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到Lipei這個人啊......」拿著由Lippi擔綱指揮演出的音樂專輯,Tao卻忍不住『話沒開、氣先嘆』。

「唉...他可是跟Stresemann同年又同校呢!這兩人,因為師承同門,所以始終都是對方的頭號勁敵。」想到一代大師竟然如風中春櫻地乍然而逝,Tao不禁眼角含淚。
「這兩人之間的關係,應該非常惡質吧?」坐在Tao對面的Noemi,不用想都能推斷出這種相處模式。
畢竟,一山豈容得二虎?更別說是兩個對於音樂同樣有著強盛企圖的對手。「如果我沒記錯,這兩人的不和,是時有耳聞的舊聞了。」
「這也是因為這兩人在音樂之路上所鋪陳的道路,類型各異的緣故啊...」

對於Noemi的話,Tao倒也是不置可否,一剛強一柔軟、一外內斂一外放,確實是很不相同的音樂人、音樂路。

-不和......
-我看肯定是為了女人的緣故。
-錯不了的。
背對著整理兩人站在辦公室裡整理樂譜的千秋,內心暗自做想,畢竟沒人比他更瞭解Stresemann那個老頑童是怎樣的心性了,總是任性又不羈的Stresemann素來總是我行我素又自命唐璜,所謂的『多情又感性』只是說的漂亮而已。


「Lipei生前就是個死板又嚴肅的人,這種個性總是讓人對他敬而遠之。」
甫走進辦公室的盧馬列小提琴首席Simon,也跟著接口。「可是,他卻真的是位值得尊敬的偉大音樂家。」
「所以很遺憾的,一代大師又這樣少了一位,現在真的只剩下Stresemann了......」
想到那個『老頑童』,Simon不禁對於總是像個孩子的Stresemann感到百感交集,究竟是該說他因為保持年輕所以長壽,還是該說人生本來就不該認真看待?
「剩下Stresemann有什麼關係?我本來就是支持Stresemann派的!」一旁的Tao立刻大聲地嚷嚷著,因為Stresemann在他心中確實是位音樂大師。

-Vieira老師其實是Lippi派,而非Stresemann派的。
-正確點應該說,因為Lippi大師始終把Vieira老師當成弟弟般地提攜關心,甚至有一度還想把自己妹妹介紹給Vieira當老婆。
想到Vieira、Stresemann、Lippi之間的關係,千秋不由得感慨『人』真是到哪裡都有對『人』的好惡觀感,這還真是成事也壞事的條件。

突然響起的手機,讓千秋趕緊放下樂譜,走上前去接電話。



『你好啊!千秋!』
是Eliza?!她會打來,肯定是有事情吧?
『今天也像螞蟻般地勤奮工作嗎?』
螞蟻?我有這麼『渺小』嗎?「Eliza,妳到底有......」
『我是要告訴你,有工作上門了,你該高興的!』
「咦?」千秋這下倒是詫異,畢竟已經幾個月都沒接到其他工作了,這會兒竟突然又有工作上門?該不會又是啥救火隊的工作內容吧?
『雖然還是半年之後的事情,不過我覺得是非常好的邀約,是跟...』Eliza又自顧自地說著,把內容約略地跟千秋做了簡短的說明。
「...什麼?跟孫Rui合作?」
很是詫異地,千秋忍不住拔高了音量。

「Rui?」
「要跟盧碼列合作嗎?」
一旁的Tao一聽到孫Rui的名字,忍不住內心的欣喜;而一旁的Noemi,也不住地點頭,對此合作充滿期待。
然而千秋接下來的問句,卻讓兩人的期待立刻落空。
「是跟Welldo合作演出?」
什麼?是跟Rolan他們的管弦樂團合作,而不是跟盧馬列合作?

