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奧地利維也納的學生生活,已是所剩無多了。

-今年,是關鍵的一年。
-只是,話雖如此...
以下頜與左肩夾住小提琴琴身,身在維也納國立音樂大學求學的三木清良,雖然連手指都維持著彎曲的狀態,腦海卻飄過Dern老師的那些話。

-唉,無論是Tchaikovsky(柴可夫斯基)、Ravel(拉威爾)這些音樂大師,我好像都無法將他們的美好音樂給淋漓盡致的呈現出來。
-甚至,連過去總是具有詮釋自信的Mozart(莫札特)、Beethoven(貝多芬),現在也不像之前地充滿把握了。

『這似乎不太像妳的風格耶!』
『是不是因為想太多了?』
Dern老師的話,一刀見血地直往清良擲來,讓她毫無招架之力。

-我的風格?什麼叫做『我的風格』?
-顯而易見的,對於『我的風格』這件事,我根本就是丈二摸不著金剛。
-天啊!明明小提琴比賽就快要到來了,自己卻還處在這種泥沼裡。
想到自己的瓶頸,清良就愈是深感沈重。

突然作響地鬧鐘,讓原本若有所思的清良,連忙立刻放下小提琴,馬上穿起外套。
「得快點才行,今天要跟千秋還有他女朋友碰面。不知道千秋的女朋友,究竟是個怎樣的女孩?之前她到R☆S來的時候,總是來匆匆去匆匆,不是送點心就是帶慰勞品,總是沒啥機會可以好好認識。」
-千秋啊...他已經在巴黎展開他的指揮生涯了,真叫人羨慕!
-只要可以跟他見上一面,我想一定會從他那裡得到許多啟迪與刺激才對!



在遠遠的距離之外,清良便看見身著一身黑色大衣,站在噴水池前的千秋。
『啊!千秋...』開心地直向千秋奔去的清良,開心的揮舞著手。

孰知,竟然同時有四隻手回應地揮舞。
「咦?」怎麼回事?

「幸會!我是真一的妻子,野田惠。內子之前在日本的期間,受到您很多照顧!」搶先發言的,自是『賢妻』野田妹。
「妳好!我是並木優子,這位是我的Jean,他可是比千秋還要更加優秀的指揮家唷!」滿腹自信地優子,高分貝地介紹著她的親密愛人。
「啊!清良,幸會!」一臉笑容的Jean說。
唯一不說話的,只有臉色陰鬱的千秋。

「呃...幸會...」一下子突然出現這麼多人,清良頗為措手不及。
「抱歉,莫名其妙地就變成這種情況了。」
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想要帶著野田妹到維也納來個『兩人小旅行』,沒想到竟會變成『小團體旅行』,失落的心情讓千秋頗為鬱悶,打算帶野田妹好好享受兩人世界的計畫也只得全盤告吹。

「這位Jean是Vieira老師的弟子,因為我之後的行程要轉往義大利,所以他也想要一起去。」千秋說。
「才不是這樣!是我的Jean太好心了,才會說要順道帶你一起去,我的Jean是去擔任Vieira老師的助理,跟你是去參觀,可是完全不一樣的!」一旁的優子,急急地說道。
彷彿光是這樣還不夠似地,優子又繼續比手劃腳地對眼前的清良強調。「我告訴妳喔!雖然兩個人都是Vieira老師的弟子,但是,地位可是截然不同的,妳明白吧?」

「我們快去找Stresemann吧!」站在優子身後的Jean,儼然是完全不在乎誰是助理誰是遊客、地位又是誰比較高的這些事,東張西望的他,只想快點能親炙大師風采。
「千秋,你快點帶路吧!」Jean又說。
「對啊!既然我的Jean要帶你去義大利找Vieira老師,你帶我們去找Stresemann老師也是應該的!」完全是『輸人不輸陣』的優子,趕緊搭腔。
「我親戚可是還拜託我一定要幫忙要到Stresemann大師的簽名耶!」
興高采烈的優子,一想到自己即將見到這位音樂巨匠,內心也是難隱波瀾。

「Milch的家啊...」看著手裡的旅遊書,野田妹翻了過去、又翻回來,怎樣都找不到想要的景點。
「Milch的家好像沒有標示在旅遊書上耶?呀啵...」
喃喃自語的野田妹,邊怪叫邊繼續翻找著手裡的書。



「看來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呢,千秋。」看著眼前這幾個人,還無法對這等陣仗反應過來的清良,只能發出一陣乾笑。「看來還是好多人簇擁著你...」
就好像王子出門,一定會伴隨著出現許多護衛似地。
「原本並不是這樣的。」想到自己本來只是想帶野田妹出門走走而已,卻沒想到變成眼前這樣,千秋的臉色就顯得非常僵硬,又充滿了深沈的怨懟。
好陰沈的眼神啊?「不然,原本應該會是怎樣?」清良好奇地問。
然而,千秋卻只是撇開頭,不發一語。

-先去探望Stresemann,然後在這個美麗的城市四處遊覽。
-帶著她一起分享只屬於兩個人的小旅行......
看著野田妹的背影,千秋不由得幽幽地嘆了口氣。

「嗯...原來是這樣啊?我知道了......」一副『了然於心』的模樣,清良笑得神秘極了。
「喂!我什麼都沒說,妳別亂猜!」對清良的暗笑,千秋立刻大喊。
「是啊是啊,你什麼都沒說,我可沒亂想唷!」

什麼都沒說,有時卻最是『盡在不言中』呢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BJ
  • 哦~~~hana大大好強喔~~~
    這麼多篇風格迥異的文章同時並行,卻不見有任何錯亂之處,讚啦^^
    在二宮老師未復出之時,真是還好有您持續的筆耕,不然我們怎麼辦呢?^^

    原來您不喜歡冬天啊〈汗〉那可請小心保重身體,為您自己也為愛著您的大家〈羞〉
  • BJ:
    是啊!
    我很討厭冬天,
    因為從小就很怕冷。
    以前還會在寒流來時,
    抱著我的玩具兔子邊哭邊睡...
    (因為覺得自己會因為這樣的溫度死掉)OTZ

    Hana 於 2008/11/12 13:31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唉………Jean和優子果然太不識趣了,暈…………

    清良和千秋還是像以前初次合作的時候一樣用眼神來交流啊~~~“指揮和首席”,呵呵~~~記得當年千秋離開日本前的圣誕公演,清良說:“為了將來能當上千秋指揮的樂團的首席,一定會加把勁的!”真的很期待啊,不過這部分老師應該不會畫出來就大結局了吧,嗚嗚嗚~~~
  • YU AOI:

    依照老師目前連載進度,
    清良已經跟峰回日本了。

    所以應該是有機會重新奪回首席位置,
    高橋速速閃邊去喝西北風,
    R☆S首席當然非清良莫屬啦!

    千秋與清良(甚至峰)能否有機會合作,
    就要看老師有沒有打算『製造機會』了,
    畢竟也不是不可能發生,
    連在巴黎都可以去Welldo跟Rui共演了。
    不過我覺得重點是,
    要兩對夫妻檔一起上場,
    那才好玩吧?

    Hana 於 2008/11/12 13:57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嗯,impossible is nothing~~~
    夫妻檔啊!夫妻檔…………XXXD~~~
  • YU AOI:
    對啊~夫妻檔耶(流口水幻想中...)

    Hana 於 2008/11/12 13:5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