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著昔日的小男孩,已然成長為眼前英挺秀雅,且還成為管弦樂團常任指揮的千秋,Vieira的臉上,盡是欣慰。

「我有聽Jane說過比賽的事情...還有你已經成為盧馬列常任指揮的事情。想來,在我們分開之後,你真的非常努力呢!」
將手用力地搭在千秋肩膀上,Vieira的目光既是盈滿讚許,又揉和著驕傲與欣慰之情。

「Vieira老師,我...」因為受到老師的稱讚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千秋,只能看著Vieira的臉,卻說不出更多。
「老師!要下車了唷!」前方的狀似Vieira學生的男人,對著他喊。
要下車了?我明明好不容易才跟老師重逢的!「咦?」
倒是Vieira趕緊回過頭對學生打了個招呼,表示自己知道了,旋即跟著往門口移動。

卻在踏出腳步,步下公車階梯的同一秒,Vieira又開口對著千秋喊道。
「真一!我現在要去排練,你要一起來嗎?」
「是Mahler的作品喔!」

-Mahler的作品?那個奧地利音樂家?
-那應該就是老師此次特地前來巴黎,代替Lippi大師下場指揮的遺作吧?
「不了,我...」想到野田妹,千秋立刻出口拒絕。
然而內心想要跟隨老師而去的渴切,卻在同時間裡,讓他欲言又止。

當公車又關上門呼嘯而去,地上的影子映著長長的三條人影。

看著站在背後的千秋,Vieira回過頭對他笑了。
「好!我們走吧!」
「唉呀!要快一點,遲到太久了...」一旁的學生趕緊快步移動,引領著Vieira跟千秋前往排練場所。
低下頭的千秋,攏著頸項的圍巾,臉上盡是飄著歉咎的表情。

-抱歉。
-野田妹,真的很抱歉......
看著Vieira老師的背影,千秋只能選擇往前而去。



Bach的音樂,素以結構嚴謹、曲風理性而著稱,然而他的作品『Italian Concerto in F major(BWV971)』在野田妹指尖下,卻奏出了非常具有獨特風味的嶄新詮釋。

「好棒...」
「輕巧俐落,卻不凌亂...」
聆聽著野田妹以純熟的彈奏技巧呈現的美麗音樂,賓客在陶醉之餘,也不由得對眼前這女孩的鋼琴交頭接耳。
「晶瑩剔透,卻又閃亮無比...還帶著一股靈動的青春情懷。」
「確實是這樣,豐沛地帶著獨特的熱情...Lanball還真是挖到寶玉...」
「好熱情的Bach......」

一曲結束,野田妹果然立刻獲得熱烈的掌聲,以及『bravo』的喝采。

起身答謝掌聲後,野田妹帶著笑容謝過在場者的支持。
當目光環場地掃向管家之際,他卻對著野田妹搖頭,並且以唇形告知『千秋還沒來』這消息,讓野田妹原本欣喜的嘴角也跟著斂了起來。

-千秋學長,你到底去哪裡了呢?野田妹是這麼希望能跟你分享我的音樂。
-沒關係,野田妹會努力的,一定要把最好的音樂呈獻給大家!
重新坐回鋼琴前,看著黑白相間的琴鍵,野田妹的心神重新被音樂所纏繞。
此時,沒有什麼事,是比彈琴還要重要的了!



第二首曲子,是Mendelssohn的作品『Sweet Remembrance(from Songs without words)』。
簡單而樸素的伴奏,旋律優美而引人入勝,這是一首具有濃郁浪漫派風格的音樂小品,非常有歌唱曲的韻味。
緊接著而來的第三首曲子,也同樣將聆聽者帶入了野田妹的音樂世界,開出朵朵地燦爛之花......

中場休息回到準備室的野田妹,立刻收到管家要她看簡訊的傳話,手機裡果然是千秋傳來的訊息。
抱歉,我臨時有事情,無法過去參加。

「果然是千秋學長傳來的...他說臨時有事情,來不了了。」帶著無奈的微笑,野田妹對著站在門邊敬候指示的管家說。
「是的,剛剛我們也有接到他特地撥過來的電話。」
在野田妹的演奏中,家僕其實已經將紙條遞給了管家告知,然而礙於音樂會進行中,管家也不便告知野田妹。

看著手機上頭顯示的文字,野田妹又一次地看著千秋的簡短訊息。
「臨時有事情,是因為工作嗎?」
「如果是這樣,倒真的也沒有辦法...」
雖然有些遺憾,可是卻只能接受。虛臾,側過頭的野田妹,重新對管家綻放了笑靨。
「沒關係的...」


「因為這種事情就受到影響的話,是成不了職業音樂家的。」
帶著漾滿衝勁與鬥志的表情,野田妹真切地表示。


音樂試聽:
Italian Concerto in F major(BWV971) →  巴哈 義大利協奏曲 BWV971 第一樂章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itsuho
  • 我說啊
    千秋這人也可算是個{變態}吧
    明明手上就握有堅尼給的維耶拉老師的電話
    卻硬是不跟人家連絡
    然後偏要在街頭上演不期而遇的感動
    只能說維耶拉老師是千秋最終的鄉愁吧
    所以近鄉情怯....
    還是替代的父親形象的投射?
    所以一定要衣錦才能還鄉?

    ~以音樂相連~
    不論是維耶拉老師或是野田妹
    都只能以音樂相連
    這個千秋
    真是的純粹到極致了
    野田妹不覺悟不勇敢
    也是不行的了
  • mitsuho:
    千秋王子就算不是變態,
    也絕對擁有變態潛質吧?
    姑且不論他如何『ㄍ一ㄥ』著不肯去找Vieira,
    對於周邊的人以及對於野田妹,
    這傢伙哪次不是這樣ㄍ一ㄥ到不行?

    就更別提他自己在家也看『普莉與呂太』,
    卻還表現的受不了野田妹對這卡通著迷,
    甚至不願意讓她把漫畫放他房間,
    真是一點都能更坦承面對自我的男人。

    這樣的千秋,
    變態程度是絲毫不遜於野田妹的!
    只能說這兩人是『勢均力敵』啊!!!OTZ

    Hana 於 2008/11/03 22:1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