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千秋2.jpgby:Hana

海中,只要一盈滿那張洋溢著期待的可愛笑靨,想起那活潑又俏皮的鋼琴彈奏,千秋的心情也就相對愈是倍感沈重。

-擔任與別人共演的指揮工作...
-或者是自己非常想要呈現的曲目,已經被人給捷足先登...
-在這個世界裡,都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...
-只是......
儘管試圖看淡這樣的衝擊,然而只要一想到這裡,千秋冷靜的思緒便不由得混亂起來。
煩躁的他,又把上身彎近了洗手檯,對著自己的臉用力地潑水。

-只是既然如此,為何我當初一聽見她想要彈奏那首曲子,卻怎樣都無法說出口?
-看到她是那麼樣的因為音樂的純粹而欣喜、看到她第一次為了一首曲子那麼開心,眼底亮著繁星熠熠的閃亮待,又要我怎麼說得出口?
-啊...為什麼?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
-Ravel 的piano concerto in G major...究竟要叫我怎麼對她說的出口?

梳洗完畢開始著衣的千秋,又忍不住沈沈地嘆氣,這讓他帶著心疼又無奈的難題,困擾了一夜之後,在天明到離之際卻依舊緊緊纏繞著他的思緒,怎樣都不放開。



「野田妹要去上學了,所以必須在這裡道別了唷!」站在家門外,野田妹對著眼前的龍太郎、清良以及千秋說著。
說完,野田妹突然舉高了手裡的提袋。「對了,這個,是給峰爸爸跟真澄的禮物!」
「哇?」沒想到野田妹竟然會為父親準備禮物的龍太郎,很是驚喜。
「噹噹噹噹~」
同樣沈浸在喜悅中的野田妹,倒也毫不吝嗇地公布了答案。

從袋子裡頭拿出的禮物,是畫著許多星星的靴子,不但色澤豐富,又充滿了年輕的創造力。
「喔喔!長靴耶~好帥喔!」
龍太郎接過鞋子立刻開始比劃起來,想來也對這禮物甚是中意。
「對啊!星星圖案是給峰爸爸的,而玫瑰花圖案是送給真澄的!」真澄一看到玫瑰花也肯定會非常開心吧?夢幻少女般的真澄,最適合粉紅色的玫瑰花了~

「這是野田妹挑選,千秋學長出資的唷!」
光想到這裡,野田妹也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的貼心,試問天底下還有哪個賢妻,會像野田妹這麼窩心呢?

「野田妹...雖然時間很短暫,但是我真的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你們一起呼吸巴黎的空氣。」收下禮物的龍太郎,真摯又不失調皮地,述說著自己內心的感觸。
「如果有空,偶爾也要回日本看看大家啦...」
想到這次一別,又不知道要多久之後才能跟眼前這兩人見面,實在讓人有些不捨。
「阿峰...」
一想到老師老是叫自己『小嬰兒』,以及不知道何時才能跟千秋共演,連野田妹也被內心的感慨給瞬間淹沒。

用力擁抱彼此的兩人,交換著純潔的友誼。
「Japan~裏軒麻婆豆腐!」
「別灰心,野田妹!明天就換妳變成Rising!」(上升的新星)
站在不遠的清良與千秋,對著眼前這兩個不知為何動不動就容易忘情演出的人,總覺得很是哭笑不得。
「還是一樣...」
「真是莫名其妙...」千秋也只能搖著頭暗歎。



「再見了!清良也要保重!」轉身離去之前,野田妹又一次回頭揮手。
眼眶裡含著晶瑩淚光的龍太郎,在閃閃水氣間,緊握著拳頭強忍內心的激動。
「第一次的海外巴黎之旅...我能感受到大家為音樂而搏命的熱情與哀愁,還有......」

「日記請你寫在紙上就好,不必在這裡朗誦吧?」
轉頭準備起身前往機場的清良,無奈的對龍太郎說。



隨著道路兩側的景物因應著車行而不斷向後退去,距離離開法國的時間也終於逐漸進入倒數計時。

「千秋,謝謝你專程送我們到機場。」
「沒什麼,不用跟我客氣,反正今天本來就不用工作。」不以為意的千秋,視線盯在前方的路況。
「打算先過去維也納?」視線不曾稍有移動的千秋,問著車上的兩人。
「對啊!我想先去看看老師,然後就直接回日本了。」清良回答。
「喔...」是那個曾在年輕時跟Stresemann共同追求桃之丘音樂學園理事長桃平美奈子的前柏林愛樂首席啊...
心思一轉,千秋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。

「如果有機會,我也希望有機會可以到R☆S露個臉,看有沒有機會可以一起共演。你們最近有在練習嗎?練些什麼曲目?」
對於千秋的建議,龍太郎當然舉雙手贊成,然而一講到樂團近況,龍太郎的心情又馬上沈了下去。
「老實說,這個月...恐怕都不會有練習耶...公演剛剛結束不久。」
「那下次的公演是何時?」
這回問話的人,換成了清良。

「松田他...正好要去海外工作好一陣子,所以...」講到這,龍太郎又 支支吾吾起來。
「下次練習,其實連我也不曉得是會是什麼時候的事了。」
帶著無奈地,龍太郎把臉轉向窗外,懊惱卻又不知道該怎樣解決樂團目前遭遇到的瓶頸。
畢竟經營樂團,不僅僅是熱血就可以辦到的易事...

「峰。」
因為千秋的呼喚而回過頭的龍太郎,跟清良的視線,不約而同地聚焦在千秋那夾著一張對折紙片的右手指間。


這是...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我也愛攝影

  • mm...........
    我一直來來回回看這幾篇......
    從哪裡截斷《下回分曉》真是個學問呢!( 搓下巴 )


    嗯.........( 陷入沉思 )



  • 特助為啥得來來回回看?
    在幫我挑錯字嗎?哈~

    在哪裡切斷做『下回分曉』,
    其實每個人習慣還真是不太相同,
    有人喜歡說完一個場景才切、
    有人喜歡說完一個事件才切,
    更有人是寫到想要停筆就切。
    阿我勒...(已經忘記自己以前怎樣開始決定截點的ㄌ Orz)

    Hana 於 2009/01/07 01:45 回覆

  • 我也愛攝影

  • 呀~~ 不是挑錯字啦~~ XD

    嗚~~ 找碴大隊當久了就是會這樣ˊˋ ( 職業病?! )


    我是在想怎樣切才好 ^^a


   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看漫畫...整個思考模式有點鈍... ~"~


    我卡住了........OTZ

  • 特助:
    通常我的閱讀習慣是:
    『保持邊看邊想的狀態』
    對我的感官來說,
    如果是圖像類(動靜態)就看運鏡跟構圖,
    如果是文字類,就看敘事跟美感,
    而且最好是保持隨時寫筆記的習慣,
    我是連看電影都會帶有小燈光的筆進戲院的人,
    聽來或許很詭異,
    可是很多對白跟運鏡、甚至細節,
    真的要即時記下來,
    不然我的記憶體(腦袋)一下就會閃過去卻來不及存檔。
    因為我年紀比較老啦~
    所以腦袋已經記不住太多東西嚕~~~

    Hana 於 2009/01/07 02:0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