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秋學長要跟Rui還有Welldo合作?

突然響起的手機,讓野田妹還來不及多想,立刻趕忙接起電話。
「啊啊!來了來了!」說著,野田妹立刻起身翻找著黑色鋼琴提袋,接通電話。「Allo?」

咦?這聲音不是...「嗚哦!Mr.Lobayru.」
意料之外的來電者,讓野田妹開心地大叫。

-Lobayru?
-怎麼野田妹接到那個人的電話會這麼開心?
滿腹狐疑地千秋,懷著不解地將菜色繼續裝盤。
『幸好昨天妳平安到家了。』電話那頭的老先生說。
「是啊!非常謝謝您的關心!」背對著千秋在椅子坐下,野田妹開心地跟Lobayru繼續講起電話。
「...您說我背後那個拉鍊喔?哈晤唔~您還特地幫我拉上來的說,沒想到還是那樣...」
「...哈哈,反正都要被您看到,早知道就應該要穿好看一點的內衣才對。」開懷的野田妹,只要一想到自己那天的窘境就覺得好笑。

-背後的拉鍊?幫忙拉上來?
-內衣?
-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
臉色逐漸籠起烏雲的千秋,神色漸轉冷冽。



驟然響起的電鈴聲,讓野田妹又立刻站起身,趕緊準備結束通話。

「啊!是客人來了啦!」
「...是,那麼我們後會有期,非常感謝您對於野田妹的關照...」邊說著手機的野田妹,走到門邊的對講機,看著對講機螢幕上的那張青澀臉孔。
「Lukca?」
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?「你怎麼跑來了?」野田妹好奇的問。
『因為我想跟妳一起去上學啊!』男孩的聲音透過對講機傳了過來。
不會吧?「你特地來接我?反正在學校就會碰到面,何必...」

隱身貼在牆後的千秋,內心世界又因為這突如其來上演的『溫馨接送情』而詫異不已。
-這小傢伙,剛剛不是才笑得那麼開心地跟啥Lobayru講完電話,現在對講機怎麼又出現另一個叫做Lukca的男人?
-這到底是真的假的?這小傢伙的行情好到這樣?
「好啦!我馬上就下樓。」
掛上對講機,野田妹無視於一旁保持沈默的千秋,趕緊快步走向餐桌,好準備把還沒吃完的納豆趕緊處理一下,帶去學校繼續吃。

打開保鮮膜,然後把塑膠盒裡的納豆倒進去,接著把學長煎好的蛋跟白飯覆蓋上去,然後再把保鮮膜折起來,就大功告成了。
這是『野田惠便當』,世界僅有一個的創意便當喔!

「再見,學長。保重唷!」
開心地拿起那『球』便當,野田妹開心地對千秋揮手道別,腳步也不停地向外走去。
「等等!」
立刻伸出手扣住野田妹衣領的千秋,並不打算讓她這樣離開。



「明天,一起去聽Vieira老師的演奏會吧?」野田妹不會拒絕我吧?
Vieira?「喔?好啊!那,明天見了,學長。」
點著頭的野田妹,笑著挾著那顆便當快步走出房間,留下千秋獨自面對桌上的兩套餐具。
原本該是屬於兩人世界的悠閒早餐時光,卻在這突如其來的一陣混亂中,消失殆盡。

發現自己竟然盯著那道被野田妹關上的門發楞,千秋有些失神地拉回視線。
卻在下一秒裡,無意識地邁開腳步走到窗邊,俯視著中庭,想知道究竟那個來接野田妹的男人,到底是何方神聖。

「野田惠,今天是暌違已久的溫暖陽光耶!」那有著一頭亮眼金髮的男孩,一臉笑意地對著踏出公寓玄關的野田妹說。
「嗯!」
「那我們乾脆用步行的,到下個車站再搭車吧?」
「我不要!」
「有什麼關係?妳就......」男孩的嚷嚷聲,直到兩人跨出了藍色大門之後,才被街道吞噬了對話內容。

-什麼嘛!對方只是個小鬼頭而已,真是一點都不怎麼樣。
-不過,我好像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感到放心。
-但是,Lobayru到底是何方神聖?為什麼野田妹跟他講電話會那麼開心?什麼拉鍊不拉鍊的,到底是怎麼回事......
-不妙,這讓我想起當時跟彩子交往時,她到忍無可忍突然決定轉身離去,丟下一句「我再也受不了你」就離開我。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,只有音樂才能救贖我的生命......

倚身在窗台邊的千秋,一想到野田妹的人氣,就不禁發現自己內心其實非常介意『那傢伙』。



站在候車月台,Lukca不停地嗅著鼻子。
「野田惠,妳有聞到嗎?」一臉表情怪異的Lukca說。
「好像一直有個怪味耶...」
直到搭上了車,Lukca還是覺得那奇怪的味道,始終如影隨形。
「野田惠,妳身上到底帶了什麼東西?」看著野田妹放在膝上的那『球』奇怪東西,男孩終於忍不住懷疑地問。

整個車廂裡都瀰漫著納豆的氣味,讓許多乘客紛紛掩起鼻子。
然而,野田妹卻只是一逕地沈默不語。
「野田惠?妳怎麼了?」過於安靜的她,讓Lukca終於發現異樣。
「唉...笨蛋學長......」若有所思地,野田妹只是表情沈重地把頭倚靠著椅背。
「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沒辦法的事啊......」

皺起的眉睫之間,怎是對身旁的年輕男孩所能訴盡的複雜心境呢?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1)

發表留言
  • batfish
  • 好喜歡這段千秋先輩的擔心~ 有種~你終於知道怕了吧!~的快感~
  • batfish:
    對啊...
    千秋學長自從看清楚自己對野田妹的感情之後,
    其實一直有戀人自覺(或行動),
    會愧疚、會擔心、會想彌補,甚至陪伴,
    真讓人害羞......

