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揚地小提
琴聲,連綿的交織成喚醒睡美人的吻。

躺在床上,睜開眼的野田妹倒也沒立刻起床的意思,只是就這樣躺著,聆聽著千秋的音樂。
-哦阿
哦~學長的音樂,還真不愧是得過獎的,每個音符都訴說著情感,演奏技巧當然不用說,準確度更是不在話下。
-這首是Sibelius(西貝流士)的小提琴協奏曲吧?總是走低調路線的Sibelius,雖然是五大小提琴中最不出名的作曲家,這首他畢生所創作的唯一小提琴協奏曲卻廣為後世所推崇,強烈的音樂性與音樂的完整性,洋溢著獨特的豐沛情感,絕美卻不媚俗。
-Sibelius...是怎樣的音樂人呢?學長為什麼會挑他的音樂,而不是另外幾位更有名的音樂大師呢...



稍晚,當野田妹好奇地詢問千秋時,他不以為意地解開了答案。

「當然,有別於其他幾位音樂大師,芬蘭籍的Sibelius就像妳說的,很有屬於他的特殊風格。但,因為Sibelius本身的小提琴造詣就很高,在這曲子裡所賦予的空間非常遼闊,也展現了非常強烈的小提琴魅力。」
「是因為這樣啊...」
學長這種天才真是跟一般人不一樣,年紀小小卻想的都是超齡的事情。
「之前考試,我光是指定曲就練的快沒命了,哪還會像真一,連對自選曲都還找些自我折磨的高難度曲目,果然天才跟凡人就是不一樣。」是啊!親愛的千秋學長是天才!

「小姐,我是苦練的好不好,什麼『天才』?少在那裡鬼扯了...快點吃完,等等要還要練習其他曲子。」
「好啦...」吃著千秋遞來的早點,野田妹只得嘟噥著趕緊進食。「難得真一放假耶...」
「妳這米蟲每天都在放假吧?有差嗎?」
「什麼『米蟲』啊?真一講話也太不客氣了吧?」雖然這確實是不爭的事實。
懶得理會野田妹的抗議,一手還扣著小提琴琴身的千秋,只是喝著手裡的果汁,一臉不在乎。

「那,我陪真一練考試的曲目,真一下午要陪我去看電影當交換。」
「不要,誰有空陪妳啊!妳以為我跟妳一樣閒嗎?」根本不想浪費時間的千秋,腦袋裡想的只有自己的音樂,別無他物。

拜託!
就算是很閒也不是只有吸空氣打發時間吧?「我哪有閒啊,我也是每天都有練琴的,不然Auclair...不然太對不起自己以前的老師了!」
差點把老師名字給出賣,讓野田妹趕緊收回口,立刻轉移話題。「真一為什麼都不跟同學出去?」
「我的事不用妳管。」那些人的音樂爛死了,在一起也不過一起陶醉在爛音樂裡而已,跟那些人在一起,會有什麼成長。

「哼!我就是要管。」

怎麼可以這麼任性,學長難道不知道,人是不可能只跟自己對話地獨活在這世界上嗎?
-就算不合群也要有個限度嘛!
-真是太不可愛了!

-這女人真是太不可愛了!
就算是雞婆也要有個限度,我怎樣跟同學相處、怎樣面對音樂,跟她有什麼關係?
同樣深感不快的千秋,一臉冷漠地注視著鼓起臉頰的野田妹,但眼前的她,那氣呼呼的樣子卻叫人失笑。
「妳這樣很醜!」
「哼!無禮的小孩!」才國中生就這麼有脾氣有想法,也難怪後來的千秋學長會是那樣的人。
「我只是說實話而已。」
聳聳肩,千秋倒是一臉不以為意。



抓著千秋的手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,野田妹抽抽噎噎地陶醉於劇情之中。

「嗚...那小狗真是太可愛了...」
「這有什麼好哭的。」野田妹滴滴答答的眼淚,讓千秋彆扭地不知怎樣才好,嘴裡只吐出冷漠的話。
「很感人耶!真一真是無情,你不覺得小狗的單純,非常讓人感動嗎?」
一起走出電影院的同時,野田妹依舊不放棄地對千秋分享著自己對於小動物的關愛與動容。
「小狗...」轉頭看著野田妹的眼睛,千秋突然頓了一下。「妳的眼睛就很像小狗,妳自己沒發現嗎?難道妳是在為同類掉眼淚啊?」千秋的調侃帶著笑,卻成功地又將野田妹的情緒撩撥了起來。
「你這個惡魔!」
「妳才沒禮貌吧?竟然...」
「千秋?」
突然介入兩人之間的聲音,讓你來我往的氣氛因此中斷。

