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純交往?這是怎麼回事?

接到校方撥來的電話及所說的內容,三善征子先是認為對方肯定是撥錯了電話,因而隨即立刻大笑出聲。
直到發現失禮,才又急忙收起笑聲。

「哈哈...啊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會注意管教。」
「是,我當然明白現階段來說,課業當然比較重要。」
「主任您說的對,不過這真的是一場誤會,對方其實是我們家遠親.....」

掛上了電話之後,三善征子只是抿著笑,看著客廳裡剛回來的兩個孩子。
自從小惠出現後,千秋終於不再只是獨行俠,雖然不免抱怨,卻又總以『怕她迷路』而讓
小惠待在身邊。

鋼琴上平台,還擱著野田妹沒吃完的烤丸子,她的指尖卻已開始彈奏起鋼琴,並且在千秋專注地拉著小提琴同時,不厭其煩地跟著重複同樣的曲段。

-沒想到真一竟然也可以這麼愉快的跟人家合奏。
-那傢伙,總是嫌棄學校同學的素質不好,音樂幼稚又生澀。
-不過...小惠的背景到底是什麼?這實在讓我很好奇,她的鋼琴非常與眾不同,光彩奪目,這樣的彈奏技巧不可能埋沒,早該出國好好深造才對。
-好像應該要找個機會跟她談談...



等到音樂停止之後,端來熱茶的征子,招呼著兩人坐下休息。
「真一,剛剛學校打來。」
對於母親的話,千秋倒是完全沒有接話或詢問的意願,只是低頭喝茶。
「怎麼了嗎?」
反倒是端起骨瓷杯的野田妹,在就口喝著紅茶的同時,關心地問,一臉憂心。
「啊!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你們倆同進同出被看到,所以校方打來詢問是否有『不純交往』而已。」
「嘰呀啵!」
笑著把茶給噴出口的野田妹,因為征子竟然可以這麼冷靜又優雅地說出這番話,驚訝地瞪大眼睛。

「妳很髒耶!」坐在一旁的千秋,趕緊抽來面紙遞給野田妹,眼神很是嫌惡。
「因為太好笑了嘛!哦哇哦~真一,我是你的緋聞女友唷!」
「無聊。」賞了野田妹一記白眼,千秋懶得理會地翻起茶几上的《夢色。古典》雜誌。
「真一,別害羞嘛?」
笑著把臉偎近千秋,野田妹開心地越是想看千秋靦腆的反應。
「別接近我啦!」用力推開野田妹的臉,千秋難堪又不好意思地大喊。

「以後不准再去學校找我,或在學校外面等我。」免得找麻煩。
「可是...」雖然很想反駁千秋的專制,野田妹卻只能在他的瞪視乖乖吞回喉間的抗議。
「沒關係,就先這樣可能也比較好,免得學校又打來。倒是小惠,妳是在哪裡學鋼琴的?」話題一轉,三善征子竟問起了野田妹的『過去』。
「老家那邊,不過後來因為老師會打人就沒學了,怎麼了嗎?征子媽媽?」擔心會被問更深入的野田妹,不知道自己若是被問得太清楚要怎樣招架得住。
「我只是覺得妳的鋼琴非常特別,好像不只這樣,我喜歡妳的鋼琴。」

-喜歡我的鋼琴?
-征子媽媽跟千秋學長怎麼會說出一樣的話呢?



「常會胡亂彈的鋼琴,有什麼特別的。」不以為然的千秋冷冷地說。
「哪有!我現在都有認真彈琴,自從去巴...」本想反駁千秋的野田妹,在發現自己差點要說出巴黎音樂院的同時,兀自停住了聲音。「...征子媽媽,謝謝妳喜歡我的鋼琴。」

-野田妹的鋼琴,在全世界裡,有一個人以他獨一無二的『喜歡』,一路相伴。
-雖然他很嚴厲又完美主義,還對野田妹很兇,可是他卻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這琴聲的人了......
想到千秋曾經說過他自從第一次相遇聽到『悲愴』之後,就對她的琴聲印象深刻,野田妹的內心,複雜地思念的那遙遠的戀人。

「不過...小惠現在只想開心的彈琴。」
雖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究竟懷著怎樣的心事,但三善征子卻只能點頭表示明白。
「嗯。那就多陪真一練琴吧?」
「嗯!」陪千秋練琴,似乎是野田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了。
「誰需要這傢伙陪我練琴,誰管她怎樣...」抱怨完,千秋隨即端著茶杯離去,卻在起身之際,還不忘順便把野田妹的杯子一併收去清洗。

無視於千秋的抗議,三善征子只是笑著與野田妹對視。
真一就是這樣,看似嘴硬冷漠,實則貼心溫柔。



縱然已是入夜,野田妹的手指卻還停留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。
「...再來一次?」
「可以嗎?」
「嗯,我還可以。」雖然有點累,不過一想到千秋下禮拜就要進行小提琴考試,野田妹打著哈欠說。
「考試不是要自備伴奏嗎?你的伴奏準備的怎麼樣了?要早點開始練習合奏喔!」
這次的考試除了一首Mozart的指定曲之外,還得準備一首浪漫派的自選曲,雖然千秋的小提琴沒話說,但也得必須找個好伴奏才行。
「我知道,我自己會有打算...」
欲言又止的千秋,只是將小提琴又重新放置在肩窩的位置,轉了脖子幾下之後,又用琴弓示意野田妹開始。
「開始吧!」

揉著發痠的肩膀,結束練習的千秋,坐在客廳沙發保養小提琴,仔細地清除琴上殘留的松香粉。
看著千秋細緻的動作,讓野田妹想起之前千秋在日本時,也會這樣一個人在房間裡聽音樂跟拉琴,雖然被稱之為王子,但是他的背影卻總是帶著孤獨與不快樂。
-無法搭飛機的苦惱,一定也殘繞著少年的真一吧?
-真一...

連綿的樂音,輕巧地奏出俐落的琴聲,彷彿磨法師指尖的魔法杖,在每個揮過的角度裡,留下一道美麗的音樂弧線。
-她的彈這首好熟...
-這不是Schubert:3 Klaviersücke, D.946 NO.2(三首鋼琴即興曲,之二)嗎?
-哀傷的嘆息、深沈地思念,彷彿也化為五線譜上淚珠滴落,溫柔地讓人心醉又心碎。
-是怎樣的憂傷,讓她彈出這樣令人動容的音樂?究竟,是怎樣的思念?
看著野田妹閉起眼睛彈奏的投入,早已停止動作的千秋,只是靜靜地,看著被思念所包圍的野田妹。


以下為D946的音檔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來聽,抒情也充滿感情,是首很棒的好曲子!

 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YU AOI
  • 有更新了耶~~~撒花~~~

    舒伯特啊,學長就不能看出野田妹很想他的嗎?~~~XXXD~~~
  • YU AOI:

    誰能料想得到眼前的人,
    思念的竟然會是十年後的自己?
    妳也別嚇死小千秋了...OTZ

    Hana 於 2008/11/09 17:0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