    確實是『會怕就好』,
    我也有這種感覺......>_<

    Hana 於 2008/11/07 10:57 回覆

  • maydaygi
  • 電話跟LUKCA來得真是時候阿!!
  • 麻小吉:
    您是說把千秋學長推入不安的陰霾嗎?
    哈哈...大家都以『看千秋受苦為樂』喔?

    Hana 於 2008/11/07 10:58 回覆

  • mitsuho
  • 哈哈
    這段確實是故意要整千秋學長的耶^^

    還好野田妹和彩子是不一樣的女孩
    是說~~野田妹和任何女孩都不一樣
    千秋應該要感謝野田妹的{變態)
    包括偷襯衫自體發電的能力等等
    要不然誰受的了工作狂千秋動不動就離家出走好幾個月啊...

    不過
    其實野田妹心裡真的好苦喔.....
    嗚嗚~~

  • mitsuho:
    雖然這橋段是頗『整』學長,
    卻讓人覺得心頭暖暖的,
    千秋那看似不動聲色的王子外表之下,
    其實也是挺沒安全感的,
    頗為平民啊!

    野田妹跟千秋在一起,
    也真的是幸好她可以忍受千秋整天出走,
    還都沒『休夫』,
    真是有情有義啊...

    Hana 於 2008/11/07 20:2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YU AOI
  • 對啊,我也覺得千秋自從認清自己的感覺之后就比野田妹要主動呢,呵呵~~~不過因為他的大爺本色確實讓野田妹心里好苦,缺乏安全感啊~~~所以大家還是很喜歡看他被虐啊,哈哈…………

    另外問HANA一個問題,Bach翻譯成漢字是不是有人把它翻成“巴赫”或者“巴哈”的啊??
  • YU AOI:
    客觀來說,這兩人都對彼此沒安全感吧?
    不只是千秋對野田妹,
    野田妹也對千秋學長沒安全感,
    差別只在於造成的原因不同的差異罷了。

    Bach,被譯成『巴哈』、『巴赫』都有,
    我記得小時候上音樂課時都稱『巴哈』,
    不過現在好像也很多人譯為『巴赫』耶!>_<

    Hana 於 2008/11/07 20:34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不是吧~~~我記得我以前高中時(大概是03年)音樂老師說的是“巴赫”,難道真的是年代變了,呵呵~~~

    大學的老師布置了作業,讓我們說說對巴洛克藝術的看法喔,所以我打算找音樂和建筑方面的來說~~~
  • YU AOI:

    看來我跟fanny是年代比較相近>_<,
    我『小時候』一學到音樂史,
    就是被譯為『巴哈』,
    這也是我在《未完待續》裡面,
    儘量用英文寫古典樂曲原名、外國人名的原因,
    我很不喜歡看被譯成『聯合國』的各種派別,
    與其這樣不如儘量使用原本的字眼。

    『台北賓館』就是很標準的Baroque,
    是由福田東吾、野村一郎聯合設計的,
    雖然後來森山松之助有進行改建,
    卻依舊是一棟非常華麗又細緻的美麗建築!

    野村一郎的其他作品,也可散見在旁邊的台灣博物館、台灣銀行總行,也都是非常棒的設計,其中台灣銀行還是『華麗一族』裡,男主角木村拓哉家的銀行,如果有看那部日劇可以留意第一集裡,大介去阪神銀行進行巡視的時候,員工紛紛起立那個段落。

    雖然說,放眼台灣,首都核心區算是最集中的Baroque建築區(因為被留下的作品比較多),不過在其他縣市裡也有不少,例如『新竹車站』、『三峽老街』、『橋頭糖廠』、『台南地方法院』,一個比一個美^_^

    期待妳從作業中,也發現屬於自己城市的美麗『變形珍珠』唷!

    Hana 於 2008/11/08 08:04 回覆

  • fanny
  • 年代果真變了
    回想30年前都叫"巴哈"
    哪來的"巴赫"ㄚ....
  • fanny:
    我們兩個的年代比較接近(熟齡程度?)>_<
    手牽手去旁邊聯誼好了...

    Hana 於 2008/11/08 13:33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哇~~~謝謝HANA給了這么多寶貴資料供我參考咯~~~真的謝謝啦~~~
  • YU AOI:

    哪有啥寶貴資料>_< ~

    其實我只是把台灣幾個比較有名氣的舉例一下而已,
    真正的代表性作品都在歐洲!

    Hana 於 2008/11/08 20:53 回覆

  • YU AOI
  • Anyway,thank u~~~

    等著你篇奇遇-Kiss系列更新咯,XXXXXDD~~~
  • YU AOI:

    嗯,努力中!^_^
    希望也可快快完結這篇...

    Hana 於 2008/11/09 16:58 回覆

  • fanny
  • 嗚嗚嗚...
    我好高興ㄚ...
    難得遇到一個年齡較相近的網主...
    Haha..我會常來找妳聯誼的!!
  • fanny:

    哈,我是六年級中段班生,
    那時真的是教『巴哈』沒錯。
    有空歡迎常來這裡玩,
    恭候您大駕^_^

    來聯誼吧!
    有玩樂才有努力的動力啊~~~

    Hana 於 2008/11/09 17:01 回覆

  • Aki026
  • ............ Orz

    我也是在音樂課本上,認識 『巴哈』滴......而且記住的第1首作品就是 G弦之歌 !! 
  • Aki:
    我記得第一首跟巴哈有關的音樂,
    好像是小學時的『老烏鴉』(就是G大調小部舞曲)~

    老烏鴉年紀老,跳不動飛不高...
    5~1234 ~511.....

    Hana 於 2008/11/10 00:3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