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:Hana

Schonbrunn Palace-

「哇!好美麗喔!」
「瑪莉蹺作文課去玩水的噴泉,在哪?」東張西望的野田妹,一臉雀躍地尋找著熟悉的故事場景。
「喂!妳這傢伙,又是《凡爾賽玫瑰》啊?」
之前已經飽受野田妹對漫畫幻想之害的千秋,可沒忘記自己被野田妹拖著在巴黎四處觀光正是托漫畫所致。
「在哪裡在哪裡啊?」

看著千秋與野田妹的背影,清良實在對這對戀人的互動方式感到好奇,更叫她好奇的是,千秋竟然會知道《凡爾賽玫瑰》?

「哈!這是星星之泉!」看著眼前靜瑟而無水的圓形水池,一行人訝然地走過。
「這是...玫瑰園?」走過一朵玫瑰也沒有的玫瑰園,一行人的頭頂再次被烏鴉飛過。
「真是的...」
還真是來錯季節了!如果夏天來,應該就不會這樣清冷到底吧?



「哇!下雪了!」看著天際緩緩飄下的白絮,優子兀地大喊。
「好冷!」怕冷的Jean急忙攏起外套衣領,活像擔心冷度會趁此竄進身體裡頭似地。

怒氣沖沖地翻著手裡的旅遊資料,對於身處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深有不滿的優子,不悅地大喊。「野田惠妳看!」

「維也納明明有這麼多美好的東西!妳看到沒?Torte!Suhnitzel!」
「比如這種咖啡廳還是餐廳,走啦!去暖和一點的地方,在這裡幹嘛?」優子說。
「拍照拍照~」野田妹開心地拍著眼前的宮殿,對於優子的抱怨絲毫不為所動。

喀嚓喀嚓!
喀嚓喀嚓!
看著野田妹拍個不停的相機,千秋實在不知道這傢伙究竟在拍什麼。
「有什麼好拍的?」千秋不知所以地問。
「百獸之王啊...」一臉認真的野田妹,隨意地敷衍兩句回答。
-百獸之王?
卻在千秋帶著狐疑,轉過身的下一秒,相機卻立刻朝著他轉了過來,鏡頭張張連拍地,馬上又喀嚓喀嚓個不停!

猛然回頭的千秋,正要斥責野田妹,卻發現對著他的鏡頭,竟是清良的相機。



「清良?」用『臉上佈滿黑線』,恐怕還不足以表示千秋內心的訝異與陰霾。野田妹愛偷拍也就算了,為什麼連清良也在偷拍?
「怎麼會連妳都在拍?」
「哈哈...」被當場逮到的清良,神情很是尷尬。「沒有啦...我這是...是龍太郎託付我的。」
「啊?阿峰?」這答案倒是出乎千秋的意料之外。
「因為前兩天在通電話的時候,他說要把照片做成『裏軒』的新版『千秋套餐』附贈沙龍照。」雖然出賣自己男友很不好意思,可是總比被誤會是偷拍癖的變態人士好吧?

『清良,請多拍一些千秋的照片吧!』
『我愛妳,妳一定要幫我這個忙,為了『裏軒』...』
龍太郎的請求,怎是清良能輕易拒絕得了呢?

「阿峰怎麼還是老樣子...真是...有夠蠢的。」摀著額頭的千秋,儼然無法消受地搖頭。
「是...」無法否認的清良,很是不好意思地跟著千秋的話尾點頭。
「可是野田妹都有寄給他耶!」
始終站在一旁的野田妹,終於忍不住疑惑地問。
野田妹怎知,她寄的『偷拍照』根本像是變態跟蹤狂拍的,不是類似剪指甲、刷牙、踢被子睡覺...這類太過居家的照片,就是完全無法使用的對焦不清照,絲毫也辦法拍出千秋王子的質感與氣勢,根本是無效照片。



「那傢伙,到底有沒有好好的在練R☆S管弦樂團啊?」竟然還有空要清良執行這種奇怪『任務』,真是夠了!
「電話裡,他好像練得挺順利的,雖然只是聽他自己說...」清良帶著不確定地說,但聽到龍太郎似乎過的很順利,讓清良也跟著放心許多。
只有通電話?「妳沒跟阿峰見面啊?」野田妹好奇地問。
「嗯...因為我去年好忙,很多事情,所以...」
把手放進大衣口袋的清良,轉過頭對著野田妹說,其實清良怎會不想跟戀人見面,只是比起愛情,小提琴的課業也不能輕易放下啊!
畢竟,這不正是自己來歐洲的原因嗎?
「而且,今年也接著要參加小提琴比賽...」清良未說出口的,是兩人終將繼續這分隔兩地的遙遠距離。

比賽?「妳要參加比賽?」
「啊...」對於千秋的提問,清良欲言又止,不知道究竟怎樣開口才好。「呃...」
「千秋你看!」Jean的呼喚,把千秋的注意硬給扯遠。「你看!這裡竟然有奧地利作曲家布魯克納住過的古蹟耶!」
聽到Jean的驚嘆,野田妹趕緊跑了過去。

「喔!那是他生前住過的最後一個地方。」似乎早就知道的千秋,倒是一派悠閒的的適然。
「你們倆不是來過維也納很多次了嗎?怎麼會不知道這裡?」
「因為這個城堡是第一次來,沒去過的地方也還很多...」奉行享樂與美食的優子與Jean,參觀路線自是跟千秋完全不同,沒來過這類歷史空間參觀倒也不至於讓千秋感到意外。
「原來是這樣...」


看著與Jean交談的千秋,清良的心裡卻是鼓譟不安的,眉間的糾結也擰成了一線。
-下一場的比賽,是在巴黎。
-其實本來是打算對他說:「請你來聽我的比賽吧!」但是,卻怎樣都說不出口。
-去年參加了兩項比賽,第一項比賽好不容易進入了決賽階段,卻只拿下第四名,那樣根本不能算是已經凌駕在高橋之上,因為高橋好歹也拿到布馮國際小提琴比賽第三名;而第二項比賽,我擁抱著自信參加,卻在準決賽中慘遭落敗。
-為什麼?原本以為自己的演奏技巧已經更趨上乘,對於樂曲的詮釋也相較於過去有了更深層的呈現。
-難道我的音樂演奏實力,至多如此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