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r200.jpg by:Hana

著數位相機的野田妹,雙眼骨碌碌地盯著眼前的美好風景直瞧。

千秋那總是穿的講究又整齊的白色襯衫,下擺因為睡覺的翻轉而掀了起來,最後一顆釦子也因此鬆開,一覽無遺地讓人瞧見了襯衫底下的膚色。而他略微敞開的襯衫,在衣料與胸口的縫隙間,更隱隱地露出性感誘人的鎖骨。

側身睡著的他,還半屈著修長的腿,而探出沙發的手則明顯地應該原本是拿著地上的樂譜。
「呼哦哦~真是太棒了。」
學長一定是因為最近工作太累,所以才會看著譜就睡著了,這真是野田妹的大好機會!

正當野田妹按下快門,打算好好『妥善運用』機會之際,卻意外發現自己忘記關上閃光。
「呣呀!」
-糟糕,閃光該不會驚醒學長吧?
深怕偷拍大業失敗的野田妹,趕緊低下頭調整相機的閃光設定模式,然後又立刻端正相機機身,準備好好大展身手一番。

只是,沒想到這回竟會不其然地,對上一雙剛轉醒的朦朧睡眼。



「噫?!」
在第一時間裡,野田妹趕緊把相機塞回鋼琴包裡。
「學長醒了啊?啊哈哈...」
「幾點了...」看著野田妹應該是明顯在做啥不軌行為的心虛表情,千秋倒也懶得去跟她多所追究,只想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。
-這傢伙的變態反正不是一兩天了,說也沒用。
-就像叫她不要聞襯衫一樣,這傢伙根本完全無法聽懂人話...

「七點多...」跪坐在沙發前面地板上的野田妹,看了一眼時間之後,乖乖地報時。
「哦。」撩過亂髮,千秋猶帶睡意地決定再睡半小時,於是又點頭閉上眼。「如果餓了的話,廚房裡面有點心。八點叫我,做晚餐給妳吃。」
「嘰呀啵~」學長怎麼又睡了?

-野田妹又不是寵物,只要學長每天記得按時餵食就好。

嘟噥著嘴,野田妹起身打算先整理今天的樂理分析講義,卻在彎身之際,突然被半睜開眼的千秋,隨意地扣住了手腕。
「噫?學長?」
「妳剛剛在做什麼?」
「沒...沒有啊!」這可是野田妹答應要給峰當『裏軒』新套餐的贈品,怎麼可以被學長發現。
「那剛剛的閃光是怎麼回事?」
「大概是因為剛剛有閃電吧?」說完,野田妹立刻抓起包包,免得相機被千秋給沒收,那可就讓她功虧一簣了。

-這種一聽就是謊言的話,還真是只有這傢伙說的出口。
「我怎麼不知道有閃電?」
學長好可怕,不是剛起床嗎?為什麼腦袋可以馬上醒過來?「有啦有啦!」
「既然妳不說實話,那只好...」
「只好?」
還沒意識到千秋到底想怎麼樣的野田妹,直到鋼琴包被千秋給扯了過去才後知後覺地哀嚎。



「啊唔唔~不可以啦!學長!」野田妹對著千秋大叫,努力想要拿回自己的包包。
誰知千秋也從善如流地在抽出相機之後,將包包丟還給野田妹。「沒收。」
「學長!那是要給峰當『裏軒』的新套餐...」
說到一半,野田妹趕緊噤聲,免得自己把自己傻傻地出賣了還不知道。「不要啦!學長,請把相機還給野田妹!」
「我剛剛聽到『裏軒』吧?妳最好給本大爺說個清楚,不然我就沒收相機。」
「學長,不要,野田妹不...」

『叮咚!』
電鈴的聲響,讓千秋索性坐起身,往門口走去。
「千秋,怎麼一直聽到野田妹在喊『不要』?」雖然是別人的事,不過野田妹的『不要』實在太大聲了,想要裝做沒聽到都難。
看著雲龍,千秋並非但回答,反而只是反問眼前的人有何貴事。

「那沒什麼。有事嗎?」
那小傢伙一天到晚大呼小叫,本來就沒什麼好說的。
「哦...我這邊有些水餃,是我們海外留學生社團的同學包的,因為是在中華料理打工,所以手藝還不差。這盒送你們吃,當作平常接受你招待的謝禮。」
總是錙銖必較的雲龍,當然不可能自掏腰包買東西,這種東西自是因為不用花錢才做個順水人情。
「好,謝謝。」說完,千秋也懶得多花時間在聊談,說完便打算關上房門。
「等等,千秋我跟你說一下這種東西要怎麼料理才好吃,我有準備一些材料。」
用手抵住門的雲龍,想來並不想讓千秋把他擋在門外。

約莫二十分鐘之後,雲龍終於如願地坐上餐桌。
「果然很美味。」雲龍滿臉幸福的表情洋溢在臉上,顯然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感到欣慰。
咀嚼著水餃的野田妹倒是狐疑。「嗯,可是為什麼不是用煎的呢?」
「我們的餃子本來就是用煮的,不是蒸就是用水煮,哪像你們日本人用煎的。」對於野田妹的疑問,雲龍也回應的理所當然。
「真的?」
野田妹倒是鮮少有機會吃到用水煮的餃子。

「這是文化差異上的飲食方式不同,嚴格來說,日本人吃的是煎餃。」夾起餃子沾上醬油的千秋,邊吃邊說。
「喔...可是雲龍要吃餃子,為什麼不自己煮呢?」野田妹的疑問讓雲龍有些難堪。
「過年哪有人一個人吃元寶的。」
「過年?」經雲龍這麼一說,野田妹才意識到雲龍來自中國。
「今天是初一,習俗裡,要在除夕跟初一吃餃子。」
吃著餃子的雲龍又說起緣由。

除夕跟年初一要吃餃子?
「為什麼呢?」野田妹又問。「是像日本人過年要吃黑豆(健康)、蓮藕(光明)那些東西討吉祥一樣的道理嗎?」
「就是那意思。」
「喔喔喔。真好玩...」



稍晚,當野田妹坐在茶几旁的地板上看著《普莉語呂太》漫畫,突然想起了今天來不及跟雲龍說的話。
「學長,那野田妹是不是也可以一年許願兩次?」
可以在同一年許願兩次?「
啊?」這小傢伙又在天馬行空什麼?
「正月過年可以許願一次,等到二月又可以再跟著雲龍的中國年許第二次願,很棒吧?」得意洋洋的野田妹忍不住為自己的聰明才智喝采。

「妳是笨蛋嗎?」
一臉無力的千秋
,只能哭笑不得地抓起野田妹手裡的漫畫,往她的後腦杓用力敲去。
「嘰呀啵!」
「還有,相機也沒收!」
「嘰呀啵!」

哀嚎的聲音再度在房間裡響起,夜裡的哀鳴聽來,顯得格外悽涼啊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