千秋想到自己從指揮大賽之後,已經有好些時日沒跟Welldo的人碰面,不由得回想當時曾經合作的Rolan、Lucy等團員,不知道大家近況如何?而且這次竟然是跟孫Rui正式合作,說來也真的是非常難得的機會。
「不過,為什麼是跟孫Rui合作?」
「我記得她不是暫時停止所有音樂活動嗎?」
難道是因為她媽媽?

『天曉得為什麼啊?!』
只關心工作的Eliza對於個人隱私的事情是完全沒興趣的,只要可以給事務所帶來收入就好。
『不過你很幸運,孫Rui竟然會願意以跟你合作共演,來當成再度復出古典音樂界的開始。』
這將會是個話題,可以預想的也將會為千秋帶來注目性。

『你當然會接下這個工作吧?』電話那頭的沈默,讓Eliza連忙問道。
「是,我會接,這是當然的。」這麼好的演出機會,千秋自知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。
『是嗎...對了,千秋,你找個時間過來維也納一趟吧!』
聽到千秋確認意願之後,Eliza話題一轉地說。



「啊?去維也納?」
『因為Franz最近怪怪的。』刻意壓低了音量的Eliza說。
怪怪的?「他那傢伙,平常也從來沒像個正常人過吧?」對於Eliza的話,千秋不以為然地說。
『因為Lippi去世的消息,好像對他的打擊很大...』
雖然兩人總是勢均力敵地對著對方叫囂或互相抨擊,然而這樣的『對手』卻也是為兩個老人憑添生活鬥志的一種方式,如今Lippi先Stresemann而去,無疑對於Stresemann而言,是失去了一個強而有力的對手地失落。

瞥了一眼捲曲著身子躺在床上的老人背影,Eliza又低聲地繼續說。
『他跟我說什麼...他很快就會死掉之類的話...』
『那傢伙前兩天還生龍活虎地對別人性騷擾,卻在聽到Lippi去世之後馬上變了一個人,這會兒只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了......』
所謂『心理影響生理』大概就是這種狀態吧?
『千秋,你如果偶爾有空的話,要記得來看一看他喔!』

結束了通話的千秋,神情凝重地思索著剛剛Eliza所說的話,以及Stresemann的狀態,不免感到有些憂心。
畢竟,就算脾氣再任性、生性再愛胡鬧,Stresemann總還都是自己的老師啊......



異樣的氣流,早已流竄在盧馬列的辦公室裡。
「跟Rui共演啊?不是很好嗎?」
「很有話題啊......」
「共演是很好,但為何一定要去Welldo?千秋是我們的常任指揮耶,卻要去指揮同樣位於巴黎的團?」
「Tao,我覺得應該可以啦!Welldo的水準也確實比盧馬列高啊!」
Tao跟Noemi兩人,你一言我一語地說,對於千秋將跟孫Rui共演的事情,儼然各有觀點。

「在千秋的契約上只有限制他不能指揮R或蝶尚這兩個管弦樂團而已。」一旁的首席Simoa,倒是不以為意。
因為在契約裡,只有明訂千秋不能指揮同樣位於巴黎的同等規模樂團,所以才會只有限制前面說的兩個樂團,其他的公開演出,其實都是不違背合約的行為。
「而且很難得Welldo竟然會邀請你去擔任客席指揮,這樣的機會也十分可貴。」Welldo長期以來都是個素質與品質非常出色的樂團,也因此才會是指揮大賽固定搭配的管弦樂團。
「你這場跟孫Rui的合作,可以想見將是眾所矚目的一場演出,身為本樂團的常任指揮,你可要好好表現喔,千秋。」

對於Simon的鼓舞,千秋趕緊點頭。「是。」



-雖然不確定這是因為孫Rui的要求,還是她母親的『蠻橫』所致...
-我都將會心懷感激地接受這樣的邀請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 麻小吉
  • 我不喜歡孫Rui...
    他是對千秋有意圖啦(指)
  • 麻小吉:
    全世界的交響迷,應該都很討厭Rui吧?
    這也算是一種『負成就』?(倒~OTZ)

    Hana 於 2008/10/30 09:1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