站在眼前的,是幾個模樣清純的女生,想來應該是千秋在學校的同班同學。
「真沒想到千秋也會來看電影,我剛還以為看錯了。」
「是啊!」
「千秋要不要一起去麥當勞吃薯條?」雖然千秋在班上是個怪人,但總是以王子形象出現的他,竟然也會現身在電影院,倒真讓人大出意料之外。
「好...」一臉開懷地野田妹,立刻幫千秋回答。
「我還有事。」冷冷地別開臉,千秋轉過身就走開,還不忘扯了野田妹衣袖拖她走。
「啊?哈哈...還有事,大家掰掰!」
對於千秋的無禮,野田妹只能帶著欠咎的笑容跟大家道別。

「妳是誰啊?」其中一個女孩,忍不住問出了大家的好奇。
「我?我是...」野田妹要怎麼回答呢?我是『未來人』?我是『未來女友』?真是叫人難以回答!
「為什麼妳之前還跑來我們學校?」
「我...」看著發問的女孩,野田想著該怎樣回答。
「妳懂音樂嗎?」
「我...」
「妳是哪個學校的?妳...」

「煩死了!關妳們這些人什麼事?」被糾纏惹得惱怒地千秋,粗率地丟出他的不耐煩,拉了野田妹的手就離開。

倒抽一口氣的,不只是站在現在的同學,連野田妹也訝異地瞪大了眼。
「嘰呀啵!」

真一竟然當眾牽我的手?!

 

 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~大家可以聽聽看,馬上就能挺略到,為何芬蘭會以這位音樂家為榮耀,並發現他不同於另外幾位音樂家的獨特風格,真的很不一樣唷!
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mitsuho
  • 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真的是情感濃烈啊
    如泣如訴的小調
    好像訴說著一則哀婉壯烈的故事

    令我想到
    千秋彈拉二時
    STRESEMANN要他更投入
    更無奈更掙扎的表現
    就是很有那種{扭來扭去}的感覺呢
  • mitsuho:

    嘿嘿,西貝流士的音樂真的很不一樣吧?
    之前台北愛樂好像還做過他的專題演奏呢!
    扭來扭去的千秋啊!他本來就打從心底扭不來吧?>_<
    千秋學長的音樂總是理性主義,
    跟對位法之父Bach,或許還相近些~

    Hana 於 2008/11/20 21:52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學長果然就是那種嘴硬心軟的男人,一邊說不閑,轉過頭就陪野田妹去看電影,這就是大家所說的“悶騷型”吧~~~

    不過那個“牽手”的舉動真的令眾人的嘴張成O型吧,除了他自己以外,呵呵~~~~
  • YU AOI:

    學長本來就是『面惡心善』款的黑王子嘛~

    Hana 於 2008/11/20 21:59 回覆

  • Aki026
  • Hana 要保重身體呀 ~~

    身體健康是一切的根本唷.... Orz
  • Aki:

    有~今天也有吃藥,不過本來只有喉嚨痛,剛剛已經開始流鼻水了說...Orz

    Hana 於 2008/11/20 22:00 回覆

  • fanny
  • 好些天沒來Haha家,一來就發現原來妳感冒了喔...
    冬天來囉,這幾天的氣溫都偏低,妳要保重ㄚ..
    不然我要找誰聯誼?妳說是吧!!
  • fanny:
    這幾天是真的偏冷了點,
    晚上都得烘腳才能睡。
    真是一點都不耐冷Orz

    聯誼~好~等妳唷!(眨眼 -_<)

    Hana 於 2008/11/22 01:50 回覆

  • JC
  • 只是要跟Hana說我媽咪剛好走過電腦旁聽到這Sibelius音樂說好聽!
  • JC:
    西貝流士在台灣比較不紅,
    不過有機會還是建議可以去聽聽音樂過,
    前兩個月也才剛辦完法國的系列音樂會,
    什麼小丑的晨歌,很多音樂都有登場...
    多聽古典音樂,有助調養氣質之外,
    還可以讓人的整個速率徐緩下來~

    Hana 於 2008/12/01 23:5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