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『のだめ変態の森』看故事、聊交響!Story of Nodame~
変態の森住民:
★嚴禁轉載(貼)「変態の森」任何圖文,引用請於告知版主後,以全文網址連結並加註出處,違者絕對公布轉載(貼)者或論壇,本当にどうも済みません!
★譯文與資訊報導,純為提供のだめ相關訊息,不做營利或衍生應用。
★找密碼請爬舊文,非常感謝您為「変態の森」不吝付出的時間,本版不回復密碼正解,尚請見諒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by:Hana

回到住所的孫Rui,看著母親做好的沙拉捲,被整齊地擺放在白色瓷盤裡,白綠相映的鮮明色彩,讓她也不由得心情複雜了起來。

-媽媽一定是覺得,做了我喜歡吃的沙拉捲,就會讓我開心吧?

看著躺在沙發上熟睡的母親,孫Rui於是趨上前打開鋼琴蓋,指尖緩緩彈奏起Mozart的音樂來。
-過去,我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,與許多優秀的人相識,也曾經經歷過非常深刻的興奮與感動。
-無論何時,總是跟媽媽一起分享那些當下......

被琴聲所驚擾的孫Rui母親,只是靜靜地聆聽著女兒的琴聲。



翌日。

「好了!我的事情辦完了!」拎著皮箱準備離開住所前,孫Rui的母親對著女兒說。「媽媽要回美國了,還有妳爸爸得照顧,不回去也不行...」雖然心裡還是希望女兒可以答應公開演出,不過看來還是算了。
「如果妳是真的有心想要好好彈琴,不參加演出也沒關係啦!」
坐在餐桌前,吃著母親準備的早點,孫Rui倒是訝異於母親竟然同意她繼續不公開演出。「媽媽...」
「還好這次來,有聽到妳彈的鋼琴,聽了妳的鋼琴,我彷彿也可以明白妳的想法了。昨晚妳彈的那首Mozart,真的彈得很棒喔...」說完,拿起外套走向門口。



「媽媽!」

趕緊起身的孫Rui,抓著沙發上的外套衝上前去攔住母親。「慢著,媽媽!」
「那是我的外套,妳的是這件!」真是的!媽媽怎麼老愛穿自己女兒的外套或鞋子,真是受不了她!
「妳還真小氣耶...」換下外套的同時,孫Rui的母親邊叨唸著。
「還有...」
看著母親的背影,孫Rui欲言又止。
「還有...如果妳希望我參加演奏會,其實也是無妨啦!」
什麼?「妳有意願想參加了?真的嗎?」

相較於母親臉上的驚喜,孫Rui倒是臉色平淡。
「可是我雖然參加,但我不跟世界級大師同台演出唷!我也不辦獨撐大局那種個人獨奏會!」
「啊?那妳想要做什麼?」跟世界級大師合作,其實是累積知名度、擴大能見度最快的方法,竟然以此為前提拒絕。
「我要在這裡彈琴,請巴黎的觀眾來聽我的鋼琴,跟巴黎在地的管弦樂團合作...還有,我要千秋來擔任指揮。」

什麼?指名要千秋來指揮?



看著攤開的布包裡,竟是一本本漫畫,千秋不由得對著房間裡,那忙碌的背影皺眉。

「喂!野田妹,妳帶這什麼東西過來?」
原本正在把書上架的野田妹,笑得一臉香甜地回頭。「當然是普莉語呂太呀!是豪華版的唷,真一!」
「我要把普莉語呂太放在你家的書櫃上!」沒錯,這當然是野田妹在『做記號』。
「那這又是什麼?」
端著手上的杯碗跟一堆盥洗用具,千秋又頭大地問。
「當然是普莉語呂太的周邊商品嘛...」
「誰准妳帶這些東西來這裡!」火大的千秋,不由得大聲咆哮。
「嘰呀啵~」

這傢伙是狗嗎?
一想到野田妹的行徑,千秋更是倍覺頭痛。



看著電視新聞裡,不停地報導著一代指揮大師Lipei驟逝的消息,Stresemann的表情也跟著凝重。

『...凌晨突然驟逝的指揮巨匠Lipei,是在巴黎公演的排練時突然發生腦溢血倒下,雖然立刻緊急送往醫院急救,卻仍在凌晨宣告不治......』
『目前Lipei的祖國義大利,已經立刻派員協助...』
隨著媒體的不停放送,指揮大師去世的消息,無論是置身於世界各地的音樂伙伴都已然知曉,龍太郎也好、清良也罷,莫一不是深感震驚。畢竟,這又是一位被稱之為『巨匠』的大師離開人世。

「Lipei死了...」
穿著睡衣坐在床上這位還『活著』的音樂巨匠Stresemann,倒是活的跟死了沒兩樣。
深受打擊的他,一次又一次地看著電視上的新聞,陷入深深地嘆息。
「竟然死了,Lipei他明明......」
「喂!你到底要震驚幾小時?」不耐煩的Eliza對於這個一直對著電視嘆息的七十多歲老頭,表情很是不耐。「請你快點吃早餐,不要一直坐在床上!」

「難道是因為...我叫他去死嗎?」一臉懊惱的Stresemann,很是認真地問。
「你那種罵了四十幾年的招呼語,誰會當真啊?!」
「是這樣嗎?有句話說『討人厭的孩子反而有出息』...」
「那你絕對是最有出息的那一個啦!」都幾點了,還一直坐在床上賴著不起床,實在受不了!
「來!你快喝了這杯『人魚果汁』吧!」
把玻璃杯遞到老人面前,Eliza大聲喝道。「趕快喝了它,恢復你的精神,好到世界各地去出人頭地!快一點,出門時間已經到了,請你快點喝。」

孰知,Stresemann卻是轉身窩回床上去。
「我不喝,我今天要睡覺。」
「什麼睡覺?今天有採訪還有攝影行程,你在說什麼?」
「都取消,我今天身體不舒服。」背對著Eliza,Stresemann立刻一副氣虛的口吻,好似已然完全無法下床地。
「我覺得我肚子刺刺的,不舒服......」
「喂!Franz!」

語氣毫不客氣的Eliza,縱使滿腹怒火,卻也只能氣呼呼地對著大師的背影喊叫而莫可奈何。

創作者介紹

のだめ変態の森 ♪ 交響情人夢之森

H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C
  • 我不知道孫Rui的媽會不會砍千秋, 但是我想幫野田妹砍孫Rui.
  • JC:
    前面排等了多人等著要砍,
    所以請用念力好了,
    因為日本砍完還有台灣、香港、澳門、新加坡、美國...
    孫小姐的顧人怨還真是有口皆碑啊!

    Hana 於 2009/01/22 17:1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