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秋的反問,讓武藏野頓時反應不過來。

「呃...我當然是擔心征子阿姨跟你,這樣隨便讓外人去家裡住的安危,這還用問嗎?」攏攏領口,轉開頭的武藏野,表情不免跟語氣一樣,帶著許僵硬。
「哦。」懶得多做解釋的千秋只是一口俐落的喝完杯子裡的茶,拍拍膝蓋起身。
「那,考試就拜託了。」
「不是才坐一下嗎?怎麼這麼急?」沒機會好好聊個天,千秋竟然就要回去,這讓武藏野的情緒頓時更加難以自定。
「嗯...」
也懶得多說什麼的千秋,只是動作俐落的套上制服外套、拿起琴盒,沒再多說什麼。

蕭瑟的街道,行人紛紛將頭手縮在一起,不是穿的一身厚重,就是戴著一堆保暖物品。
呵出了一口氣,千秋忍不住邊走攏起眉。
-其實武藏野說的並沒有錯,那個叫做小惠的女人,確實是出現的很突然。
-但就算是這樣,也不可能像武藏野形容的那種,可能帶有負面效應的複雜份子。
-哪個有心人士會在別人家看占卜雜誌看的那麼開心、陪著別人媽媽去逛街買東西、跑去別人的學校公開露臉,難道不怕留下證據?
-還是因為她其實也隨時會消失,所以並不在乎到底會停留多久
-難道...真的是因為這樣嗎??

仰起頭看著行道樹懸掛的璀璨燈飾,千秋沒來由地突然感到心情有些複雜,然而連自己都說不出原因來。



「啊!真一回來了!」
把被湯鍋燙著的指尖伸到嘴邊吹氣,聽到傳來關門聲的野田妹,立刻由餐廳跑到客廳來。
「嗯。」這傢伙在幹嘛?
「征子媽媽有準備昆布火鍋的材料,我們一起吃吧?!」
「她呢?」
「被電話叫出去了,可能是工作的事情吧?」接過千秋手裡的琴盒放到沙發上,野田妹拉著他一起走向廚房。
「征子媽媽說你喜歡吃青菜,所以她要我洗了好多青菜喔...還有香菇對不對?你喜歡有切開的,我剛剛切好...」從廚房端出菜盤的野田妹,開心地把盤子放到餐桌上。

沒來由地,千秋的動作有了瞬間的停格,然而興致勃勃的野田妹卻未曾發現。。
-奇怪,這個人怎麼知道我怕燙...所以會把食材處理切塊?
-不喜歡一整口吃東西的習慣,應該只有一起生活的媽媽才知道...
儘管心裡有些狐疑,千秋卻只是點頭坐下。

「這個這個!」
開心地夾了丸子給千秋,野田妹又繼續開心地沈溺在吃火鍋的幸福感當中。

「冷冷的冬天,吃火鍋最好了!雖然沒有家裡寄來的...」
咬著食物,野田妹想起跟千秋一起吃火鍋的冬天,盡是暖呼呼又充滿快樂的回憶片段。「雖然沒有家裡寄來的菜,不過可以一起圍在桌子旁邊吃飯就很幸福了。」
這有啥好感慨的?「嗯...」千秋吃著碗裡的食物,邊聽邊點頭。
-原因到底是因為什麼?
-她怎麼會知道...
若有所思的千秋,有一搭沒一搭地點頭。

還沒找到機會問野田妹,征子已經出現。
「真一?我就知道你一定比我先回來,本來還想繞過去武藏野家接你的。」拿下頸項間的皮裘,三善征子對著兒子說。
「總不好打擾太久,而且我已經國中了,不用特地去接我吧?」
聽聞兒子似乎沒啥興致回答,征子只得自討沒趣地找位子坐下。
「你這兒子啊~對我真是冷淡,還不如小惠對我熱絡。」
「隨便妳說。」懶得多費唇舌的千秋,並不想跟母親對這種事情有啥好爭論。
「你實在真是...」

「征子媽媽,真一嘴巴就是這樣,不用太介意,他沒有惡意。」
野田妹的安慰,卻讓征子笑開了嘴。「小惠真是可愛。」
「啊?」總不能說學長就是嘴巴壞,其實心裡很善良吧?對征子媽媽說這些才更奇怪呢...
「小惠怎麼了?」
看著野田妹似乎另有心思,征子關心地問。
對於征子的關心,野田妹趕緊立刻搖頭。

而看著她的千秋,只是靜默地吃著飯。
腦海中,卻怎樣也無法甩開武藏野說的那些話...

心虛的野田妹,只吃著東西,心思同樣被那些無法說出口的話給盤旋著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