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離,是為了下一次相聚而啟動的倒數計時。

「清良,野田惠,再見了!」
白王子Jean,以他爾雅的微笑,溫柔地向眼前的兩位日本女孩道別。
站在親愛的Jean身旁,即將成為指揮家夫人的優子,也語氣熱絡地跟清良道別。
「清良,妳如果來巴黎,要記得先欣賞『我的Jean』的音樂,再去聽千秋的。」
「沒聽過Jean指揮的音樂,是不能算有來過巴黎的!啊呵呵~」
「妳一定要記得,因為價值完全不同唷!」
優子的高姿態氣勢,又不改本色地出現。

「喂!」千秋一臉受不了地出聲警告,對優子的不客觀評論深感頭大。
「兩位指揮的樂團,其實我都很想去參觀,期待有那樣的機會儘早到來。」對於優子的強力推薦,清良笑著回應。
「那,清良,我們下次就在巴黎相見了!」
對於昔日的樂團首席,千秋自也懷抱著期待。
「嗯!等我進入決賽階段,你要來聽喔!」千秋的話,輕易地讓清良有了面對比賽的勇氣,在需要信念時能得到支持,是最可貴不過的了!

「學長~野田妹也要在最後再聞一下!」
大大地打算撲進千秋的懷裡好好留戀的野田妹,嚷嚷著想為即將別離的情人留下一些思念的記號。
孰知,千秋的反應卻是立刻伸出手抵住野田妹的頭,死也不讓她近身。
「妳喔!三餐要記得吃,還有,要記得乖乖洗澡掃地洗衣服!」千秋的臨別贈詞,就像個老爹地,明明滿是關切,卻又叫人嗅不出半點甜蜜。
「啊~」胡亂揮舞著手的野田妹,美夢當場落空。

一旁的清良忍不住因為這對情侶的獨特相處方式,而跟著笑了開。



目送著逐漸三人遠去的背影,那即將前往義大利的行程,是清良與野田妹無法同行的下一段旅程。
遠遠地,還聽見佳人在伴的Jean,開懷地調侃著千秋「千秋,你會很寂寞呢!」而千秋回以「囉唆!」的對話。
看著佳期將近的愛鳥兩相依偎,連清良也忍不住對著野田妹喂嘆起來.....
「真是羨慕優子,總能這樣跟她心愛的戀人形影不離。」
嘆了口氣,清良又仰起頭遙望著美麗的天際,碧藍的晴空,彷彿也映著思念的輪廓。「如果我們沒有出國深造,或許現在也會像那樣,跟自己的另一半相守在一起吧?」

相較於清良的感慨萬千,野田妹倒是一臉不以為意。
「才不會呢!如果野田妹當初沒有出國深造的話,現在說不定已經在幼稚園當鋼琴老師了。」
「啊嘿~野田惠老師耶!」一想到自己被學生圍著叫『老師』的場面,就讓野田妹益發陶醉在想像的世界裡。
「哈哈...不過我大概也很難變成自己想像中的那種嫁給龍太郎之後,穿著圍裙捧著餐盤,在裏軒忙碌穿梭收送餐點的生活。好像根本不可能變成那樣......」

-也對。
-當初如果沒有音樂,我們根本不會跟彼此相識。

「別說那些了。清良,妳說的美味午餐在哪裡啊?野田妹在回巴黎之前一定要吃到!」展開著手裡的旅遊書,野田妹認真地問。
「喔喔,那家餐廳好像就在這附近。」笑著收拾起想像,清良決定回到現實生活。
「那就走吧!走吧!」

-相隔兩地,卻仍然愉快地思念著對方。
-或許我應該要學著把這樣的關係,視為一種『幸福』才對。
清良在心中,暗自這麼告訴自己。



「千秋!」
優子很是不悅地,對著簌縮在一旁座位的人大喊。
「我隔壁是Jean的座位耶!你在搞什麼啦!」看著縮在飛機提供的毛毯裡的千秋,優子又是大叫。
「你為什麼要跑到我旁邊坐啦!」
對於優子與Jean的異樣眼光,千秋只是繼續躲在毛毯裡,滿心只想跟生命動能極強的優子坐在一起,好確保自己的安危。
「你坐過去自己位置啦!討厭,好噁心喔!」

然而發著抖的千秋,卻找不到自己的力氣,只能躲在毛毯裡顫抖,像片風中不斷搖擺的黃葉。

-如果野田妹在這裡就好了,那我就不會....
思念著女友的千秋,腦海不禁想念著野田妹的身影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