此高分貝說話的兩人不約而同地被轉移了注意力。



「是Chopin的鋼琴奏鳴曲...」
「怎麼從昨天到現在都一直在彈啊...」狐疑的雲龍,也覺得這情況真的非常奇怪,,又不是要考試或比賽,為什麼要一直拼命彈個不停?
「這首曲子,我去年也有彈過也,真懷念。」
低頭跟著哼起旋律,Tania的手指也在桌面上跟著敲敲又打打,模擬著鋼琴彈奏的姿態。
「她現在彈的是第三樂章,如歌般的旋律...」

-不過,怎麼好像有點不太一樣?
「唉唷~野田惠這邊怎麼這樣彈奏,真是的!」
「這裡應該要彈得更用力一點嘛!」
「要讓人可以感覺到陶醉在音樂裡面的感受啊!」
對於野田妹的詮釋方式頗有意見的Tania,忍不住邊聽邊陳述著自己對於這首樂曲的感覺。

又來了!
「妳不要每次都搞這種誇張到不行的秀場式演出方式好不好?」推推眼鏡,雲龍儼然一副受不了的表情。
「啊?」怎麼這樣講人家?真是失禮!
「如果真的把Chopin的作品彈得那麼煽情,不會覺得詮釋過度嗎?」
向來有話直說的雲龍,也不客氣地回敬Tania的華麗彈奏風格,並不是每首曲目都可以用那種非常個人的演奏形式詮釋的,那只會把每歷的音樂領向荒腔走板的下場而已。
「如果是Liszt也就算了,但Chopin的音樂哪是那種風格啊...」
最後,雲龍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。

-什麼嘛!作秀?
-怎麼可以這樣講我的鋼琴!
被雲龍直接批評的Tania,一臉不悅。



好不容易巴望到用餐時段,雲龍拿著一塊乳酪跑到野田妹的房門前。
果不其然,出來應門的是千秋。

「千秋,差不多可以休息了吧?一起吃飯吧?」目光如炬的雲龍,神情很是雀躍,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發展。
-不知道今天會是麵食還是米食?
-沒關係,這些千秋都擅長料理,美味是唯一無庸置疑的答案...
「我不吃。」
靠在門板上的千秋,看著雲龍手上的乳酪,簡短的說。
「不吃?」為什麼?千秋不願意跟我一起用餐?
-以前不是只要貢獻點東西,千秋就會邀請大家一起吃飯嗎?
千秋這冷淡的反應,著實讓雲龍措手不及。

「房間的晚餐,我只準備了兩人份。」
淡漠卻堅決的,千秋直接亮出了底牌。

在雲龍猶停滯於詫異的那秒裡,千秋又補上一句。
「最近沒事請你不要過來,我很忙。」
說完,還當著雲龍的面,“碰”一聲把門板關上。

過份!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只準備兩人份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