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千秋2.jpgby:Hana

傢伙還真能吃!

雖然看她一副很難過的神情,但看來卻完全不影響『能吃』這項專長的發揮能力。

「...然後呢?」
盤著手,千秋看著眼前那個明明眼眶裡還含著眼淚,手跟嘴卻不停進攻食物的野田妹。
抓著餅又咀嚼著燉肉的野田妹,又咬了幾口才終於開口。
「我覺得老師很壞心。」
壞心?Auclair?「為什麼這麼說?」
止不住內心的狐疑,千秋反問。

「該不會因為他准許其他學生去參加比賽,卻不許妳去,妳就這樣認為吧?」
「事實就是這樣!」掄起的拳頭邊說還邊敲了桌子一聲。
「所以妳懷疑他因為討厭妳,所以惡整妳?」
「沒錯!」這下,野田妹對於千秋所假設的情況,更是點頭如擣蒜了。
「妳到底幾歲啊?請問妳還是小孩子嗎?」
「沒錯!」
沒想到野田妹竟然會完全扭曲老師本意,這實在讓千秋處在哭笑不得的狀態。

-這天下會有這種老師嗎?特地收了自己的學生,然後又每天從惡搞學生得到快感?
-野田妹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?

「妳應該還記得,當初推薦妳到巴黎音樂院來就讀的人,就是Auclair老師吧?」稍後,千秋又問。
「野田妹當然記得啊...」用叉子擣弄著盤裡的菜餚,野田妹噘著嘴說。
「每次他都有很認真的教導妳在鋼琴上彈奏的技巧,也不吝嗇於跟妳討論在音樂學習上的問題,不是嗎?」
「對呀!」野田妹依舊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。
「難道,妳都不會認為是因為自己的實力,根本無法去參加比賽嗎?」
迫不得以丟出殘忍事實的千秋,在野田妹毫無自覺的情緒中,只得道出這殘忍的事實。
「啊?是因為這樣嗎?」

孰知,野田妹竟只是歪著頭,一臉狐疑。

-真是夠了,這傢伙...
-就算個性太天兵,也總要有個限度吧?



撇開頭的千秋,對於目前這情況該怎樣解決,內心多少都已經有了底。「算了,我知道了。」
「Auclair老師出給妳的課題在哪裡?」推開餐椅,起身的千秋對著手裡還拽著餐具的野田妹問。
「在客廳那裡...」含著叉子舔拭湯汁的野田妹含糊地說。
「去拿過來。」
「喔...」

指著放在桌上的鋼琴包,一本又一本堆疊出厚度的琴譜,野田妹不由的嘟囔著。「很重耶...」
「現在正在練的課題,跟考試要考的曲目,全都在這裡。」
「不過,有的還沒拿到樂譜就是了。」
一口作氣把琴譜全拿出來的千秋,攤看著被他排置在桌面上的琴譜封面。

「蕭邦的奏鳴曲...貝多芬創作後期的奏鳴曲...布拉姆斯的小品集...還有聖桑...」
-這數量還真是多到叫人感到意外,究竟Auclair老師是怎樣思考野田妹的?
-想來,老師也希望透過磨練她彈奏各種類型音樂的過程,快點讓野田妹在琴藝上得到攀升吧...

「好!馬上開始練習!」
無視於野田妹詫異的神情,千秋的心意異常地堅決。「這裡全部都要練,就從現在開始。」
「啊?」不會吧?千秋學長不是跟野田妹說真的吧?
那麼多曲目,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練得起來的耶?嘰呀啵!


吃著餅乾的Frank,皺眉對著眼前的人說起自己最近的感受。

「...最近的野田惠,是幻影嗎?」
「幻影?我看是你這個宅男看太多動漫畫了吧?」不以為意的Tania,倒是閒散的很。
「我哪有!她真的一下會突然消失、一下又不知去向,上次我跟她出門去聽音樂會時,甚至連她怎樣消失的都找不到!真的很奇怪......」想到野田妹最近的怪異行徑,以及披著白布站在窗邊的恐怖神情,就讓Frank覺得很不自在。
「這很普通吧?」
Tania依舊是那副天下太平的和樂盛景,一點也不擔心可能是出了什麼事情。

突然響起的鋼琴聲,讓Tania臉上漾出了笑,覺得Frank真是莫名其妙。
「你聽,她這不是又在練琴了嗎?」
「跟平常一樣嘛!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......」


靠坐在野田妹背後的書桌,千秋專注地聆聽著她的每個觸鍵,仔細地咀嚼著她的每個音符。

靜默的房間裡,只有鋼琴的樂音縈繞著神情專注的這對戀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我也愛攝影

  • 說到來,野田妹的個性就是單純、直接而天真。

    因為大人應該是成熟的、理智的;而天真、單純...只有在小孩子身上才看的到。

    只是現實的社會,現實的環境有時會讓小孩被迫轉為大人(ex:千秋);天真、單純的大人被迫(?!)長大成人 (ex:野田妹的音樂成長之路)


    兩者之間如何取捨才不會失去原有的自己,是一門很大的課題。我想不僅他們倆,現實生活中的我們都會遇到這樣的困難吧!

  • 特助:

    我總認為『野田妹』,其實是許多人的心境。
    年紀越大之後,許多人都會開始出現『千秋』性格,
    自律、嚴謹、冷靜、入世的『大人樣』,
    但其實心裡卻還總是有一個角落是帶著原初的期待~

    太過『千秋』或太過『野田妹』,
    應該都會讓人感到非常頭痛吧?
    不過有時候,還是得『千秋』一點,
    才生存的下去啊...Orz

    Hana 於 2009/01/07 01:51 回覆

  • ginging
  • 好棒!可以分享127話的漫畫嗎==
  • ginging:

    您好,請問127出了嗎?

    因為我手上的Kiss01裡,
    還沒有連載重開,
    在Kiss02的預告也沒有,
    所以不知道您的小道消息是哪位『線民』的內幕???
    難道是二ノ宮老師偷偷跟Kiss『分手』了不成???
    (抱著泡麵碗在房間裡亂奔~)

    如果127出了,我又沒跟大家說,
    請千萬要偷偷跟我說ㄟ~謝謝啦!

    Hana 於 2009/01/07 20:58 回覆

  • 我也愛攝影

  • 嗯,野田妹「太失控」了,必須配一台千秋拉住 ( or 鞭策 ) 她 ^^



    ........雖然當野田妹好像比較快樂...(喂)

    :P


  • 嗯...但我身邊有認識野田妹款的天才,
    真的會讓人有時覺得非常頭大......

    但,野田妹的多變與善良、自由與樂觀,
    卻都是她非常具有魅力的特色啊~

    Hana 於 2009/01/07 21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